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昆虫时代 > 第三十二章 出现
    就在杨明等人在远方的绝望平原上准备着前往耶尔城的事时,在起源之城中,微生纳落正在与雷吉公爵交谈着什么。
  
      “雷吉,你这大病初愈,就不要先来工作了。”
  
      看着眼前那脸色仍有些苍白的雷吉公爵,微生纳落也是关心的说道。
  
      但是,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雷吉公爵不由摇摇头。
  
      “这段时间我的工作已经积攒了不少旧事,如果再放下去,我就可以退休了,所以你不用劝我了,对于自己的身体,我还是知道的。”
  
      听到自己这位老朋友这样说,微生纳落也是叹了口气,无奈的扶着额头道。
  
      “你和杨明一样,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拼,到时候身体垮了,那想挽回也来不及了。”
  
      “别说我和杨明了,你也不是一样的么?纳落,要我说,你也该退休了,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呆着,你也很累吧。”
  
      看了一眼微生纳落身上这巨大的铠甲,雷吉公爵也是劝道。
  
      “雷吉,你小子这话可是开玩笑了,袁老现在刚倒下,如果我也退下了,那帝国还能拿什么来抗衡奥卡维思?”
  
      “可是,纳落,以袁老的实力都死在了奥卡维思手下,老朋友,我怕你也步了袁老的后尘啊。”
  
      说出这话后,雷吉公爵也是有些担忧的看向了微生纳落,在微生纳落的脸上,时间,已经留下了十分明显的痕迹。
  
      斑白的两鬓,已经有了丝丝银丝的头发,这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位曾经是帝国擎柱的强者,如今已经慢慢的走下了神坛。
  
      “纳落,我并不是开玩笑的,你的位置应该由年轻人来取代了,退下来吧,每天来我家喝喝茶,这种生活难到不好吗?”
  
      看到雷吉公爵一脸郑重的样子,微生纳落也是一愣,微生纳落不明白,雷吉公爵今天为什么会这么说。
  
      “雷吉,你这是怎么了?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不是我今天怪,自从我被从生死边缘被救回来后,我便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情,我们是不是该退下来了,等我这次将积攒下的工作解决后,我便会向陛下提出这个申请,这么些年,我也该陪陪奥莉薇了。”
  
      说到这里,雷吉公爵也是有些感叹。
  
      “这是好事啊,你和我又不一样,奥莉薇可能早就想让你这个父亲回家了吧,但是你应该明白的,我现在是不可能退下的,在奥卡维思没有被抓获之前,我都不可能退下来的。”
  
      说到这里,微生纳落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坚决,看到微生纳落这种表情,雷吉的眼中也有些复杂。
  
      “真的要死磕下去吗?纳落,奥卡维思连袁老都能杀死,你难到觉的自己会比袁老强吗?”
  
      听到这话,只见微生纳落也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纵使这样,我也不能退下啊,如果我都认输了,那谁还能来抗击奥卡维思呢?雷吉,我和你不一样,你退休了,可以让其它优秀的人来任职,但是我退下了,有谁能有担任起我的职务的实力的人呢?”
  
      听闻此言,雷吉公爵再一次沉默了,许久,雷吉公爵才叹了口气道。
  
      “既然如此,老朋友,一定要小心啊。”
  
      “哈哈,雷吉,你这也太多愁善感了,放心吧,这里是皇宫,奥卡维思不可能那么容易进来的。”
  
      “希望如此吧。”
  
      夜晚,在被微生纳落送出皇宫后,雷吉公爵也是回头望向了那因为日落而渐渐暗下的皇宫,轻轻的摇了摇头。
  
      “大人,我们去哪里?”
  
      在雷吉公爵身后,一队由皇宫专门负责接送贵族的卫队的队伍也是恭敬的向着雷吉公爵道。
  
      “送我回家吧。”
  
      “遵命。”
  
      另一边,在微生纳落将雷吉公爵送出皇宫后,微生纳落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不,应该是说藏宝库中。
  
      即便是袁老死去,微生纳落也没有放弃镇守这里,在微生纳落看来,奥卡维思迟早有一天还会回来这里的。
  
      从书架上轻轻拿起一本书,如今的微生纳落已经将这藏宝库的上面改造成了自己房间,摆明了就是一个架势,要与奥卡维思死磕到底。
  
      当微生纳落拿起书时,突然,微生纳落的手停住了,在微生纳落的眼前,一名头戴鸟嘴面具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微生纳落的身后。
  
      “奥卡维思,你终于来了。”
  
      看到自己所等待的正主终于出现,微生纳落也是笑了,自己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终结这个人吗?
  
      伸出手将背后的大剑取下,微生纳落转身看向了奥卡维思。
  
      “今天雷吉还在和我说退休的事情,现在看来,老天也确实想让我退休了。”
  
      碰!
  
      将大剑放在地上,那足有两米的巨剑,几乎光靠重量便将地板砸出了一条细微的裂缝。
  
      “我也没有想到,在袁老死后,你竟然还一直守护在这里,纳落,我承认,我小看了你的耐心。”
  
      听到对方的话,微生纳落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以纳落这两个称呼自己,这听上去不是敌人会对自己的称呼。
  
      “奥卡维思,你今天来这里,想来已经有十足的握了吧,可否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看着奥卡维思,微生纳落单手将自己的大剑平举起,甚至没有一丝的颤抖。
  
      “你的力量还是如此强大啊,纳落,如果你能听从今天白天雷吉的建议,那我不会杀你,但是今晚,抱歉了,和袁老那晚一样,我只能取下你的头颅,来完成我的大业。”
  
      “呵呵,能将袁老杀死,我还真想看看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
  
      回想着袁老身后的巨大伤痕,微生纳落的表情也是渐渐凝重下来。
  
      “对于你,我不想用出对付袁老的手段,但是纳落,信任,便是你最大的缺陷,纳落,你太容易信任他人了,这将会是你最大的致命点。”
  
      说完这话,只见奥卡维思缓缓移开身体,露出了身后的人,当看到这个苦笑着走出的人时,微生纳落的瞳孔不由紧紧缩起,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微生纳落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奥卡维思身后,竟然会看到这个人。
  
      “卡斯普恩,你为什么会和奥卡维思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