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缘起缘灭
    听闻祖师的话,童子悻悻的让开路,道缘一声欢呼,扶着道义向屋子内走去。
  
      屋子内,祖师端坐在软塌上,手中持着量天尺,双目内露出一抹沉思之光。
  
      “祖师,弟子有礼了!”道缘扶着道义跪倒在地。
  
      瞧着道义面色火红,周身不断泛起的绿光,不由得眉头一皱:“德不配位,却是麻烦!你本来命中并无此机缘,但你却偏偏夺了别人的机缘,如今消受不起,反噬才刚刚开始。”
  
      “弟子知错,还望老师发发慈悲,救弟子一次!”道义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道。
  
      “师傅!”道缘娇声呼唤一句,然后上前抱住祖师手臂:“四师兄都这般可怜,你就别训他了,相助他一臂之力,助他彻底解决隐患好不好嘛。”
  
      瞧着凄凄惨惨的道义,祖师闻言摸摸胡须:“一切皆是因果循环,天道最是公正,你有今日劫数,却是你自找的。”
  
      “老师……”道义只是跪倒在地,不断啜涕,泪流满面。
  
      瞧见道义凄惨的样子,想到对方家破人亡,祖师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你体内的乃是先天灵根大椿树枝桠,其内蕴含着先天灵根大椿树的意志。为师可以将你体内的大椿树意志炼去,但却要凭白与大椿树结下因果,日后这果报落在我头上。”
  
      “师傅,你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是也不是!”道缘眼眶含泪,声音里满是娇憨。
  
      祖师闻言伸出手,拍了拍道缘脑袋,然后略做沉思道:“我虽然不能与大椿树结下因果,但却可以指点你几条明路,或许有化解劫数的办法。”
  
      “还望祖师赐下化解劫数的办法,弟子铭感五内,永生不敢忘却今日大恩!”道义额头触地,声音里满是诚挚。
  
      当然充满了诚挚,人都要死了,此时有救命稻草飘来,当然是发自内心的欢喜、感激。
  
      “师傅,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道缘连忙摇晃着祖师手臂道。
  
      祖师闻言摸摸胡须:“最简单的办法,便是你寻到大椿树本体,然后跪求大椿树,若能求得大椿树开恩,收回意志赐下枝桠,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大椿树飘摇无定,在大荒中并无固定位置,不断到处游走,想要找寻起来难如登天!这办法不好,不待师兄找到大椿树枝桠,只怕是已经灰飞烟灭了!师傅还是换个法子吧!”道缘听了连连摇头。
  
      “第二,便是请太一尊神出手,以太阳神火的力量,将那大椿树枝桠内的意志化去!”祖师摸了摸胡须:“或者是求神帝也行。”
  
      “太一高居太阳星,神帝居于不周山,皆非我等凡夫俗子能触及,这办法怕也不现实!”道缘连连摇头:“不好!不好!师尊还是再换个法子吧。”
  
      祖师闻言摸摸胡须,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光:“这第三个法子,我却是不能说,说了必然会有大因果。此事皆因大椿树枝桠而起,缘起缘灭皆有因由。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此事根由还要落在道果的身上,你们或许前往道果哪里,可以想到脱劫而出的办法。”
  
      “道果师弟有办法?”道缘闻言面露喜色。
  
      反倒是下方道义,刹那间面色惨白,眼中最后一点希望之光消失。
  
      祖师闻言不再言语,道缘松开祖师,上前扶起道义,然后转身对着祖师千恩万谢:“多谢师父!多谢师父指点!”
  
      然后扶起道义,走出了门外。
  
      “祖师!”童儿略带不满的嘟囔着走入后堂,瞧见远去的二人,露出一抹不满:“道义此人攻于心计,道缘那么善良,他也忍心欺骗,如此忘恩负义之辈,救他作甚?反而平白给道果惹麻烦,叫道果难做。道缘若去求他,他应还是不应?应了,自己心中难受,不应必然惹得道缘不喜,甚至于就此反目成仇,老祖此举却是一步糊涂棋。”
  
      “道缘与道果本来没有机会在一起,与其叫其越陷越深,倒不如趁此机会做一了断!他未来注定要走很远,岂能耽搁在儿女情长的身上?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皆为虚妄也!唯有大道才是真!”祖师抚摸着胡须:“你去请道果过来叙话。”
  
      童儿闻言心中不满,气呼呼的走出大堂,化作流光来到杨三阳打坐修炼的山谷,瞧着正在修炼的杨三阳,便低声呼喝:“道果小子,你的麻烦事来了,速速与我去见祖师。”
  
      “原来是师兄,祖师怎么这么晚了还来召见我?”杨三阳眼中流光闪烁,露出一抹诧异,心中念动起了一卦,随即变色一变:“倒真是个大麻烦。”
  
      “师兄莫要多说,我随你去见祖师便是!”说完话杨三阳卷起遁光,刹那间走远。
  
      “这小子倒机灵,有些真本事,竟然晓得有麻烦登门!”瞧见远处朦胧中走来的两道人影,童儿挠了挠下巴,然后趁机隐去身形,整个人消失不见了踪迹。
  
      二人走后不久,便听黑暗中传来一道呼唤:“道果师弟!道果师弟!道果师弟何在?”
  
      祖师后院
  
      杨三阳走入庭院,对着祖师恭敬一礼,然后端坐在祖师对面:“不知祖师召唤弟子来此,有何吩咐?”
  
      “缘起缘灭,你还看不穿吗?”祖师睁开眼,抚摸着手中量天尺:“你与道缘是不可能的,倒不如早早做个了断才好。这样对你好,对道缘也好,免得日后在起劫数,令你与道缘一道坠入劫数,即害了她,也害了你。”
  
      “弟子虽然善于摩弄天机,但却相信事在人为,其实弟子是不太信命的!”杨三阳摇了摇头:“弟子尚未作过努力,怎么会就这般轻易罢手?”
  
      “却是倔强的人!你若不听我言,日后天机变换再起劫数,到那时悔之晚矣!”祖师抚摸着量天尺,只见量天尺气机迸射,颠倒了时空,迷离了万象,遮蔽了天机:“道缘原本只是道缘,但自从你降世之后,她便是为你而生,引你入道便是她的使命。你若能就此放手,落得善缘,然后其可善终,证就无上金仙。你若继续纠缠,只怕道缘陨落之期不远矣。”
  
      “那磐石神朝为何忽然间有两座先天大阵现世?这便是天数变换,因果反噬!道缘与道义已经成了定数,你不断影响天机,改变二人命数,日后越加不可预测,你还需仔细慎重考虑。你这般做,即是为她好,也是为你自己好!”祖师叹息一声:“道义夺了你的机缘,因果反噬之下,磐石神朝失了先天灵宝杏黄旗不说,反而差点灭族,自大荒中抹去。如今道缘也牵扯了进来,在发生因果反噬,只怕道缘也会牵连进去。”
  
      “有那么严重?”杨三阳眉头一皱。
  
      “有!”祖师面色慎重道:“缘起缘灭,皆在你一念之间。不如就此罢手,了却了你与道义的因果。”
  
      “你有办法化解道义体内大椿树枝桠内的意志,是不是?”祖师笑看着杨三阳。
  
      “道义与我是敌非友,我又如何会为其化解因果?平白与大椿树结下因果?”杨三阳摇摇头:“祖师倒是可以出手的……。”
  
      “不同,我若出手,便是恶果,日后那大椿树必然会得了机缘,因果反噬于我。你若出手,那便是善缘,与大椿树结下因果,可以借机推演大椿树本尊所在,日后得一先天灵根!”祖师笑眯眯的道:“你修为太低,却又福源深厚,因果牵扯至下,只会化做你的福报。我却不然,我若是出手,只会成全了那大椿树,削了自己的福运。”
  
      杨三阳闻言不为所动,盘坐在祖师对面,想的有些头疼。他虽然可以摩弄天机,但却没有祖师看得透彻。
  
      “况且,你在道义体内大椿树枝桠上做了手脚,若非你,道义又岂会落得今日这般地步?给了那大椿树枝桠觉醒的机会?”祖师抚摸着胡须。
  
      杨三阳默然不语,过了会才道:“一报还一报,他夺我机缘,我没杀他便已经算是开恩,不过是做了一些手脚而已,只能算收一些利息。”
  
      听闻此言,祖师苦笑:“当然,为师的话,只能当做参考,未来如何走向,还要靠你自己决定。”
  
      “我当然是巴不得那道义反噬,就此气绝而亡才好!”杨三阳翻翻白眼,低下了头。
  
      “若坐视道义死亡,只怕道缘那关,你过不去!”祖师笑着道。
  
      “还不是祖师给我找麻烦!”杨三阳苦笑着道:“却是令人头疼。”
  
      “我只不过逼你早作断绝罢了,此乃有益之事!”祖师闭上眼睛:“你且退下吧。”
  
      杨三阳闻言对着祖师拜了拜,然后走出屋子,却见庭院中的童儿抱起双臂,看着天空中的明月。
  
      听闻脚步声,连忙转过身,眼巴巴的道:“怎么样?你打算如何做?”
  
      “不知!当然是躲着,拖着。拖到那道义气绝而亡,到时候道缘也怪不得我!”杨三阳叹息道。。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