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造士 > 第十五章 3

  “李校长,我话还没说完呢。”
  “哦?”
  “刚才我只是从课堂教学的角度谈了课堂教学改革,事实上,学校教育作为一个整体,所有方面是互相关联,不能割裂的。”
  “对呀!”李祺笑了笑,说,“你看,课堂教学上沉疴已久,听你开出的方子,竟忘了你先就有话。你说吧。一总全听完了,只要是对学校发展,对学生发展有益的事咱们都全力去做。”
  “那我可斗胆说了。”
  “你尽管说。说错了又如何?”
  “好!我就放开说了。我们做教育的都知道,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这个‘人’字,看似简单,不好写,一撇一捺间是要立起来的。”
  “拿什么立?德!正所谓立德树人。教育的根就在这儿了。”
  “这个德字不简单。我们通常愿意把德理解为道德、品德。似乎是说多了,顺嘴一秃噜,就说出来了,岂不知‘道德’二字,博大精深,单提老子,便有《道德经》,其中一‘道’一‘德’,岂是顺嘴一秃噜就能过去?”
  “你们学文的人喜欢咬文嚼字,我现在也慢慢体会到了,中国文字不细嚼慢咽,确实容易滑过很多东西。就说这道德二字,平常人挂在嘴上,要么显得多么高大尚,要么显得多么无所谓,慢慢咀嚼,才发现其中的东西,不是三天两天甚至三年两年能弄明白的。我读《道德经》每次读完前两章就放下了。”
  李祺是学数学的,说起文字,竟有些惭愧似的。
  “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似乎提到思品教育就有人头痛,有人反感。其实这是把道德虚无化、肤浅化、教条化的教育产物。以为道德二字仅是一种说教,并无真实内涵,挂在嘴上说说而已,不能真心诚信,却不知道德的深层涵义及其巨大的物质与精神能量。”
  “这方面我只能听你的了。”李祺谦虚道,“我虽然搞过政工,说起来惭愧,到现在也没有入门。正想听听你在这方面的见解。”
  “那就先从道家说起。”
  辛怀玉每次说道学问方面的事情就变得十分兴奋,像换了个人似的,自信也有了,眼睛也亮了,话也多了。
  “老子曰:‘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万物非道不能生,非德不能成。天地人万物之所以能生存发展,皆是源于道德的养育。德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而确实存在的高能量物质。可以说‘德’字决定着人的一切,决定着社会运行与发展的质量。”
  “你说的这个‘德’,好像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德’吧?我们通常意义上讲‘德’,总是要与德性、德行、品行连在一起。”
  “李校长,您说的这些是德的具化。凡事总要追根溯源,才能找到本真。再从本真出发,任何生衍,就会变得脉络清楚了。”
  “对,是这样。我还是老老实实听你把它们说完吧,不然,会闹笑话的。”
  “‘德’在商朝甲骨文中本意是耕种使种子发芽养育生命的意思。《庄子》中说:‘化生万物之谓德。’把万物创生化育出来,就是‘德’。《道德经》第十章:‘生之畜之。生而不有,长而不宰,是谓玄德。’创生之畜养之。创生而不占有,生长而不主宰,此为玄深之德。《道德经》五十一章:‘道生之而德畜之。’‘道’创生万物,‘德’畜养万物。‘德’,不仅是一种有益于畜养生命的秩序,也是一种畜养生命秩序的能量。‘德’,概言之,就是以生命为中心,发育和养育生命。”
  “所以说,‘修德’就是‘修生’,就是‘爱生’,就是《道德经》中所讲的‘贵生’。这是对生命的敬畏与敬重。”
  “原来这就是老子讲的‘贵生’,我却不知它竟来源于‘修德’。”
  李祺恍然道。显然,李祺琢磨过《道德经》。
  “是啊!德是以生命为中心,是生命的发育和养育。但修德不单是个人的事。我们古人眼界胸怀宽广得很,总的来说,他们都是胸怀天下之人。”
  “而且古人很懂得顺从自然的秩序,无论是道家还是儒家,凡事先从自己开始。这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古人最讲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推己及人。一切的修行先从自己开始。所以老子讲‘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就是说,以自己的身体生命来观察理解别人的身体生命,以自己家去观察理解别人的家,以自己乡去观察理解别人的乡,以自己邦国去观察理解别人的邦国,以自己的天下去观察理解别人的天下。老子的这个‘修德’走了一条‘身-家-乡-邦-天下’的路,这叫由己及人,由近及远,由小及大。这叫什么?这叫‘共情’。孟子也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见我们的古人很懂得‘共情’的道理。这个共同的情感首先就要从敬畏和敬重生命开始,既要敬畏和敬重自己的生命,也要敬畏和敬重别人的生命。由此生发开来,构建起的情感教育才是有根有脉有源有泉的情感教育。”
  “你等等,你不是讲德嘛,怎么又跑到情感教育上了?”
  “德是生。生是情。德亦是情啊。”
  “哈!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德与情阐释得这么明白的。”
  “让李校长见笑了。我这也不是自己的思想,说来惭愧,算什么呢?转述?”
  “不管是不是你自己悟出来的,我倒是突然觉得这样讲德,德就不枯燥了,不仅不枯燥,反而亲切了许多。”
  “这是老子的德,到了儒家那里,德便具有了更多理性的色彩。”
  辛怀玉似乎在想接下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会儿,才似自言的说道:“应该是出发点不同吧。道家从人的生命养育出发,才有了更多的情感色彩,而儒家从格物出发,所以更多的带有理性色彩?”
  说完了,似乎也想通透了,抬起头,看着李祺,笑道:“格物嘛,研究事物运行的规律,自然理性色彩就重了些。”
  “道家向内寻找,儒家向外寻找,我这么理解对吗?”
  “我觉得不对,从上面引《道德经》的话看,道家向内其实是一种误解。还是我刚才的话,只是源头不同。道家是从生命出发,重心性,最后不也到了‘以天下观天下’的境地了吗?儒家从格物出发,一开始就抓住了自然,又从自然回到了自己,再从自己出发,达于天下。这叫殊途同归,异曲同工。”
  “这里有一个需要注意的东西,古人不像我们现代人,把自己与世界分开来得那么显著,古人重‘天人合一’,重‘和谐’,强调人是自然的有机体。”
  “这个话有道理,我们现在不是也强调天人合一,与自然和谐相处吗?”
  “可见,故纸堆里有洞天啊。”
  辛怀玉突然玩笑道。
  李祺跟着笑了起来。
  “儒家讲‘修德’,集中体现在《大学》和《中庸》里,所以朱熹定‘四书’,单把《大学》和《中庸》拿出来。”
  “《大学》开宗明义,‘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儒家修身修德还是四个字:‘推己及人’。可见中国古人修身修德全是先从自己做起。只不过道家是从人的生命本真出发,讲‘共情’;儒家从‘格物’出发,讲‘真知’。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一个从情感出发,一个从理性出发。殊途同归,共同到达德的最高境界。”
  “这个最高的德境就是人民的自由、富裕与安康。国家的兴旺与发达、民族的繁荣与昌盛。”
  “好!佩服!一个‘德’字,从你嘴里出来,不仅有了生命,有了情感,还有了真知,有了理想,更有了人民、国家、民族的梦想。”
  李祺听到这儿,不由发出赞叹。
  “不是这样,‘德‘又如何涵养生命?振兴民族?”
  “该回到当下了。”
  顺着这个话题,李祺提醒到。他知道,进了辛怀玉的领域,不知道要说到啥时候呢。
  “有了古代的这个根,再回到当下,论德育,只有一个原则: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所以,我们的德育工作就要紧紧抓住‘立德树人’四个字。立什么‘德’?立中华民族之德,立社会主义之德。树什么‘人’?树振兴民族之人,树建设社会主义之人。”
  “好!”李祺听得入道,拍案叫道,“我们就应该理直气壮、大张旗鼓树起‘立德树人’这四个字,把它作为德育工作的核心,大力宣传,落实到学校管理和建设的方方面面。”
  “立德树人不单是对学生,作为教师,也存在着立德树人的问题。”
  辛怀玉提醒道。
  “教师职业道德建设本来就是立德树人的应有之义。”
  李祺坚定的说。
  “我现在考虑,无论从教育整体的要求,还是从我们行将进行的课堂教学改革,教师这一块都是重中之重。这也是我最感头痛的。”
  “说来听听。”
  辛怀玉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和盘说了出来。辛怀玉先从教师的职业素养谈起。他说,教师的职业素养包含内容很多,其他的且不说,重点说说师德素养和专业素养。
  其实国家对教师职业道德有明确的规范,具体表述为六个方面:
  一、爱国守法;二、爱岗敬业;三、关爱学生;四、教书育人;五、为人师表;六、终身学习。
  这里面我想重点说说树立远大的职业道德思想和确定坚定的职业道德信念的问题。
  古代教师由于其特殊的社会地位,往往具有很高的职业理想和信念,并且多以自觉的意识追求至高的人生境界。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教育家孔子被人们称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是几千年来人们最崇敬的人物之一。
  另外,从古代老师的职业功能上看,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对老师的作用作了精辟阐述,他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之人,肩负的是什么?是社会发展、国家统治。
  所以,古代的教师,地位很高,天地君亲师,除去天地,教师排在第三位。从事这样职业的人,自然有其特殊的社会地位,自然有其特殊的职业理想和职业信念。他们大多能自觉的以圣人之心,修圣人之身,求圣人之德。
  这就是我们说的职业道德的自觉追求。
  有了这个做底蕴,职业规范才能真正落实。
  我常自醒的一句话:把教师职业当作自己一生的信仰。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如果把教师职业当作讨饭谋生的工具,变成争名夺利的行当,过度功利,还当什么老师?
  可惜,这种话说出来,不知要得罪多少人。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教师专业素养的问题。
  从提升智育水平的角度看,教师专业素养就显得尤为突出和重要了。
  我不是说教师专业知识不够,我认为是科学素养和科学精神不够。表现在缺少科学思维训练和科学哲学修养。不能清晰架构学科内在的科学逻辑。这样的专业素养,搞个满堂灌还行,真正把讲堂变成学堂,学生进入学习的自主、生成、探究时,怕就应付不过来了。而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一旦教师的专业素养跟不上,课堂教学改革很可能大打折扣,甚至失败。
  所以说教育改革也好,课堂教学改革也好,关键在教师。而教师的职业道德和教师的专业素养又是决定改革成败的关键。这点上,不可不深思熟虑啊。
  “顾虑是有,但我们不能因为有顾虑就裹足不前。该干的事还是要干的。”李祺宽慰道。“你再说说下一步学校如何开展德育工作。”
  “从班级建设入手,以四个要素为驱动,构建自主生成、自我建设、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班级管理体系。”
  “这个点抓得好。”李祺赞道。“不知道你提的四个要素是哪四个?”
  “一是爱国;二是修身;三是求真;四是知行合一。”
  “哦?详细说说。”
  “爱国是传统,是总的要求,也是根本。道家由自身到天下,儒家由修身到天下,一脉相承,都讲的是家国情怀。修身首先是用中国传统文化来涵养学生,做君子,不做小人。《大学》里讲得很明白了,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道德经》里讲‘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这些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修身立德树人的道路。今天讲建设社会主义,讲国家振兴,讲民族昌盛,里面都含着修身立德树人的追求。”
  “求真,包含着追求真理、坚持真理,还包括求真心,求真学问,求真本事。儒家讲格物致知,说的就是求真。前面我们讲了半天课堂教学改革,目的首先就是求真。我们谈到教师专业知识、科学思维、科学素养、科学哲学素养、科学精神,目的也是为了求真。求真太重要了。可我们目前的教育把求真片面化狭隘化到考试成绩,以为有成绩就求到真了。这太荒谬。求真是个大范畴,里面有大学问。”
  “王阳明最早提出‘知行合一’,讲什么呢,讲行动。这叫力行。怎么力行呢?所有知,要落在行上,所有行,要达于知。这叫知行统一。既不盲目拉车,埋头苦干,也不坐而论道,指手画脚。用真知真理去指导行动,在行动中发现发展真理,这就叫力行,这就叫知行合一。”
  “看来你对这个问题已经过了深思熟虑了。”李祺说。
  “我因为那年给撤了班主任,就下决心弄通班级管理的事。看了些书。后来从班级管理又往前走了走,就走到学校德育了。”辛怀玉不好意思道,“不过,终究是些理论的东西。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幸好有李校长的全力支持,今后可躬行了。”
  “好样的。赵建国没看错你。有你的这套构思,咱们学校一定会有大的改观。一定会有新的气象。”
  “李校长过奖了。单靠我一个辛怀玉是做不成事的。真要做,还要举全校之力,尽用人才,各施其力,才能有所见树。”
  “这个你放心。我老李在这件事上必全力以赴,鼎力支持。”
  李祺信心十足道。
  “有李校长这样的人,真是南海中学的幸事呀。”
  辛怀玉是发自内心的,李祺听了反觉得话大了。
  “不能这么说。学校是国家的学校,教育是教师的天职。正如你所说,我老李也当有以圣人之心,修圣人之身,求圣人之德呀!”
  说完哈哈大笑。
  辛怀玉也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