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云归 > 第四十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家大院此时已是一片愁云惨淡。
  
      李家的顶梁柱,带领李家走向繁华的李平山老爷子倒了。
  
      李家的半边天塌了。
  
      李家富贵枫叶镇数十载,根基也不算浅薄,在五十里外的虎牢关都有一定的门路,不然在这边关再怎么大摆生意经,也富裕不起来。
  
      但令李家人更忧心忡忡的是,李家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最值钱家底被人搜刮走了。
  
      聂红竹快意的看着这一切,虽说她很想立即就杀光李家的人,但她更愿意看到李家在苦难中挣扎,然后再一雪心中仇怨。
  
      聂红竹都想好好谢谢那位把李家整成这样的好人。
  
      宁白峰找到李家门口的时候,聂红竹正坐在李家大院的大门上,笑眯眯的看着李家人在哭嚎。
  
      宁白峰招手让聂红竹下来,站在李家大门前,平淡道:“你是想杀人泄愤还是想报仇,想清楚再回答我。”
  
      聂红竹有些疑惑。
  
      有区别么,杀掉他李家人即是报仇也是泄愤。
  
      聂红竹看着对面少年严肃的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
  
      聂红竹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报仇。”
  
      看来这聂红竹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
  
      宁白峰点头道:“那我告诉你一句实话,杀你父母的人虽说和李家有关系,但并不是李家的人,这个人你也认识,那就是张小鱼。”
  
      聂红竹立即脸色一变,看着宁白峰,嘲讽道:“你觉得你说的话我会信”
  
      宁白峰猜到她不会信,毕竟口说无凭,更何况是这种杀人父母的仇恨。
  
      “你可以进李家看看,到时候就明白。”
  
      宁白峰听着里面的哭喊声,淡然道:“我敢说你父母是张小鱼杀得自有我的道理,至于是怎么知道的,我不会说。但有一点,你在这里耽搁的越久,那张小鱼就会跑的越远。”
  
      聂红竹一声冷笑,转身冲进李家大院。
  
      宁白峰站在门口,丝毫不担心聂红竹立即就大开杀戒,毕竟先前透露出来的气势不止将土地公骗过,这聂红竹一样是被瞒过去。
  
      从她来到李家大院没有立即杀人,就说明她也是在担心宁白峰有什么手段,能阻止她动手。
  
      免得到时候仇没报成,画卷就被毁了,那她聂红竹就只是一场空。
  
      哭喊的李家大院里传来一阵鸡飞狗跳,惊骇欲绝的喊叫声,半柱香过后,聂红竹找到还站在大门前的宁白峰,一脸恨恨之色,却又有些不可思议。
  
      在对李家人的逼问下,李家确实没有找人杀她父母,反倒是早上张小鱼找到他李家,搜刮了一笔钱财,气晕了李家老爷子。醒来后的李平山也只剩半口气,告诉其他人,张小鱼来李家前肯定杀了什么人,说是给李家泄愤,十有就是聂红竹的父母。
  
      李家立即派人去查探,果不其然,死的正是聂红竹的父母。
  
      宁白峰看着聂红竹,“怎么说。”
  
      聂红竹神色复杂,说道:“你没说错,这些都是张小鱼做的。”
  
      宁白峰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我要告诉你几件事,听完后你再做决定。首先,你栖身
  
      的画卷是我花钱买来的,我不会就这么给你,这一点你心里要有数,第二是你父母的尸身急需安葬,没时间呆在这里,第三就是我有办法找到张小鱼,但是我有其他事要做,没时间慢慢找。”
  
      聂红竹听到最后一句话,双眼立即盯着宁白峰,身子都有些颤抖,急切道:“你真有办法找到张小鱼。”
  
      宁白峰点点头。
  
      聂红竹毫不犹豫道:“现在画卷在你手里,我想拿到手也不太可能,只要你能帮我安葬父母,找到张小鱼助我报仇,聂红竹甘愿为奴为婢。”
  
      得,这话都冒出来了,再说去就没意思了,嘴里说的好听,事实是个什么样子谁都说不准,有些话,听听就好,不必当真。
  
      那土地公陆钰说话不照样是好听的很,最后如何,说翻脸就准备翻脸。答应的好好的,不照样是想自私自利一把。
  
      宁白峰笑了笑,平淡道:“那就先找个地方安葬你父母,速度要快,再晚,我就没打算给你找张小鱼,你自己掂量。”
  
      聂红竹略微思索,说道:“镇子西边有条小河,边上的山丘里有我长辈的坟茔,就葬在那里,我先回家娶我爹娘的尸身,你帮我弄两幅棺木。”
  
      宁白峰摇摇头,道:“你直接带我去棺材铺,顺便雇人干活,其他不需要你操心,走吧,再不走等土地公反应过来,咱俩就都走不了了。”
  
      聂红竹虽然奇怪,但也没反驳,有先前的经历,这少年说话还是有些分量。
  
      事情定下,那就速度解决。
  
      待到这些琐事弄完,天已经黑了。
  
      其中还发生一些趣事,比如宁白峰从袖子里掏出用被子裹好的尸身,聂红竹看的目瞪口呆,面色变了几次才恢复如初。
  
      又比如棺材铺子的伙计将马车拉到安葬处,看到聂红竹瞬间就吓的瘫坐在地上,只因月前这女子死的很惨,棺木还是在这家铺子定的,见过这女子一面。这会儿骤然看到,除了是鬼,还能是什么,再说,这里成堆的坟丘。
  
      伙计转身就准备跑,宁白峰废了老大劲才解释清楚,让这两个伙计留下来。在钱财和恐惧的双重作用下,速度比平时快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宁白峰带着聂红竹回到镇子,寻着张小鱼留下的气息,一路寻找。虽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息越来越淡,但依旧是黑夜中的萤火,再小,也还是能看得见。
  
      追到镇子北边,萤火顺着大道一路向前,不再绕行。
  
      宁白峰暗自琢磨,不至于这么巧吧。
  
      不过想想昨晚的事,也就释然了,巧就巧吧,反正也是要北上。
  
      宁白峰顺着大道狂奔,寻着越来越亮的萤火向前追赶。本来宁白峰不想赶夜路,但聂红竹强烈要求赶上去,且这么久李家大院还没出事,土地迟早会反应过来,早走为妙,没法子,只得迈开腿。
  
      陆钰从金身里走出来,看着面前高大威猛底子极为厚实的金身,颇为满意的笑了笑。
  
      这枚通宝钱换的还算保本,没怎么亏。这不,将通宝钱融进金身,能明显的感觉到比以前厚重的多。
  
      说起通宝钱,陆钰想到什么,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是李家大门外。
  
      看着李家门头上的白色缎子,陆钰嘴角微微上扬。
  
      这姓宁的小子手脚挺利索啊。
  
      陆钰准备离开,隐隐间听到里面的哭声,眉头一皱,身形消失不见。
  
      枫叶镇北边十里处,陆钰铁青着脸看着夜里漆森森的官道树林,神色一阵变换,最后怒极而笑。
  
      “想不到我做了几百年土地,今日竟然被一毛头小子给玩弄了。”
  
      陆钰气的一跺脚,旁边几百丈内的枫叶林就像是割麦子一样,全都倒了下去。
  
      烤着篝火,哼着小曲,手里的酒坛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灌着,很是惬意。
  
      张小鱼有些醉醺醺,只因心中很是畅快,从李家发了一大笔财。从此衣食无忧那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那些折背钱,想起来都让他心里觉得火热。
  
      更让他火热的还是刘家那小娘皮的味道,从李家弄出那笔钱财,该买的买,兜兜转转回到那破旧的家里,也没打算收拾什么,就是看看,毕竟住了这么久,留个念想。
  
      恰巧看到斜对面刘家小娘子晒衣服,那身段实在是太过于诱人,平日里这小娘皮在自家门前走上走下,却只能看看,心里窝火很。想着反正也要离开这枫叶镇,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放肆一把。
  
      刘大郎啊刘大郎,下辈子不要找漂亮媳妇了。你们夫妻俩做了鬼也找不到我,老老实实死吧,爷我可是仙师,他日给你们超度一番,对得起你们了。
  
      本来打算一鼓作气过这虎牢关,从此天高任鸟飞,却没想还没到虎牢关二十里,大路上就设了路卡,谁都不让走。没奈何,走不了大道,那就只能走山路,只是可惜了这匹好马。上不了山,到时候也只能放掉,不过爷现在有钱,不差那两个子儿。
  
      做了点小事,这大宁是待不下去了,西边太乱,走龙江边动不动就你来我往,过江都麻烦,还是北边好,只要过了虎牢关,那么些小国,随便去哪都可以安身,就老子这仙师身份,到时候指不定还能弄个国师做做。
  
      想我张小鱼蹉跎三十余年,不过是把隔壁家院子里埋藏了好些年的老酒挖出来喝了,从此就跻身仙师,早知如此,就该早点挖出来,也就不用被人呼来喝去几十年。
  
      手里的酒坛滑倒在地上,没喝完的酒水浸湿地面,微微的鼾声输送着快意的气息。
  
      宁白峰谨慎的在树林里穿行,不时看看那如萤火般的气息,确认没有走冤枉路。
  
      旁边的聂红竹倒是轻松,脚不沾地,想飘着就飘着,不过那脸色就难看的很,不时看看宁白峰,想弄明白这少年是不是骗自己。
  
      但看到那少年认真的脸色和神情,不似作伪,也就打算先忍忍。不过若是想跟他说话,那就没什么心思。
  
      也没什么好聊的。
  
      宁白峰看着数十丈外骤然亮如明灯的气息,脚步立即一停。
  
      暗自出神的聂红竹也是感应到什么,瞬间抬头。
  
      转过几株枫树,暗淡的篝火堆前,张小鱼鼾声微微。
  
      睡得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