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神奇猫眼 > 第143章 偷盗餐馆

  晚上歇息,张猫眼怕李天晶两人的眼睛再受到伤害,自然不敢再把她俩安排进堂哥的房间,而是让她俩住进了大伯和伯母的房间。
  张猫眼自己则把李天晶俩人的玉佩借来,睡进了堂哥的房间——他要亲自体验一下这房间里强悍的能量场。
  床下有五块玉石,床上有五块玉佩,张猫眼准备在这“十合一”的超强“气场”中经受一次“淬炼”,如果自己也承受不了,再把大伯给他的那两块毛料石从床下搬走不迟。
  小心地把床下纸箱里的夜明珠拿出来,放到了枕头上侧与床板之间的缝隙处,张猫眼躺下来后,又把自己的两块天眼玉佩分别放在了枕头的左右两侧,把李天晶的玉佩放在了额头的“印堂”处,然后把金绿玉佩与柳幺晶的玉佩分别盖在了左右眼皮上。
  很快,张猫眼便感到了温热的气息——这气息不是一丝丝的,也不是一股股的,而是如翻涌着、澎湃着的温泉之水将他包围着,汹涌地钻入他的眼中,涌入他的大脑,奔向他的全身,他开始眼睛燥热、大脑燥热、浑身燥热起来。
  渐渐地,燥热变成了炙热,炙热变成了炙胀。
  两眼炙胀的感觉越来越强,他感到眼部就是一个入口,身体就是一个容器,越来越多炙热的能量源源不断地充压进来,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充爆一般。
  他开始感到了眼睛的刺痛、眼球的颤动、浑身的颤栗!
  很快,眼睛刺痛的感觉扩大到头部,然后向下传导到全身,随着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栗,张猫眼脑子一阵晕眩,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
  直到天快亮了,张猫眼才在昏睡中醒了过来,直感到浑身酸胀,骨头软绵绵的,淋淋漓漓的一身臭汗,眼睛还有些火辣辣的刺痛感觉。
  盖在眼皮上的两块玉佩早已滑落到枕边,张猫眼揉了揉刺痛的眼睛,翻身坐了起来,取下脖子上的长链,将玉佩收在一起,然后下床,把夜明珠收到床下的纸箱里,这才出房门到洗浴间去冲洗。
  换衣回到房间后,张猫眼拿镜子一照,竟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微微红肿,眼球上还带着几缕淡淡的血丝——只是没有像李天晶两人那般厉害、那般难看罢了。
  “十合一”的“气场”果然强悍!
  那汹涌钻入的气息似乎完全达到了自己眼球承受的极限,难怪李天晶两人的眼睛会红肿得那般厉害,连自己都差点忍受不住了——那种刺痛与颤栗还真有些让人难受。
  不过,张猫眼自认为还可以“抗”过去——为了加快高级透视的进程,这点痛苦算不了什么,只要不伤害到眼睛,能正常看东西就行。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寒苦来”嘛。
  今天再“抗”过一晚,明天把李天晶两人的玉佩还给她们——少了两个玉佩,他以后在“八合一”的“气场”中应该能“游刃有余”。
  这样想着,张猫眼舒了口气。
  把床上汗湿的床单拿到洗浴间连同湿透内衣扔进洗衣机里,草草漱洗了一下口脸,张猫眼便下楼去买早点。
  提着一袋早点回来,李天晶两人已经起来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打过招呼后,张猫眼将早点袋放在了茶几上。
  “咦,猫眼,你的眼睛怎么啦?”
  李天晶盯着张猫眼的眼睛愣了一下,问:“我俩的眼睛好了,你的眼睛怎么好像也有点红了?”
  张猫眼看了看李天晶两人的眼睛,果然红肿全消,四只眼珠黑白分明,亮晶晶的,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明眸善睐”的神采——妖女的办法还真管用。
  把袋里的早点拿出来递给她们两人,张猫眼笑了笑道:“你们的眼睛好了我就放心了。我的眼睛经常这样,过一会儿就会好的,不会超过半天。好了,吃早点吧。”
  ……
  紧张的高中学习生活开始了。
  学习之余,李天晶并没有忘记她与张猫眼的口头约定,每个星期五放学后就拉着柳幺晶来张猫眼这里“对视吸能”,两个月后,李天晶两人确实感到了眼力在快速提升,而张猫眼有了“八合一”的“气场”,眼力也在急骤提升,根本没因“对视捐能”受什么影响。
  这个星期五的下午,张猫眼在对视中透视完李天晶两人的眼睛,吃完盒饭,天已经快黑了。
  刚打开门准备送两人回校休息,兰巧英匆匆赶来了。
  “呃,巧英,你怎么来了?”李天晶两人忙打招呼。
  “吃过晚饭了吗?”张猫眼问。
  兰巧英点了点头,一脸的郁闷,支吾着道:“我……”
  “快进来说。”见兰巧英似乎有事,张猫眼连忙让她进来。
  李天晶两人也赶紧跟着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张猫眼关了门,来到兰巧英的对面坐下,猜想着她可能又被人欺负了,问:“出什么事了?”
  兰巧英这才吞吞吐吐地道:“乌龙他……他又去偷……偷钱了。”
  “什么?”
  张猫眼大惊,紧盯着兰巧英问:“究竟怎么回事?”
  兰巧英只得神情焦虑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自从兰巧英中考被宝石县职业高中录取后,她的妈妈胡爱美便来了宝石县城在一家餐馆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毕竟女儿大了,她再也不敢在乡下稀里糊涂地鬼混了,希望能找份正经工作为女儿挣点生活费,供女儿念完高中。
  餐馆的工作虽然累点,但餐馆包吃,工资能有2000元,除去住房租费,还能有一些结余,而且,还能和女儿租住在一起,兰巧英的妈妈暗自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哪知一连干了三个月,餐馆一分钱的工资也没发。兰巧英的妈妈暗地里一打听,原来以前已经有好几个服务员因为餐馆拖欠工资而辞职不干了。
  兰巧英的妈妈很苦恼,回到租住屋便向女儿说了这个月干到头后,餐馆再不给工资就准备辞职回家。
  兰巧英自然不想妈妈一个人再回到石东村里去,因为这样一来她就得回学校住集体宿舍了,但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史乌龙见兰巧英整天闷闷不乐的,以为又有人欺负她,便追问是谁,兰巧英这才把她妈妈遇到的事说了一遍。
  “是哪个餐馆?”史乌龙听后问。
  待兰巧英说出宾馆的名称后,史乌龙拍着胸脯对兰巧英道:“我来想办法,保证把你妈妈的工资‘领’回来。”
  兰巧英只当是史乌龙安慰她的话,也没放在心上,哪知过了几天后,天史乌龙就交给了兰巧英600元钱。
  兰巧英自然不敢要,问他这钱是怎么来的,史乌龙诡秘一笑道:“昨天夜晚到餐馆里‘取’来的。”
  “你……去偷……偷餐馆了?”兰巧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什么偷?这本来就是餐馆应付给你妈妈的劳动报酬。”。
  史乌龙把钱硬塞到兰巧英的手里,仗义地道:“拿着,以后我再去‘取’几次,不但要把你妈妈的工资全部取回来,还要餐馆付些利息。”
  兰巧英拿着钱惴惴不安,想到史乌龙只听张猫眼的,于是便急急地来找张猫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