钱人阁 > 逆天弃妃三小姐 > 第52章 快看!林氏脸上开了染坊

  家丁们见状还是不敢动,可是樊夫人身边的老嬷嬷哪里还站得住,一个个撸起袖子便把林氏按住。那一双饱经沧桑无比粗糙又强壮有力的手啊,顿时左右开弓,第一巴掌就打的林氏头晕目眩分不清上下左右了。
  众人见状都是吓得不轻,各个往后缩,谁也不敢多话。
  眼见母亲受辱,樊继业一张脸从白变青,从青变黑。他知道,樊夫人这是因为樊襄在向他泄愤。打了林氏,确实是比直接打他更羞辱更疼。
  “母亲请饶恕林小娘,她已经知道错了。”
  看见婆子每一巴掌下去,娘亲脸上都是多了一条血痕,樊继业的心仿佛有百十条虫子在啃噬一般。
  挨着揍,林氏却还是不服气的,她瞥见儿子跪地求饶起来,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给我滚起来!没用的东西!求她干什么!将来你当了家主,这死老太婆还不是随你处置!哈哈哈哈……靳秀,你也就嚣张这几天,等老爷出关了,定会让你好看!哈哈哈…”
  带着血的狂笑,显得林氏狰狞而且可怖。
  她挑衅地看着樊夫人,这么多年,大家早就默认这个家族格局,她靳秀想一招翻了天,没那么容易!
  听了林氏的话,樊夫人还是眯着眼睛,嘴里轻声说:“林氏再度诋毁主母,再打二十。”
  樊继业一听,心里凉了。
  这些年,娘亲的骄横父亲不是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着没有发作。可是明显的,他没有之前那般宠爱林氏,而是常去面上温婉的小林氏处。
  这嬷嬷的四十巴掌下去,娘亲这张脸怕是就废了,到时候,父亲更是会厌弃她,连带着自己……
  想到此处,樊继业心中一抖,瞬间磕起头来。
  “求求母亲,求求母亲饶恕!求您啦!”
  樊夫人自是不可能轻易放过两人的,她今日便是要所有人知道,这个家里谁是滴出谁是庶出,谁人为尊谁人为卑!
  靳家也是大门户,靳秀虽从小被靳禅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却也见了不少大家族里内宅的腌臜事。她不是不会调理家门,而是之前襄儿的病缠的她没那个心思。
  想和她分庭抗礼?!这娘俩差的还是太远了!
  “樊继业,我问你,这个家中谁是你的母亲?”对于樊继业的求情,樊夫人不置可否,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樊继业看着母亲即将被毁容的面孔,哪还有心思琢磨回话,直挺挺的回答:“自然是我小娘林氏。”
  这话一出,樊夫人睁开了眼睛,众人也是惊讶的议论纷纷。
  谁不知道,府里生出来的孩子,只要不是外宅的私生子,都是要认祖归宗的。不管生母是谁,都要尊称大夫人一声母亲。即便将来继位家主,也是嫡母为尊,生了他的妾氏顶多尊为庶母,那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可这樊继业还没有继承家业呢,竟然当众说林氏是他的母亲,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樊夫人倒是不恼,只是坐直了身子,看着一脸不服气的樊继业轻声说道:“也对,人各有志。樊继业,你既然不想尊本夫人为嫡母,口口声声说是林氏的孩子,本夫人自然要全了你们这般深情的母子情谊。从今日起,樊继道立刻和林氏一起搬离樊府,随便去哪里都好。族谱上不再会有你樊继业的名字,你就好好的到外头,当林凡依的好儿子去吧!滚!”说到最后,樊夫人骤然起身大喝。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傻了母子二人,也吓坏了在场的众人。
  樊夫人这操作虽然惊人,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相反是很讲道理的。
  既然樊继道不认大夫人,那也就等于是拒绝认祖归宗。毕竟,族谱上可没有林小娘林凡依这号人物的。
  听了这话,脸上已经开了染坊的林氏顿时软了,她从一时间也惊呆了的嬷嬷手中挣脱出来,一路跪行着磨到樊夫人身边,磕头如捣蒜一般。
  “业儿不知轻重,一时口无遮拦,请主母看在他年纪尚小的份上,饶恕他这一次。都是我,不不,都是奴婢,奴婢教子无方。您责罚奴婢一人就好,饶了业儿,饶了业儿吧。”
  林氏哭诉的悲切凄惨,让人闻之伤心。可是樊夫人想到自己女儿所受的委屈,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林氏,你既然‘教子无方’就去外宅好好的教一教。你的业儿,本夫人好好的还给你。至于家事处理你们不用担心,还有樊继道公子,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愿意听我这个嫡母说话。”说着,樊夫人瞅了一眼西北角落里的一小撮人群,她知道,那些都是小林氏的心腹。
  林凡依和樊继业为何这么快就出现,为何如此怒气冲冲趾高气昂,谁添油加醋地去报的信,樊夫人心中有数。
  樊夫人的话一方面直指林氏在这个时候还口无遮拦,竟敢当面说樊继业是她的儿子,还不知羞耻的唤樊家少爷是“业儿”;另一方面则是狠狠敲打了小林氏,让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借力使力,不要以为她藏在暗处便当真成了黄雀。
  果然,被樊夫人瞪着的几个人瞬间矮了身形,藏迹在众人中间,再也不似方才那般嚣张。
  林凡依听了这话,瞬间白了脸色,旁边的樊继业被吓的已经失了语。这个女人要将他赶出樊家?他会被赶出樊家?!
  这个念头光是想一想,便让樊继业心如死灰。
  父亲还未出关,这个家里还有谁能为自己说上一句话呢,还有谁呢。
  对了,老夫人,最是疼在他这个孙子的樊老夫人!
  樊继业微微回头,对着门口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同样吓得面无人色的小厮立即接收到信号,转身便要跑。
  老夫人虽然人在京都常住,可是只要尽快赶过去报信,天黑之前还有希望带着她老人家的书信赶回来的。
  樊夫人勾了勾唇角,只是伸了伸手,刚跑出去两步的小厮瞬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还有谁?想去给樊老夫人添堵,尽管去!”
  这小儿,他打的什么主意,樊夫人还会不知?
  既然铁了心要办了这母子二人,樊夫人自不会留下丝毫机会让俩人偷溜走了去。
  樊继业见状跌坐在地,全身再拿不出一丝气力。
  家仆已经将林凡依和樊继业的几件衣服随便包了包,丢在二人面前。
  “别说我这个正室夫人不留情面,没让你们光着出去已经是天大的面子。这几件衣服你们带着,立刻滚出樊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