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六星之双星耀 > 第308章 大老鼠

  何颐年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从修为一脸的懵批。
  “那只血煞厉鬼,被封印起来了啊!”从修为说道。
  “前天它就冲破封印了。”何颐年说道。
  何颐年突然想到了一个他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问题,连忙问道:“这只血煞厉鬼,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鬼节的晚上啊!是晚上子夜,阴气最盛的时候。”从修为一脸惊惧的说道,“还好,我们坚持过了子时,阳气回升,血煞厉鬼的力量有了一些降低,才给了我们机会,将它给封印起来了。”
  “你不是能将它定住吗?”何颐年诧异的问道。
  “我也得感受到它的魂体,才能定住它啊!”从修为说道。
  原来如此。
  何颐年明白了,从修为的能力,使用的条件,跟他的能力有些类似,也是需要能够抓着鬼怪的踪影,能力才能够使用出来。
  何颐年听得明白,那血煞厉鬼,是鬼节的晚上出现的。
  也就是说,从修为和余阳波他们,是在鬼节的晚上封印的血煞厉鬼。
  而何颐年到的那天晚上,血煞厉鬼就突破封印来着。
  然后,从修为能力消耗太大,休息,何颐年也加入修者的工作中,也就是昨天晚上,血煞厉鬼又突破封印了。
  想明白了这重要的关系,何颐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说什么封印啊!
  害得他发生理解错误。
  谁家的封印质量这么差的,只有一天的效果……这质量也太不过关了吧!
  当然,这些想法,何颐年只是想一想,可不会说出来。
  他是不会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就说得罪人的话。
  再说了,余阳波只是因为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才会阻止他与血煞厉鬼的对决。
  而在其他的时候,余阳波一直是很善意的提醒他,不能在冲动之下与鬼怪接触。
  何颐年混了几年社会,太了解人心之恶毒了,吃瓜看戏,你伤了残了甚至是死了,对于那种人来说,就是场乐子而已。
  何颐年分的清楚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对他好的人,他自然是不会去伤害的。
  只是何颐年对余阳波之前的做法,现在想明白,也有些哭笑不得。
  余阳波这个人怎么说他呢?很有些责任自己一人承担,不让别人去承受太大的负担的付出精神。
  这种人若是真的在社会上混,只有吃亏的下场,还好,他是当了修者。何颐年在心中想着
  之前,何颐年是被余阳波的态度给误导了,错误的认为,以从修为和余阳波两个人合作,是能够控制这只厉鬼的,这只鬼怪的危险就不会发生。
  从修为一说哪儿玩乐,而且还有他的同学一起过来,要让何颐年感受到南山人的热情,他就以为鬼怪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余阳波是能够控制住场面的。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何颐年对这趟南山之行真的是很无语。
  报喜不报忧,坚定的认为自己能够撑得下去的余阳波。
  天真,单纯没心眼儿的从修为。
  这些人,都不坏。
  就是余阳波这个人有些自以为是,他认为的事情,就觉得是对的。
  好吧,何颐年也知道,也是因为他一直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他抓住的一次机会,让余阳波给破坏了。
  南山市的事情,何颐年是气不起来,可是说不生气,折腾了好几天,他简直就是来南山市玩来了。
  若是不了解实情的人知道了,还以为他是消极怠工,在消极的反抗上面给他的这个任务呢!
  谁能明白,何颐年想揍那只鬼怪,那是想的手都发痒了。
  若不是余阳波那个人确实没坏心思,还是一个太能扛事的人,何颐年都想找他吵架去了。
  何颐年想着这事,就感觉很是无奈。
  那血煞厉鬼每天晚上破解封印一次,而余阳波和从修为还觉得,他们是能够对付得了那只鬼怪的,何颐年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想明白了这些,何颐年就知道,他必须得出手将血煞厉鬼消灭,根本就指望不了余阳波和从修为这两个人。
  他现在要面对的难题就是他如何能够在接近血煞厉鬼,再将厉鬼揍倒,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在他揍厉鬼的时候,余阳波可别再中途插手,再来个封印什么的,他们是欢呼了,他只想哭。
  尤其是那封印的效果,只有一天。
  何颐年想七想八,一下又把思维转回到了这次的大老鼠事件上。
  之前他是感受到了大老鼠身上的鬼气,然后他也捕捉到有大老鼠一口就将游戏设施的连接处咬断,让娱乐设施发生倒塌。
  那大老鼠的目的是要咬断那个游戏设施,将他们砸死。
  何颐年自然就想大老鼠与那血煞厉鬼联系了起来。
  当然,事实是怎样的,他并不知道,他也没有那个本事,依靠现在知道的这些事情,就能够把大老鼠出现的一切原因都给推断出来。
  何颐年觉得,也不用把事情想的那么多,这些大老鼠除了个头很大,口齿咬合力量很大,身上也有鬼气,自然要揪着这些家伙不放,然后尽量将大老鼠幕后的操控者揪出来。
  而另一边,如何对付血煞厉鬼,何颐年这次决定了,由他亲自盯着这只鬼怪,等到它再次突破封印出来,他就要出手。
  这一次,他不会再退让,也不会再给余阳波机会使用封印什么的,趁早把这厉鬼揍死为好。
  把眼前遇到的事情想的差不多了,何颐年就给余阳波打了电话。
  何颐年将游乐园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着重提到那些大老鼠,个头巨大,看着就不正常,而且他从那些大佬鼠的身上感受到了鬼气,那些大老鼠是不能放任不管的,不然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好,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余阳波沉稳的说道。
  何颐年真的恨不得直接就跟余阳波明说,大老鼠的事情你们处理,血煞厉鬼交给他就行了。
  可惜他不能说,因为现在他还没有让余阳波和从修为知道他的实力如何,这些人也是不会相信他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