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是天下第三宗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胖子,真有你的啊

  观众欢声雷动,接下来将是四场八强的比赛,战斗会越来精彩,也会越来越残酷激烈!
  木象堂长老杜预眯着眼睛,笑道:“萧家的小子要登场啦?哈哈,想当年,他爹爹还是我的弟子呢。这场我要好好看看!”
  叶巡一马当先,率先走上高台,眼神冰冷,看着休息区,心中暗想:来吧萧胖子,有什么恩怨,咱们擂台上了结!
  萧京墨用力拍了拍脸,“呼”地长出一口气,给自己打气道:“等了十年,机会终于来了!不要紧张,争取干死叶巡!干不死我也没辙!品级高,压死人!”
  罗澈:……
  众人:……
  胖老弟,你是在给自己鼓劲,还是在给自己找退路啊?
  “正常发挥就行,胖老弟。”罗澈站起身来,拍了拍他肩膀,“叶巡是火象,你是木象。你别忘了,木象可不只是能操控木头……”
  萧京墨若有所悟,抓着头发,道:“你是说……”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拍大腿,笑道:“好,先用这招,给叶巡一个下马威!”
  当下,萧京墨昂首挺胸,晃着硕大的身躯,走上高台。
  “加油,胖老弟!”罗澈在心中为他鼓劲。身旁的韩月,却更为直接,大声叫道:“胖子,可别输了!”
  萧京墨回过头,朝两人展现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接着,他双眼直视叶巡,战意高扬,浑身的灵神释放出来,外袍随着强烈的气息而飘动,犹如一支迎风招展的大氅。
  来吧叶巡,谁是巴州东部第一天才,今天来见个真章吧!
  叶巡也面露笑容,将衣服下摆撩动,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一团火焰凝聚在他右掌,烈烈燃烧。
  两位巴州才俊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萧京墨一声长啸,双足点地,率先发动攻击,冲向叶巡。
  叶巡双眉一挑。直接就冲过来了?
  萧胖子最擅长的是缚龙术,这招要起作用,需要出其不意,让敌人瞬间丧失行动力。可这么直挺挺的冲过来,哪有半分“出其不意”的效果?
  这胖子心眼多,先别让他轻易靠近为好。
  叶巡故技重施,使出对战冯超时的招数,再次在他和萧京墨之间,架起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
  萧京墨心中一喜。果不其然,这家伙又开始纵火了,以为我只会操作木头吗?别忘了木象灵神,还有一样东西可以操控——
  风!
  他手臂张开,向前挥舞,同时灵神涌动,一股狂风呼啸而至,卷起火焰,直向叶巡烧去。
  你自己放的火,先烧你自己吧!
  叶巡暗叫一声糟糕。
  这小子是木象灵神,除了缚龙术之外,借调风力,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
  叶巡试着要控制住火焰方向,但狂风大作,火焰被风力席卷,根本不受他的控制,熊熊火势压过来,阵阵热浪已经扑到他脸上了。
  无奈之下,叶巡右足点地,轻飘飘的向后退去,调动场下的火苗,形成一团燃烧的火球,向火墙扔去。
  砰!
  两股火焰相撞,爆发出一声巨响,浓烟腾起,热浪滚滚,声势骇人。但在这场爆炎之后,火球和火墙都分崩离析,只有些许火苗,散落在场地内。
  叶巡稍稍松了口气,之后攻击萧京墨要当心了,不能被他反过来利用火焰,逼得自己倒手忙脚乱的。
  他忽然心中一惊,萧胖子人呢?
  刚才那瞬间忙于应付火焰,却没注意到那死胖子跑哪里去了。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脚下。
  这座高台是由黏土混合石料建成的,高台表面,铺的也是厚厚的大青石。整个高台并没有木质材料,萧京墨想就地取材,发动缚龙术,只怕难以得逞。
  而场下备好的木材,距离太远,即便用来发动玄道,速度也是硬伤,只会被他轻松避过。
  换言之,这场比赛,萧京墨难为无米之炊,只要堤防他的风力,基本上就能稳稳获胜。
  这些念头在叶巡脑中,只是一闪而过。他的全副心神,都用在搜寻在萧京墨的踪迹上面。
  三个呼吸之后,叶巡就找到了萧京墨的所在。这个胖子正站在擂台东南角,运起灵神,操控放置在擂台之下的几根大圆木。
  显然,他是要将大圆木放在擂台上,以便随时能发动缚龙术。
  好你个胖子!叶巡心里暗赞。
  刚才还说你没法就地取材呢,结果你就趁着我应付火焰的片刻,将木材偷偷运放到擂台上来。
  叶巡心中决断,不行,不能让他把圆木放上来!缚龙术千变万化,一旦发动起来,还真不好对付。
  想到此处,叶巡身形晃动,疾速向萧京墨奔去。要趁着他运送圆木的瞬间,先行将他轰伤!
  眼看就要接近,他忽然觉得脚下一痛,心中猛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停住,不再前行,伸手将插入右脚的一根金针拔出来。
  难怪这胖子要站在擂台的东南角!
  他所站的位置,和自己所站的位置中间,有一片区域,在上一场比赛中,已被杨勉布满了金针!
  妈的,人虽然长得胖,可比猴都精啊!
  就这么缓了一下,萧京墨已经将圆木运上擂台,放置一边。他看着叶巡拔针,笑道:“这是杨勉洒下的金针,你可别怪我,要怪怪他。”
  叶巡被摆了一道,脸色铁青,道:“死胖子,真有你的啊。”
  “嘿嘿,彼此彼此,好戏好在后头呐。”萧京墨又露出了嘚瑟的笑容,眼睛再度被脸上的肉挤成了两道细缝。
  话没说完,一股灼人的热浪袭来,红色的火球裹着烈焰,向他胸前飞来。
  萧京墨不敢怠慢,疾忙向右侧闪避,脚下不停,迅速朝远离火球的方向移动。
  叶巡这玄道,叫做“爆炎”,火球靠近目标时,会发生剧烈爆炸。若是不知道这招的厉害,只是闪身避开,会被火球炸开的烈焰波及灼伤,离得太近的话,更是会危及性命。
  如萧京墨所料,火球飞到他刚才站立的位置,突然从内部炸开。顿时火光冲天,烈焰熊熊,向四周飞溅,方圆两米的那块小地方,陷入到猛烈的火海。
  几块带着火星,崩落到萧京墨脚边,他抓了下头发,暗想还好老子跑得快,要不然还不被烤熟了啊。
  他双足刚一沾地,又是一枚火球裹挟着劲风袭来。
  看来,叶巡是要让他足不停歇,不断躲避火球,无暇发动缚龙术。这样,即便他将圆木运上擂台,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