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全职女婿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楚云岚的心
在楚家,上至楚征南,再到楚建国夫妇,都觉得眼前出现的这个年轻人是那么亲切。楚建国也是行伍出身,只是他是和平时期的军人,服役几年也就退役了,但他却是一个极有商业头脑的人,自从退役从事商业以来,竟然就用自己敏锐的头脑和那个时候蓬勃发展的商机,以及左右逢源的人力资源,在仅仅几十年间,就聚集起了富可敌国的家财,成就了现在楚家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气象。
  
  但在秦宇看来,楚征南非常直爽,而楚建国也就像一位和蔼的长辈,并没有给人一种商业巨子的那种傲气和霸气,就是楚云岚的母亲也很亲切。
  
  在这种氛围中,秦宇几乎放下了所有的顾忌,就像和自己的几位常年不见得老朋友饮酒似的,喝得很是尽兴。
  
  楚征南是军人,也是个直爽的人,喝着喝着,也已经是有些醉意了,但也正是在兴头上,竟然盯着秦宇问道:“秦兄弟,成家了没有?”
  
  秦宇坦率地说:“成家了。”
  
  楚征南脸上充满懊恼,“唉,太遗憾了,你看我们家岚岚怎么样?”
  
  楚云岚嗔怪道:“爷爷。”
  
  其实在座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清楚,楚云岚对秦宇并不死心,她不顾自己楚家小姐的尊贵身份和显赫地位,从举动来说,还是保持着一份纯真的感情,这让人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好像楚云岚并不知道秦宇已经成家。
  
  秦宇深深地知道这一点,但他想,只要自己坚持原则,不至于昏了头,乱了方寸,将男女之事掌控在一定范围内,不跨越红线,应该不会有问题,总不能因为自己已经成了家,结过婚,在生活中和所有的女性都不来往吧?
  
  听了秦宇的话,别说楚征南感到遗憾,就是楚建国夫妇也觉得遗憾,这也真是他们所关心的一个问题。尽管楚云岚身上的痼疾已经被秦宇治好了,但总觉得自己家的这个女儿体弱多病,又像秦宇这样一个有着高明医术的丈夫一辈子守在身边,还有什么比这个能让他们更放心的事呢?他们也知道楚云鹤对自己的妹妹非常关心,但那是哥哥,总有许多不便的地方。原本经常听楚云岚说那个医生怎么样,怎么怎么好,现在看来不错,只是人家已经名花有主,岂不让人遗憾。
  
  这个话题无法开展下去,就又转到其他话题上,这一次家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包括楚征南在内的四个男人,几乎都喝醉了。就是秦宇,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总不能运用自己的功法,将酒逼出体外,因为他觉得,那样的话不真诚,有一种偷奸耍滑的嫌疑。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是世间的定律。这场宴席还是持续到了深夜。楚征南被伺候他的人员扶着休息去了,楚云鹤也是,今晚的楚云鹤尽管话不多,但好像也是很开心的样子,喝了许多酒,被陈风扶了回去。而楚建国则被楚云岚的母亲扶着回去了。
  
  这么多人,清醒的应该要算是秦宇了。他本来酒量就好,今晚的这种小型场合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倒是楚云岚,因为高兴,心情舒畅的缘故吧,一个人不知不觉间竟然将一瓶红酒喝了个精光,现在,酒劲上来,晕晕乎乎的。
  
  现在,大家都走了,楚云岚站起来对秦宇说:“我们也回去吧。”为了给楚云岚治病,楚云鹤将秦宇的房间就安顿在楚云岚的附近,在这一点上,楚云鹤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不得而知。
  
  下人们在收拾桌子,楚云岚对秦宇说:“走,我们休息去吧。”
  
  秦宇点点头,两个人都站起来,可是一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秦宇脚步稳健,倒是楚云岚,差点跌倒,幸亏被秦宇从旁扶住。
  
  秦宇开玩笑说:“明明是你扶我,怎么现在反而变成了我扶你了?”
  
  “咱俩谁跟谁啊?”楚云岚这么说着,索性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靠在秦宇的身上。
  
  无奈,秦宇只得扶住楚云岚的腰,几乎是搂着她,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向楼上走去,楚云岚身上的香气,以及口中呼出的红酒气息,直向秦宇的鼻子里钻,撩拨得他非常的难受。
  
  走着走着,楚云岚竟然像一滩泥似的,“啪嗒”一声,差点从秦宇的手中落到了地上。秦宇无奈,只得将她整个的人抱了起来,向楚云岚的房间走去。
  
  偏偏今天那个经常不离楚云岚左右的丫环如花,因为家里临时有事,竟然不在,只得由秦宇将楚云岚送回房间。
  
  从不喝酒的人第一次喝酒反应肯定大,而且今晚楚云岚的喝酒,既有高兴的成分,因为竟然能在这里再次见到秦宇,但也有更多的怅惘,那就是再怎么说,秦宇已经是一个有了家室的人,自己的这一腔心事,一番良苦的用心,又向谁诉说呢?
  
  但凡患过病的女人,大多有一个特点就是多愁善感,楚云岚也不例外。清醒的时候,还因为强烈的自尊以及小姐的高傲从里到外保持着那一份矜持,但当喝了酒,四周又没有外人的时候,那种虚荣的矜持一旦卸下,留下的也就是本真了。
  
  她尽管头晕的厉害,却也知道现在是秦宇抱着她,这一刻,这种场景,是她多少次在自己的梦中所幻想的场景,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啊,她真希望秦宇就这样抱着她,一直就这样走下去,她希望这段通向自己房间的路,无限地长,总也走不完,那才好呢。
  
  楚云岚索性闭了眼睛,用双手勾住秦宇的脖子,将自己的头贴在秦宇的胸膛上,感受着秦宇的身上的温热,因为夏天天气的炎热,两个人穿的都不多,并且所穿的衣服都很薄,这会儿,可以说是肌肤挨着肌肤了。
  
  秦宇抱着楚云岚进入她的房间,温柔地将楚云岚放在她柔软的床上,但楚云岚并不睁开眼睛,依然紧紧地贴着秦宇,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