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丹武剑尊 > 第69章 你是魔鬼

  你你说什么?
  黑龙寨三百山匪,连同四位当家,都已经死在了我手里,从今日起,焦县再无黑龙寨。
  秦言大步走到戚明阳身前,这才看到他手脚上捆缚着的四道手臂粗细的铁链,眼眸陡然一凝。
  看得出,这些年这位药王庄少庄主没少在黑龙寨吃了苦头。
  否则此时又怎会如此悲观绝望。
  你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帮我?
  戚明阳抬头,原本充满死意的眼眸中悄然亮起一抹神采。
  能活着,谁也不愿意去死,何况这戚明阳还是一位父亲。
  这两年时间唯一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只剩春妮。
  龙心果。
  秦言并未隐瞒,直接张口道。
  龙心果,又是龙心果
  戚明阳苦笑一声,一双眼眸重新暗淡下来。
  今日药王庄所经历的一切,皆是被那一枚小小灵果所赐。
  此时他已打定了主意,无论这少年来自何处,他都绝不会再做旁人要挟戚南天的筹码。
  少庄主,龙心果于我有大用,虽然我不知道这黑龙寨背后站着何人,但是只要我得到龙心果,就一定能保药王庄安然无恙。
  似是看出了戚明阳眼中的顾虑,秦言微皱了皱眉头,语气平静地道。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杀了一个徐黑龙就能与金狼帮做对了么?你可知道这徐黑龙以前不过是金狼帮中的一个堂主你
  戚明阳越说越激动,最后整个人竟是失声痛哭起来。
  两年时间,他几乎失去了所有。
  不论是黑龙寨还是那金狼帮,都像是一座大山,始终压在他的心上,片刻无法喘息。
  我见过春妮,她很想你
  秦言一句话,却是瞬间令戚明阳的脸色彻底呆滞了下来。
  只是半晌后,他竟发疯了一般扑向秦言。
  哐啷。
  铁链将他的身影束缚在秦言身前三尺之地,戚明阳愤怒的嘶吼声瞬间响彻了整座山寨。
  你若敢伤害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闻言,秦言眉头一皱,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冰冷,他向来不是一个喜欢被人威胁之人,可对于戚明阳此时的举动,他又极为理解。
  毕竟,他也向来不喜欢有人威胁到他在意之人的性命。
  少庄主,你似乎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秦言摇了摇头,周身突然涌出一抹可怕凌厉,手中青剑斩出,瞬间将那束缚在戚明阳手脚上的铁链斩断。
  后者反应不及,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你以为,就算找到龙心果,那金狼帮会放过你们父子么?
  秦言伸手,将戚明阳从地上扶起,脸上神色始终平静。
  一个凝玄境界的强者,在金狼帮中仅仅是个堂主身份,可想而知,这金狼帮主,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你你什么意思?
  戚明阳神色一慌,语气都是有些颤抖起来。
  他如何不知晓自己与药王庄在那金狼帮主眼中的价值,一旦龙心果到手,恐怕他们的性命也就再不值一提。
  以这群山贼匪寇的狠辣,你觉得他们得到了龙心果,还会留着你们到处张扬么?我虽不知道这金狼帮到底是何方势力,可这天行山脉里,修真宗门不在少数,若是让他们知晓了龙心果的消息,怕是那金狼帮不见得能够保住吧?
  秦言轻叹了口气,这个世间总有些人,天真地以为卑微就会得到宽恕。酷:◎匠$网Gk唯(一O《正+版y,、p其m他.都是盗K版0L
  殊不知在那些上位者的眼中,他们本就是蝼蚁,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戚明阳脸色一白,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慌乱。
  他怎会不知晓,为金狼帮做事本就是与虎谋皮,下场定不会好过。
  只是以药王庄的势力,除了乖乖服从,又能做些什么?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现在,除了我,没人能救你药王庄。
  秦言淡然一笑,言语中尽是霸道之意。
  你你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是那金狼帮主的对手?
  戚明阳心中微微有些动摇,再看眼前的少年,竟隐隐有几分宗族天骄的风范。
  我若之前跟你说,我会覆灭黑龙寨,你不一样不会相信么?
  这
  只要得到龙心果,我就有信心保住药王庄,否则,我也不会多此一举,跑到这黑龙寨来救你了。
  虽然秦言并不知晓,那金狼帮主究竟是何修为,可整个濋阳地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几个升元修士。
  而只要他踏过凝玄门槛,实力定会有质的飞跃。
  最起码,他的青莲剑诀再不仅仅只是挥散剑意这般简单。
  你真的
  好了,少庄主,你的顾虑没有丝毫意义,现在你除了相信我,还有什么好办法?你是逃得了,还是打得过那金狼帮主?
  秦言拍了拍戚明阳的肩膀,脸上神色顿时温和下来。
  从戚南天身上,他能感觉到这对父子的善良知恩,哪怕没有龙心果这档子事,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药王庄被人屠戮。
  此生至性,善良无畏,原就是秦言做人的准则。
  走吧,老庄主和春妮还在等着你呢。
  话落,秦言当先踏步,朝着山下走去。
  望着眼前那一道挺拔坚毅的背影,戚明阳犹豫片刻,最终却狠咬了咬牙,紧跟了上去。
  回到山寨,看着那大堂前横七竖八躺着的无数尸体,即便戚明阳早有预感,可依旧是忍不住脸色一变。
  尤其是看到那满地散落的残肢以及还未干涸的血迹,心底顿时止不住一颤。
  魔魔鬼你是魔鬼么?
  我不是魔鬼,他们才是
  闻言,秦言脚步一顿,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嗡。
  只是就在他抬脚欲要朝着寨外走去时,在其识海中,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嗡鸣,旋即九霄慵懒戏谑的声音便是缓缓传了出来。
  我说秦言,你是傻子么?
  九霄?你醒了?
  秦言一愣,脸上笑意陡然灿烂。
  在此危难之时,九霄醒来,于他而言,相当于多了一道保命底牌。
  虽然如今的后者并未恢复太多实力,但那种令秦言都感觉忌惮的火焰,定能在关键之时,起到扭转乾坤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