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绝对一番 > 第九十九章 好看
“对了,宁子姐姐,有你的一封信。”山神爱子看着分到手的一大堆礼物,喜不自禁,但突然想起了十天前邮箱里的那封信,连忙跑去拿了出来,直接递给了刚刚返回东京的白马宁子。
  
  白马宁子笑着说了声“谢谢”就接了过来,但看了看信封却有些奇怪。
  
  她是没什么朋友的,按理说不该收到这种私信,更何况这信明显不是邮寄的,那会是谁呢?她微带好奇的撕开了信封,取出了薄薄的两页纸,展开细读,但看着看着,慢慢眼儿眯了起来,笑意涌出。
  
  她没想到千原凛人会因为一张便条就给她回信,不过这似乎也挺符合那位千原先生的性格她和千原凛人不怎么熟,一共就见过三面,其中一次她还给忘了。
  
  在她印象里,千原凛人是一个略有些严肃的年青男子,特别是他的眉毛,压向眼睛时让人有点害怕,本能就想用敬语和他说话,但闲聊过一次后,又感觉他的性格比较温和,知识面也挺广的,是个挺好的聊天对象,只是眼下因为一张便条便回了一封信,很有礼貌,甚至可以说礼貌到有些古板了!
  
  是个古板的职场人,不过,信写得很有趣,说了在关西大阪的一些见闻,吐槽了大阪人那种假时髦,刻画的入木三分,果然符合关西人的搞笑特性,只是他该不知道正在读这封信的自己就是关西人吧?
  
  但还是很有趣,而且他去大阪原来是参加拍摄去了吗?是在电视台工作?工作很辛苦呀,只是读信就能感觉到他很累。
  
  白马宁子细细把信读完,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山神爱子好奇的看了看她,问道:“宁子姐姐,这信是谁寄来的?”
  
  她在信箱里发现这封信时也觉得很古怪,印象特别深刻,不过她当然不可能私拆别人的信件,所以也就只能觉得古怪了,而眼下看到自家表姐看信看到笑意盈盈,又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就直接问了出来。
  
  白马宁子将信折了起来,又重新放回了信封,微笑道:“是千原桑写来的。对了,爱子酱,公寓那边你有按时去吗?”
  
  山神爱子没答话,正发呆呢!感觉千原凛人不愧是编电视剧的,这套路就是多啊,一个没注意,又和自家姐姐通上信了,顿时有些后悔当时没把这信和垃圾小广告一起处理了,而白马宁子见她没吭声,有些奇怪地问道:“爱子酱是没按时去吗?”
  
  本来找人替班就不太好了,那这替班的人没去工作就更不好了。
  
  山神爱子回过神来,连忙道:“有按时去的,不过他好像压根就没回过几次家,公寓里一点也不乱,我就只是除了除尘。”
  
  白马宁子放心了,她当钟点工时千原凛人就经常不回家,算是正常现象。她温柔的谢过了这个小表妹,然后直接起身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坐到了书桌前准备给千原凛人回一封信,打算说说这十天在四国岛香川县游历的见闻。
  
  山神爱子则坐在客厅里出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这黄鼠狼不是一般的色狼啊,手段相当玄妙,宁子姐姐这样下去会有危险吧?
  
  要不要劝一劝呢?但口说无凭,而且干涉宁子姐姐的私事,她会不会生气呢?
  
  这可和背后动点小手脚是两码事了……
  
  她一直到吃晚餐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还偷偷观察白马宁子的脸色,但发现她和平常好像也没什么两样,这才微微放了点心。等吃过了晚饭就到了料理屋的营业时间,她还特意出去转了两圈,想看看千原凛人会不会跑来偷鸡,结果没等到千原凛人,却把西野雾纱和二之前圣子这两个好姬友等来了。
  
  她奇怪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二之前圣子也奇怪地反问道:“不是周二约好了今天一起看新剧吗?”
  
  山神爱子一拍脑袋想起来了,连忙道:“差点忘了,零食买了吗?”
  
  西野雾纱举了举手里的袋子,笑眯眯道:“没买但带了,我老爹准备的西班牙奶酪酥,今晚咱们全吃掉!”
  
  “那快上去吧!”山神爱子把两位好朋友往楼上带,这料理店很小,其实她父母就能忙得过来,白马宁子是因为借住在这里才要坚持帮忙的,那有了白马宁子就更没她什么事了。
  
  西野雾纱和二之前圣子向山神夫妇打了个招呼,山神夫妇笑了笑便不管了。
  
  太熟了,这两个小丫头一周要来两三次,而自家的丫头一周也要跑出去三四次,现在搞得他们不是像没了女儿就像是有了三个女儿。
  
  山神爱子把两位朋友带到了小客厅坐下,又泡了茶,然后把白马宁子带回来的礼物贡献了出来,西野雾纱马上眼睛一亮,马上摸起一根“一鹤鸡腿”,也就是一种特色烤鸡腿,又瞧了瞧腌过的橄榄,满是兴趣地问道:“宁子姐姐原来是去了香川县吗?”
  
  “大概吧!”山神爱子没放在心上,犹豫是不是和两位好友商量一下千原凛人好像又起了歹心的事,但现在和之前情况不同了,现在真涉及到她姐姐了,成了她姐姐的隐私问题,那能不能再乱说话就有点拿不准了。
  
  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说,二之前圣子从包包里掏出了一张海报打开,喜滋滋说道:“你们快看我弄到了什么。”
  
  雾纱和爱子一起望了过去,马上呸她:“你拿这个干什么,电车里贴了一大堆!”
  
  二之前圣子不在乎,把海报贴到了电视机旁边的墙上,笑道:“这样才有氛围啊,我觉得这张海报做得很好,而且上面的话也很有味道。”
  
  西野雾纱含着橄榄仔细看了一眼,微微点头:“是挺有气势的,不过旁边写的那位主演菅野信是谁呀?你们有看过他的剧吗?”
  
  “没有。”圣子和爱子一起摇头,她们对这演员完全没印象,不过她们不在乎,她们主要是发现了这剧的制作总监督是千原凛人才起了兴趣,和谁演的无关,甚至二之前圣子还又强调了一句,“谁演得不重要,只要是千原老师的新作,我觉得就会很好看。”
  
  西野雾纱无所谓,她看电视剧是纯休闲,没半点粉丝倾向,而山神爱子偷偷撇了撇嘴,她承认千原凛人写的《世奇》剧本都很有趣,但对他的人品嘛……
  
  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马上开始唱反调:“一般职场剧都很闷的,不然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一帮人在那里情情爱爱,我觉得未必会好看,你别高兴得太早了,圣子。”
  
  二之前圣子马上坚定的开始维护偶像,哪怕她自己同样很担心,“不会,我相信千原老师的实力!”
  
  “那家伙也就只有一部说得过去的作品吧?”
  
  “能有一部成功的作品就可以有第二部!”
  
  她们两个人日常吵吵了起来,而时间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八点,一阵由轻快到凝重的钢琴声响了起来,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而她们这才愕然发现电视剧毫无征兆的就开始了。
  
  故事开始在一次面试中,海报中的那张面孔就直接出现在了画面中央,整个画面的暗灰色调配上正缓缓消逝的背景音乐显得格外凝重,非常有时代感,而主角,也就是半泽直树正在进行面试。
  
  他脸上挂着温文儒雅的微笑,侃侃而谈,“……我们家的小工厂在父亲死后濒临破产,正是因为中央产业银行的帮助,工厂才能顺利的活下来,所以,我想加入中央产业银行,报答这份恩情!”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真诚,说的话儿更是惹人好感,一瞬间就吸引住了山神三人的注意力,但她们注意力集中起来后,却又发现半泽直树的表情似乎另有深意,特别是他的眼睛中好像蕴含着某种讥讽之意。
  
  二之前圣子和山神爱子有些惊讶,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开场,而西野雾纱猛然来了精神,坐姿都微微变化了。
  
  随后场景推进到了半泽直树被中央产业银行录取,在新员工集体就职典礼上遇到了大学同学近藤直弼以及同校生渡真利忍,顺便表明了各自的理想渡真希望进项目融资部,将来经手千亿的大资金,干左右国家经济的大事情,而近藤没有那么大野心,表示自己可以任由银行安排。
  
  半泽直树微笑旁听,瞳孔黝黑,眼神沉深,等渡真和近藤好奇询问他时,他才笑着说了自己的志向他要往上走,成为银行的高层!
  
  二之前圣子看到这里忍不住说道:“这个人……他不是想报恩吧?”
  
  山神爱子马上赞同道:“我看也是,不过这演员演得很好啊,以前怎么没印象?”
  
  西野雾纱没说话,只是盯着那富丽堂皇的典礼大厅,眼中满是好奇原来是银行精英们的工作经历啊,有趣!
  
  第一集是加长版的,但剧情非常紧凑,几乎没给她们多少思考的时间,马上就从就职典礼转到了时代的变迁。
  
  泡沫经济破裂了,产业中央银行受创严重,不得不选择了和东京第一银行合并,改名为东京中央银行,正式为派系斗争埋下了种子,让人不由心情就有点发紧。
  
  紧接着场景跳跃到了大阪,此时的半泽直树已经通过努力坐到了西大阪分行融资课课长的位子上,正在考察一家因资金周转不灵而申请三千万円贷款的精密零件加工厂,而经过了一系列的巧妙试探,半泽直树发现这家工厂确实有好好生产的决心,便非常认真的承诺一定帮他们申请到资金。
  
  “银行不该是个晴天放伞,雨天收伞的卑鄙地方。”二之前圣子咀嚼着这句台词,莫名有点感动,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感动,但就是觉得半泽直树人真的很不错,像个真正的银行家,而不是奶奶嘴里说的那种吸血鬼。
  
  山神爱子也忘了之前还说过职业剧通常会很闷,会有很多男女纠葛了,只觉得不集中注意力都有点跟不上这快速的节奏,看着半泽直树在会议上提起的贷款申请被驳回,分行上层要求优先完成西大阪钢铁的五亿円贷款,这业绩能够让他们成为最佳分行!
  
  随后,半泽直树去考察西大阪铁钢,发现员工散漫,生产无序,马上反对贷款给他们,而在浅野分行长的坚持下,半泽直树也只能带着部下们紧张忙碌了一夜,做出了贷款会签文件,只是半泽直树还没等进一步核对,却发现文件不见了,已经被浅野分行长直接发到了总行,并且承诺不管出了任何问题,他都会全权负责。
  
  半泽直树无奈之下,也只能努力让总行通过了贷款审批,同时也帮助分行拿到了最佳分行的荣誉,只是好景不长,三个月后西大阪钢铁果断倒闭,五亿円贷款无法收回。
  
  浅野分行长马上开始推卸责任,表示这全是半泽直树的错,狗腿子副行长紧跟而上,要求半泽直树公开下跪道歉,而半泽直树在沉默了许久后,扔下了一句狠话他表示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五亿円追回来!
  
  巨大的困难摆到了半泽直树面前时,第一集就结束了,重重压力几乎让二之前圣子这小羊羔看呆了。
  
  这就是成年人的职场世界吗?
  
  部下的功劳就是上司的功劳,上司的过错却是部下的责任?
  
  这么残酷和无耻吗?
  
  她迟疑着向山神爱子问道:“你觉得好看吗?”
  
  山神爱子刚回过神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剧,很喜欢里面那种遇挫而强的职场形象,但又不太想承认黄鼠狼拍的剧竟然特别好看,一时憋住了,而西野雾纱眼睛闪闪发亮,直接替她答了好看,我想看第二集,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