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四季风雪 > 第154章 亲兄弟

  三个人谈笑风生。
  王九龄忽然把话题一转:“我把兄弟们犒劳好了,兄弟也能帮助我发财,咱们有钱一起花嘛。”
  秋生心里明白,王九龄这是在要工程了,所谓无利不起早,不为了身后那点利益,谁这般费力周旋呢。
  秋生给王九龄加了块蛇肉:“来吧,老兄,也只有你能收拾得了这种又毒又冷血的东西,慢慢品味,别吃的太急。”
  王九龄会心一笑:“老弟净拿我取笑,你的意思是我比这蛇还毒还冷吧?”
  秋生哈哈大笑:“瞧你!心虚了吧,俗话说无毒不丈夫,狠一点儿有什么不好呢?钱赚到手里才是最实惠的,你别着急,有点儿耐心。”
  秋生说着往王九龄身边靠了靠,声音也压低了许多:“市政府迁移的方案已经初步敲定,只等相关政策妥当后就执行了。”
  王九龄惊喜的眼珠快掉出来了:“当真?不会是骗我开心的吧?”
  秋生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可没有功夫哄你开心,市委常委会议上已经讨论了三次,市人大的众多代表也投了赞成票,只等时机成熟了就动工。”
  王九龄笑逐颜开:“市政府一迁移,塔西市的建设蓝图便拉开了序幕,向西、向南、向东便可以大力进军了。”
  秋生肯定地说:“正是!这次我若当上副市长,先将市政府西迁,下一步将两个区政府分别向南向东迁移,到时候地产楼房多得你盖不过来。”
  王九龄已是激动不已,他把杯子一举:“张老弟当副市长那是众望所归,一定能成功,为了这个愿望我王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秋生把酒一饮而尽:“我还有另一个好消息没告诉你呢。”
  王九龄痴痴的笑:“原来老弟是带着惊喜来的,想必是又有好买卖了吧?”
  秋生骂了他一句,“你个老奸巨猾,就属你精,猜对了,体育场那块地下来了,很快就能够动工了,那可是市区里一块黄金地皮啊,钱不会少挣的。”
  王九龄谄笑:“我挣了钱自然少不了兄弟的。”
  吃过午饭,下午在会所里又是一通花样玩耍,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方才尽兴。
  秋生回到家里,依旧神清气爽,打了胜仗的惊喜还没有散去,这种喜悦他没有办法与朱健分享,王九龄就成了他最信任的心腹。
  工作上的事,能够与他倾诉;
  官场上的烦恼,王九龄能够为他排除;
  生活娱乐休闲,王九龄能奇思妙想带着他玩乐。
  真像王九龄说,他们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了,在某种程度上是朱健所给予不了的。
  秋生借着酒后的兴奋,又启了瓶红酒,独自来到书房,看着案上的纸笔,墨迹已干。
  秋生不想碰它们,他已经好久没有写字了,更不喜欢在这夜晚的时候写,那样会让他觉得写出来的字没有生气,字的颜色也是暗黑的一片,没有光泽。
  秋生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翻阅,其实是读不进去的,秋生难以静下心来,他只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兴奋的神经舒缓下来。
  随意的翻了几页,眼睛便停留在书页面上不动了,思维早已经飞出了躯壳,遨游在塔西市未来的规划建设中。
  眼前全是一座座雄伟挺拔的高楼,横跨东西两个区的高架桥霓虹闪烁,车水马龙,人们安居乐业,社会稳定祥和,人间一片昌盛。
  门“吱”的一声响动,把秋声从遥远的思绪中拖了回来,秋生看见朱健已立在门口。
  “还不睡吗?快一点多了。”
  朱健其实也没有睡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秋生回来后从一进门起,他的一举一动朱健都知道。
  秋生的内心朱健其实也清楚,她明白秋生对于副市长之职非常渴望,可她也知道,父亲是一个清正廉洁的人,她不想让父亲为了她而为难、失职、丢了做事的原则,在子女就业升迁的事上,朱开复向来不重视,不寻思。为此大哥二哥很有意见,大嫂二嫂也颇有微词,二哥现在还扔在一个贫困县里,任的还只是个副县长,怎么好意思再开口为秋生来求副市长的职位呢。
  朱健为难,只能做秋生的工作,但面对秋生,心里也难免有些愧疚,不能为丈夫分忧解难,枉为一个贤妻,好在秋生理解,也没有过多的奢求,要不然朱健真不知该怎么办,她是真的不能去求父亲,事实上求了也没用,朱开复不会为了她徇私枉法。
  朱健也感到奇怪,钱正大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了事,这可是提拔任用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接受调查那不就是等于仕途无望嘛。
  想想钱正大的那些话,似乎是指向秋生,可朱健没有明显的证据能把这件事与秋生联系起来,到什么时候她都是相信秋生的。
  结婚四年,朱健秋生一直没有要孩子,两个人平日工作太忙,秋生又是一心想干大事的人。开始时朱健想先过几年二人世界的生活,可现在朱健突然想要个孩子,秋生每天每天都那么忙,每晚都回来那么晚,很少在家里吃午饭和晚饭。有个孩子陪伴可以不寂寞,使她不必再独自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有个孩子在屋里跑来跑去那才叫家。
  秋生的兴奋已经平缓了很多,他平静的收起书,随着朱健来到了卧室。
  无语。他不知道该与朱健说些什么。计划吗?工作吗?升职吗?这些统统都不是朱健所感兴趣的。而除了这些,此时的秋生还真不知道有什么能够让他提起兴致,在深夜的卧室里讲述。
  闭目。睡觉。
  朱健的身体却突然靠了过来,一双手轻轻地抚摸着秋生的胸膛,“我们要一个孩子吧。”黑暗中传来了朱健近乎于乞求的声音。
  秋生却忽然觉得莫名的紧张,“你怎么忽然想到要孩子了?我们每天这么忙,哪有时间养育孩子?”
  朱健异常温柔,“别担心,到时你忙你的事业,我休假在家带孩子。”
  谈到休假,秋生忽然想起来问朱健:“你们的新局长上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