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开挂的后半生 > 第49章 晚宴
两人回来的车上,程友军开口问道:“小柳,你心里是不是有很多疑问呢?”
  
  柳不凡回道:“程总,确实有一些不解之处。”
  
  “哦,那你先说说,你知道了些什么?”程友军问道。
  
  柳不凡虽然在整个过程中没说过几句话,但是他在仔细地聆听和分析,并且听出来了一些信息,回答道:“一是郑总的父亲应该和您有一定的渊源;二是郑总和您的关系相处很融洽;三是云彤公司的实际掌舵人是郑总;四是郑总还没有结婚;五是云彤公司新开发的‘锦绣华城’项目即将落定,您这边想要参与,但需要郑总的帮助。”
  
  “嗯嗯,很不错,你通过刚才我们之间简短的谈话,就总结出了几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看来我选择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来对接是正确的。”程友军赞叹道。
  
  “谢谢程总的器重和栽培,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公司拿下这个项目。”柳不凡坚定的说。
  
  “好,我相信你,今天晚上你再加把劲,最好能把这项目就定下来。”程友军说道。
  
  “我听程总的安排。”柳不凡说。
  
  “你心中的疑问呢,以后慢慢都会解答,你现在了解的信息,足够你对接这个项目了,还有你和她打交道的时候要注意随机应变,千万不要触碰了她的禁忌。”程友军说道。
  
  “我知道了,程总。”柳不凡回道。
  
  “我们先回去吧,等下办公室会把晚宴的地点发给你,你替我去给她接风,我就不过去了。”程友军淡淡的说道。
  
  “我去?程总这合适吗?”柳不凡担忧的问。
  
  “你们都是年轻人,有什么不合适呢,你们应该更有共同语言的嘛。”程友军安慰道。
  
  “既然程总交代了,那我就坚决执行。”柳不凡不想拒绝程总的命令,就答应了。
  
  回到公司后,柳不凡从办公室借来了公司和云彤公司,所有来往合作项目的资料和文件,将他们立马翻阅起来。然后,又去网上寻找有关云彤公司的资料,只要是和云彤公司相关的资料他都不放过,都要记录下来。
  
  晚上7点,柳不凡按照办公室给的信息,来到为郑绮彤接风的高级酒店,柳不凡先到包间里面点好菜,等候郑绮彤的到来。
  
  不久,郑绮彤开门进了包房,她看见只有柳不凡一个人,便问道:“柳经理,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你们程总呢?”
  
  柳不凡回到:“郑总,你好,程总今天晚上家里有点急事,来不了了,他让我向你赔礼道歉,希望你能见谅,今晚就由我来为你接风!”
  
  “好吧,既然程叔家里有事,那就我们吃吧。”郑绮彤说道。
  
  “感谢郑总的理解,程总虽然来不了,但是特意交代我要把你招待好,他和我说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我都点了,过一会儿就上来。”柳不凡说道。
  
  “程叔还是那样细心呢,我真的都快要不好意思了。”郑绮彤说。
  
  “郑总,你客气了,你来这边做吧。”柳不凡把郑绮彤引到主客位上坐。
  
  郑绮彤按照柳不凡的意思坐过去,然后脱下了外套,露出一套修身的黑色连衣裙,非常的有女人味。
  
  柳不凡只是看了一眼,也不敢多打量她,然后说道:“郑总,你这么年轻漂亮,还能管理好这么一家大公司,太了不起了,真是才貌双全,巾帼不让须眉呀,让我十分的佩服呢。”
  
  郑绮彤一听这话,脸上笑了起来,说:“柳经理可真会夸人呢,不过,我喜欢,我就要把这家公司做大做好,就是要让那些对我们女人有偏见的人看看,男人能做到的,我们女人也能做得到。”
  
  “郑总说的是呢,我们伟大的主席就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现在社会也都在提倡男女平等,只要有能力,不分性别,就应该能者上,次着下,我也非常尊重女性,特别是敬重你这种有能力的女士。”柳不凡诚恳的说。
  
  “柳经理的觉悟就很高嘛,这比现在很多男性都更懂理,我就很讨厌大男子主义,动不动要女人这样那样,要求女人只能在家相夫教子,男人就可以在外面打拼事业。然后,等到女人年老色衰的时候,男人就在外面沾花惹草,还抱怨女人没有能力,全靠男人养活,女人就成了被抛弃的对象,这太不公平了。”郑绮彤有些激动的说。
  
  柳不凡也很尴尬,虽然郑绮彤不是在针对他,但是他也是男人中的一员,这样说来他也成了被控诉的对象,柳不凡就只是苦笑了一下。
  
  郑绮彤看到柳不凡的表情,就补充了一句:“我相信,柳经理肯定不会是那种人了。”
  
  “多谢郑总的肯定,这个男女关系问题,我其实是有一些个人的小看法的。”柳不凡说。
  
  “哦,那你说说看”
  
  “郑总,前面你说得也非常对,不过,我个人是这样看的,我认为这个社会不能把男人和女人用一个角色来定性,男人可以外出赚钱养家,男人也能留守顾家;女人既能打拼事业,亦能居家持业。家庭的和睦幸福离不开夫妻的共同努力,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角色分工,不能以职业或者金钱来衡量这份努力,男女都要相互感恩和理解,相互扶持,还有信任,这样才能打造一个完整、幸福、和睦的家。”柳不凡气势满满的说道。。
  
  郑绮彤听完柳不凡的分析有些沉默了,她没有听过这样的话,在她见过的男人里,没有人能做到像他这样理解女人,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是真的令她很意外。
  
  柳不凡见郑绮彤没说话了,就也没有再说了,这时,桌上的菜也都上齐了,柳不凡说道:“郑总,菜都上齐了,我们先吃菜吧。”
  
  郑绮彤就先吃起菜来,柳不凡又给郑绮彤和自己的杯子里倒满酒,说:“郑总,你是我见过的,有才华的女性当中最漂亮的,漂亮的女性当中最有才华的,我真的很敬佩你,我敬你一个。”
  
  郑绮彤被柳不凡这话说得心里乐开了花,笑着说:“这个,小柳,你是真会说话呀,姐喜欢听你说话,以后就不要叫我郑总了,太见外了,你就叫我姐,有什么事情姐帮你兜着,来,走一个。”
  
  “好的呢,姐,我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话,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一直都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经常得罪人,今天碰到姐,你不嫌弃我,我感觉碰到亲人了一样,我太开心了,我喝三杯意思意思。”柳不凡有些激动地说。
  
  “心直口快怎么了,告诉你,姐也是这样的人,我最不喜欢那些弄虚作假的人,你这个性子,姐喜欢,姐陪你喝。”郑绮彤豪迈的说。
  
  “有姐这句话,我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千里马遇上伯乐了,我太知足了。”柳不凡感动的说。
  
  “弟,虽然以前我们没见过,但是从刚才的谈话,我感觉你和姐是同一路人,姐就再敬你三个。”郑绮彤真诚的说。
  
  “姐,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姐,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也敬你三杯,感谢我们的相逢。”柳不凡激动的说。
  
  “弟,你什么也别说了,姐都理解,我也是一样的感受,来,姐陪你。”郑绮彤也很激动的说。
  
  两人就这样,情绪高涨,你一杯,我一杯的接连下肚,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柳不凡先支撑不住了,倒在了酒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