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重生九零之新时代 > 424.觉得

424.觉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刻,陈双被镇住了,如果,这个时候给她一个单独空间让她哭一会儿,或许比此刻要好受的多。
  
  因为,她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为国家牺牲是应该的?可是,宋德凯是为国家效力,可是她呢?她心里只有自己的男人,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的男人。
  
  军区,可以没有宋德凯,因为还有千千万万个宋德凯,可陈双呢?没有了这个宋德凯,她就没有了一切。
  
  站在原地所有的战士们都在敬礼,似乎就等着陈双说话,可是陈双确实不知道说什么。
  
  她不能想孟艳那样嚷嚷着,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他活着,只要他活着。
  
  幸好,这种尴尬的气氛被急诊室打开的门打破了。
  
  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急诊室的门。
  
  头一个走出来的是脑神经科的主治医生,他摘下口罩敬了个礼环顾一圈后才对孟师长说道:
  
  "脑部神经受损,心电反应迟钝,但是,有了微弱的生命迹象!"
  
  这句话其实是好消息,可是就因为孟师长亲临,还有这上百号的土匪团战士们,还有武警部,这么大的阵仗可真是史无前例,所以,主治医生也不敢多说话,俗话说,话多了总有漏洞。
  
  听闻此话,土匪团的战士们有的喜极而涕,有的互相安慰,但是陈双却哇啦一声哭了。
  
  孟师长侧目一看这小丫头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似的,不由得心生怜惜。
  
  "后续的医疗设施一定要最好的,护理方面一定要一级护理水平,负责的护士撤掉实习护士,只用三年以上护理经验的护士,主治医生最好不要换,随时向我汇报宋团长的病情!"
  
  孟师长说完这些话,拍了拍陈双的肩膀转头就离开了。
  
  孟师长一离开,当地武警部以及其他部署全都脚跟脚的撤离了。
  
  加护病房门外,土匪团的战士们没有一位撤离的,全都站在玻璃门外望着病房内的团长。
  
  "希望团长能挺过去!"
  
  "希望团长还能带咱们出生入死!"
  
  "团战一定要回来,咱们等着!"
  
  陈双也站在玻璃前看着里面,医生说了,三天,不许任何人探望。
  
  陈双看着那心跳图,她真的害怕,突然就消失了。
  
  时间过的很慢,陈双痴呆的光盯着那心电显示屏就盯了半个钟头,动都没动一下。
  
  从战场上回来的战士都已精疲力竭,有些负伤的战士腿上还打着绷带,坐在走廊里靠着冰凉的墙壁就睡着了。
  
  针对宋德凯此刻的病况,再加上受到的关注度,几乎每天主治医生亲自查房后都会由院长亲自主持会议。
  
  "如果三天宋团长还没有苏醒,恐怕会导致神经元退行性的改变,导致的长期意识障碍,也就是有可能会演变为持续性植物状态。"
  
  听到主治医生的汇报后,院长脑门直往外冒汗,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沮丧的说道:
  
  "明天还有一天,先进行关节拉伸训练以提前做准备,另外,我会请中医学院的副教授来帮忙参诊,对了……他的家属有必要的时候请她参与!"
  
  散会后,没有一个人脸上是好看的,这件事在医院零零散散的传开了。
  
  只是大家都是私底下说说,毕竟这件事影响力很大,院方在没有尽全力之前,不希望走漏风声。
  
  第二天,陈双已经颓废的像是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是的,她没有洗澡,也没有心情梳理头发,陈双觉得自己的马尾辫随便用手屡屡就行。
  
  土匪团的兄弟们都被靳子良好言劝回去了,可是每天还有人回来探望。
  
  陈双心里盘算着,要三天之后才能进去,这时间真的很熬人。
  
  就在这个时候,主治医生前来找到了陈双,在陈双听到自己能进去探望大哥的时候,她差点喜极而涕。
  
  "嗯,你可以试着跟患者说说话,按按摩,以防止肌肉功能性萎缩!"
  
  "好!"陈双笑了,这是她来医院之后第一次笑的这么满足,也是这么干涩。
  
  走进特护病房的那一刻,陈双双眼闪烁,他那张插着好几根管子的脸已经瘦的不成样子。
  
  可是,他的眉宇间却平静的波澜不惊,宛如睡着了一样。
  
  "大哥……?"陈双缓缓地坐在他旁边,从白色的被褥下拽出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攥在手里将手指插入他的指缝中。
  
  这张大手厚实而有力,似乎能替陈双遮挡这来之不易的一生。
  
  陈双的声音低沉如蚊蝇,好像生怕吵醒了他,可是,又特别想让他别睡了。
  
  "跟他多说说话!"一个声音从陈双身后响起。
  
  原来,主治医生根本没离开,说完这话,主治医生带上门这才离开。
  
  陈双早已雾眼朦胧,擦了擦眼角的泪,嘴角扯开一抹痛苦怀念的弧度:
  
  "大哥,我给你讲个故事!"
  
  "很久以前,大约二十年前,有一个丫头,特别不懂事,不光是叛逆,还喜欢打架,名声也很臭。
  
  她有个好大哥,一直让着她,惯着她,可她却不知道珍惜,直到后来,她自作自受被人侮辱了,她离开了家,她本以为……本以为再也不会和她的大哥有任何交集。
  
  她那时候只有十六岁,到处要饭……有时候要不到,就只能翻垃圾桶,日子过的好像死囚犯一样。
  
  后来,她实在过不下去了,想要死,她想要跳河自杀,可却被大哥救了,你猜大哥说了什么?"
  
  说到这里,陈双的眼泪无声地落下,心一下子飞到了二十年前的凤城河畔。
  
  "我找了你半年……你冷静点儿……如果你觉得活着很累,还有我,我养你!我宋德凯对天发誓……此生定会保你们母女平安一生!"
  
  "大哥,知道当时那个女孩有多感动?是的,她有多感动就有多内疚……她实在是受不了,后来还是离开了大哥,再后来,她就逃到了大哥找不到她的城市,继续过着流浪的生活!
  
  但是,因为她大哥活着,所以,这个女孩也有了生的憧憬,她开始拼命的捡垃圾卖钱,后来,她还因为大哥在她心里的寄托,自攻自读考了高中,上了农大……
  
  直到有一天……那天……雨下的很大,很大……她没有想到会再遇见她的大哥……"
  
  或许,真的是老天爷的眷顾,即便那时没有重生,这一生的结尾能再看见她的大哥,她已满足。
  
  或者老天爷不管是眷顾,还知道陈双心里所想,所以,那个女孩,又回来了。
  
  陈双已抱着宋德凯的大手趴在被子上哭的昏天暗地,心电检测器突然闪过一丝高度跳跃性的红线,陈双下意识的擦干净眼泪看去。
  
  有反应?陈双一愣,难道,电视里演的都是真的?
  
  陈双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握着宋德凯的手有些颤抖,她苦笑着却有些慌了手脚:
  
  "大哥,爸妈都在等着你回家,我等着你来娶我!"
  
  陈双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心电图,她几乎喜出望外,转身就冲了出去,跑到了医生办公室激动的说着,硬是不由分说的把医生拽着去了特护病房。
  
  医生也很高兴,赶紧召集了相关部门医生全都抵达了病房。
  
  陈双站在一旁攥着手隔着玻璃往里望着,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可是还掺杂着浓郁的恐惧感,她害怕,她却又说不上来害怕什么。
  
  或许,是害怕大哥从此无法醒来,有一丝的希望,她却反而不知所措了。
  
  可是,陈双却突然感觉眼前的玻璃好像有点朦胧,就好像一下子上了大雾一样。
  
  她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又清晰了不少,可是,不到两秒钟,再一次雾蒙蒙。
  
  随后,陈双的耳畔传来一阵脚步声。
  
  "快!"
  
  "这丫头从来那天就没休息!"
  
  七七八八糟乱的声音在陈双耳畔似有似无的传来,陈双的脑子混沌一片,身子摔倒的时候都没觉得自己哪里疼。
  
  只是醒来的时候,陈双满眼都是白森森一片,视线从模糊变得逐渐清晰,陈双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手腕上还扎着针。
  
  陈双顿感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触感传递回来的是纱布的手感,陈双叹了一口气,她怎么好好的晕倒了。
  
  想都这里,刚好有一位护士走进来给陈双把针:
  
  "同志,下回你可得注意身体,本来就贫血,可千万不能熬夜受累!"
  
  "谢谢!"陈双道了谢,顺口问道:"我大哥……不,宋团长现在怎么样了?我睡了多久?"
  
  "哦,宋团长恢复的情况挺好的,昨天孟师长还亲自来探望了一番!"
  
  护士收拾好空药瓶准备走,陈双又问道:"我睡了几天?"
  
  "两天吧,你贫血状况比较严重,回家多吃点动物的内脏之类补血的东西就好,一定不要劳累过度!"
  
  说完,护士笑着离开了病房。
  
  陈双差点都要崩溃了,她怎么前世没发现自己贫血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前世的她好吃懒做,啥玩意不得随着她吃,可能真的是太累了。
  
  想到这里,陈双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刚才的护士说大哥的病情恢复的很好。
  
  陈双试着下床,除了感觉身子有些软绵绵的以外,她并没有其他异常,索性就去了加护病房。
  
  此刻,加护病房门外站着两位穿军装的男人,按照陈双的记忆,这两位有一位是孟师长的司机,另一位是他身边的老参谋。
  
  想必孟师长今儿来看大哥了,陈双这么想着,从走廊的尽头往这边走来。
  
  可是,刚要进去看看,却被人拦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