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四十二章 炼尸术

  外面的动静让阿大、李青等人也全都惊动,脸色一变,抽出钢刀,迅速冲了出来。
  “是你们!”
  阿大脸色冷漠,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还真敢过来。”
  齐云一脸平淡,一掌震碎窗户,跳了出来。
  那两个年轻人一脸惊骇,看到齐云走出,哪里还想不到刚刚是他扔出的铁杖。
  他们转身就要跑,但阿大他们直接上前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大半夜不睡觉,为什么要翻墙过来。”
  齐云一步步走来。
  “你…你…”
  两个年轻人脸色无比惊骇,其中一人慌乱道:“你不要过来,不然我们师尊过来,你肯定不是对手。”
  齐云眉头一皱,挥手道:“砍了。”
  阿大等人早已冲了过去,钢刀挥动,向着他们身上招呼着。
  两个年轻人脸色煞白,急忙挥动钢刀抵挡,铛铛作响,火星迸溅。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的实力确实高深,即便被吓破了胆子,阿大他们短时间内也难以拿下他们。
  齐云走过去,抓起自己的铁杖,抽出手巾,轻轻擦了擦上面的泥,随后向着两个年轻人走去。
  那两个年轻人本就在苦苦抵抗,此刻一看到齐云过来,更加慌乱。
  砰!
  齐云铁杖一挥,砸在了一个年轻人肩膀,将他当场砸的横飞出去,肩胛骨崩碎,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凄厉惨叫。
  另一个年轻人吓得一哆嗦,刀法散乱,被阿大他们乱刀砍下,顷刻间身中数刀。
  像阿大他们砍人惯了,钢刀落下的力气都把握的极为得当,砍了十几刀,也没怎么伤到要害,只是把他砍得遍体鲜血,趴在地上,惨叫连连。
  “饶命,饶命啊!”
  “求你们饶了我们吧。”
  …
  齐云抓着铁杖走到了近前,俯视着他们,冷淡道:“叫什么名字?之前那个老头呢?为什么对我们动手?”
  “我叫赵彪,我们只是看到你们身上的财物才想对你们动手,之前的那个老者是阎王刀钱玄,他是我们师尊,在房间里没跟来。”
  那个身中十几刀的年轻人痛苦道。
  “阎王刀钱玄!”
  阿大眼睛一惊,道:“居然是他,这是个有名的江洋大盗,手上人命无数,你们是他的徒弟。”
  “饶了我们吧,我们错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两人苦苦求饶。
  “二爷,怎么处置?”
  李青问道。
  齐云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忽然间身躯一闪,一道黑影狂风般从他身后扑出,与他擦肩而过,锋利的指甲将他的衣服都给撕的粉碎。
  齐云眼神凌厉,擦肩而过的刹那,手中铁杖便猛然间砸了过去。
  噗!
  一杖砸下,像是打在了泥潭中,所有力量都被吞掉,消失不见。
  他眼神一变。
  “神醒者?”
  那道黑影一击不中,落在远处,一个翻滚,向着黑暗中冲去。
  “哪走!”
  齐云断喝一声,身躯如猛虎出闸,瞬间扑了过来,腾云步法展开,纵身一跃,手中铁杖瞬间被能量覆盖,向着下方的黑色影子重重砸去。
  那黑色影子丝毫不惧,抬起头来,眼神中露出丝丝讥诮。
  但紧跟着,砰的一声,齐云一杖砸在他的肩膀,将他的当场砸的崩溃,溅起一片血雾,惨叫一声,身躯直接横飞了出去,落在远处的泥水里。
  齐云落在地上,迅速走过去,脸色冷漠,看向那个黑影。
  啊!
  那个黑影痛苦的在泥水里大叫,捂着肩膀,死去活来。
  砰!
  齐云的脚掌被能量覆盖,直接一脚将那个黑影踢得横飞出去,肋骨断掉了好几根,这个时候,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孔。
  这人简直奇丑无比,脸上长满了红色大包,流淌着粘稠液体,除此之外,还瞎了一只眼睛,一嘴烂黄牙,简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超凡者。”
  齐云眼神一眯。
  这明显是三缺五弊的反噬,不是神醒者。
  那个人影还在不断惨哼,脸色煞白,独眼中充满惊恐。
  “你是什么人?”
  齐云问道。
  “我…我是这个村子的,我叫方不同,以前是这里的教书先生,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那人惨哼。
  “这个村子的?”
  齐云眼神微冷,打量着他。
  “是真的,我真是这个村子,几年前我捡到一本书,练了书中的神术才变成这样,我从来没杀过村里的人,我只是想保护村子,以前这里经常闹匪,村子的人大都被杀了,是我把那些土匪杀光的,村民们都不知道我还活着。”
  那人痛苦道。
  齐云眼神闪动,明白了过来。
  他听周不才提起过,无论超凡者还是觉醒者,想要维持能力,或者提高实力,都需要充足的血气才可以。
  这人一定是修炼了那种神术,成为了超凡者,所以才杀光了那些悍匪,吸收气血。
  至于村子中为什么一到晚上不敢有人出来,也一定是他捣的鬼。
  悍匪被杀光了,他无法吸血,所以只能打村民牛羊的注意。
  经常有牛羊惨死,所以村民们才联想到了是有妖魔作祟,夜里都不敢出来。
  就像周不才,前段时间入了青龙帮,不敢再吸人血,只能到厨房找些牛羊的血来用。
  “你捡到的那本书在哪,拿我看看。”
  齐云说道。
  那人忍着疼痛,从怀中摸出了一本层层油纸包裹的册子出来。
  齐云将册子一把抓在手中,油纸撕开,露出了里面的一本黑色古迹,薄薄的只有十几页的样子,最上面有一行银色的古字。
  炼尸术!
  他露出异色,将其展开,看了一下总纲。
  这是一门讲究如何御尸,如何炼尸的一门奇术,上面记载,练到巅峰,甚至可以将活人当成尸体来操控,也能把自己当成尸体来炼制,总之诡异莫测。
  “你炼的尸呢?为何不见你的尸出来?”
  齐云问道。
  “我也只是刚研习不久,从来没有成功过,只是练出了一些神之力,学会了里面的一些小窍门,炼尸的手段,我并没掌握。”
  那人痛苦道。
  齐云皱眉,将书本合上,继续问道:“你从后面过来,那个老者呢?”
  “他…他已经被我杀了。”
  方不同说道。
  齐云露出思索。
  这人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把你的手伸出来。”
  齐云说道。
  那人脸色发白,有些惶恐,但还是将手指颤颤巍巍的伸了出来。
  齐云将指尖触碰了过去。
  刷!
  积分值+40
  他微微皱眉。
  这人还真是够弱。
  “你走吧。”
  齐云开口道。
  他选择相信这人的话,以这人的实力,若真对村民有歹意,村民早就被杀光了。
  这个世界并不安宁,一个普通的村子中能有这样的存在,利绝对大于弊。
  这人与他也没有什么恩怨,犯不着杀他。
  “好,多谢,多谢公子。”
  那人连忙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