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史上第一强控 > 第八十章、一场因为不会中文而导致的血案

  “我为什么总是在逃?”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巨大的生死危机,这样一个问题突然在袁北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这和他想象中的剧本不一样啊。
  从空间暴乱开始,原本的郊游杀猴青铜剧本就变了,变成了噩梦级别的大逃亡。
  “在哪里跌倒,就把哪里砸烂。”
  这是贾志在棍法心得中经常讲的一句话,听着是既中二又莽夫。
  但袁北这个时候是真的不敢回头。
  他现在……只剩下一棍的机会了。
  右臂快断了,如果下一棍之前,还没有碰到守卫军的人的话,他必死无疑。
  出奇的,他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反而更加的理智。似乎是越危险的境地,越是能够让他冷静下来。
  身后路易与马克两人依旧穷追不舍,狂笑声是越来越近,袁北现在不用回头,都能估算出三人之间的距离。
  此时他是恨不得自己再多长出来两条腿,能跑的更快一点。
  而路易和马克两人也是怒气冲天,气的几欲吐血,当然……他们已经开始吐了…
  就这半天的功夫,他们口鼻处又是溢出了不少的鲜血,身上数处伤口再次绷裂开来,速度都是慢了一些。
  看他们惨烈的样子,身份倒是应该扭转一下,不像是他们在追杀袁北,更像是袁北在追杀他们一样……
  但两人杀袁北的心却是愈加的火热,虽说身受重伤,但是连续两拳都未能奏效,也只是让他们更加的愤怒。
  要不是无法动用基因技,他们早就让袁北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纵然两人身负重伤,速度却是依旧比袁北快多了,不过是数十秒的时间,便是已经到了袁北身后。
  紧接着,下一瞬!
  速度更快的路易脚下一动,身躯闪烁之间,转眼便到了袁北的身前,一拳击出,似如雷霆闪电!
  而在身后的马克也在同一时间,泛着金属色的拳头朝着袁北后心处击去,势大力沉!
  生死危机,前后夹击!
  袁北顾不得骂两人不要脸,心中却是冷静,沉沉入睡依旧在冷却,哈哈大笑已经使用,他手里……没牌了!
  两相抉择,袁北身躯微微斜转,避开前方路易的重要部位。
  就算是重伤垂死,也总好过瞬间暴毙。
  我现在,只有棍法了啊!
  袁北怒目圆瞪,身躯猛然调转,手中球棍骤然间倒转挥出,周遭气势似是更加骇人,似如远古巨人挥动大斧开天辟地!
  气势中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意味,瞬间便与铁拳相撞!
  咔嚓!
  骨裂之声骤然间响起,袁北的右臂瞬间软塌了下来,口中鲜血几乎是瞬间激射而出!
  而浑身泛着金属色的马克,身形竟也是踉跄倒退了三步,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
  他的力量,好像增长了?
  而袁北的脸上,也是突然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眼神甚至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刚刚他的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来不及细想,与此同时,前方路易的攻击,也到了!
  咔嚓!
  又是一连串的骨骼爆碎之声,袁北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个玩具一般,腾云驾雾之间整个人便是已经倒飞出去。
  落地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全身处处都传来强烈的痛感。
  他此时算是明白了,辅助是真的危险啊!
  这又要保队友,又要抗伤害……真的是又当爹又当妈。
  叫一声祖宗不过分吧?
  看着两人一脸痛苦的狂笑着走来,似乎动作有点大又是连喷三口血,看的袁北莫名的有点想笑,虽然他可能马上就要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了。
  倒不是说他不怕死。
  没人不怕死。
  只是在他之前使用棍势的时候,竟是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似乎是同源的气息,正在急速的向这边赶来着!
  好像是友军?
  ……
  回到之前。
  近万米之外,一道音障爆破声响彻天际,巨大的气流卷起大风,吹的下方的古树下压,树叶簌簌作响。
  在这喷气机前行一般的正中心,一个身材雄壮的男人正一脸焦急的向着袁北的方向冲去。
  正是贾志。
  他刚才感受到了什么?
  那是自己势的气息啊!到了他这个境界,错觉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几乎是没有考虑,他便是直接向着那个方向冲去。
  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学会?
  是谁?
  这不重要,但玩棍子的都是老子的朋友!
  意念展开,他却是能够感受到那道气息此时的虚弱。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他终于感受到了数千米之外的三道身影,其中一道再次爆发出了他的势,来自同源的气息!
  只是,这气息明显有些弱,看情况,甚至是要被直接打死了!
  而就在这时,袁北的耳边突然间又传来了一阵微不可闻的声音,声音断断续续的,只能听个大概:
  “别死了啊!”
  袁北心中却是猛的一动,这就是我之前感受到的那道气息吗?好像距离更近了一些啊!
  但这事是我说不死就不死的吗?
  “stop,stop!”
  看着两人就要走来了,生怕这两人不按套路出牌直接上来就给他干死了,袁北准备最后拖延一下时间:“Ican让younohahahaha!”
  马克和路易两人先是一愣,可能是被袁北蹩脚的英文水平震惊了。
  见到两人不为所动的样子,袁北心中有点慌,难道是因为听不懂吗?
  连忙带着点期待的问道:“canyouspeakChinese?”
  “no哈哈哈哈哈哈噗!”
  马克狞笑一声,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躯一闪之间,砂锅般大小的金属拳头便要直接取了袁北的性命!
  就在这时。
  轰隆隆!!
  有如雷霆炸响,又似是飓风吹过!
  一道无比强烈的气势冲天而起,周遭雾气像是被台风横扫而过一般,直接破开一道数百米的长龙!
  其前浓密茂盛的一片古树,皆是自中齐齐破开!
  下一瞬!
  马克的身躯转眼便像是被万吨火车撞击而过一般,连连撞碎数十颗巨树,再看去时,胸前已经被破开一个大洞。
  气息全无。
  袁北一下呆愣在当场,就连路易的笑声都似乎是打了个磕绊,又是好几口鲜血喷出。
  同一瞬间。
  数百米之外,贾志缓缓将作“戳”这个动作的棒球棍收了回来,轻叹一声。
  “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