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梦想破碎了
白马宁子是个很完美的聊天对象,她态度温柔又亲切,言谈大方又得体,哪怕和她在一起聊一些普普通通的事,也让人感觉心情非常愉悦。
  
  村上伊织晚上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千原凛人他不再是微微的笑,没了那种含蓄感和提防感,而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看起来神采飞扬。
  
  这是千原凛人难得轻松的时候,她都不忍心进去了,站在病房门口等了一会儿才轻轻敲了敲虚掩着的门,笑道:“打扰了。”
  
  白马宁子停了口,微笑着起身鞠躬欢迎,而千原凛人心情正好,直接开玩笑道:“来看病人,连束花也不带吗?”
  
  村上伊织对白马宁子很客气,向她鞠躬还礼,然后坐到了床边,笑着反问道:“你喜欢花?那下次我买两束好了。”
  
  千原凛人摇了摇头,不再开玩笑,关心地问道:“剧组那边情况怎么样?”
  
  “片场那边在加班修补,大概明天拍摄就能恢复正常。”村上伊织这一天多的时间一直在忙着处理拍摄事故的后续事宜,毕竟千原凛人躺下了,那能做主的人就只剩她,很多事都需要她出面,心里很有数,直接笑道:“不用担心这些,你感觉怎么样?”
  
  她也是服了千原凛人了,被砸破了脑袋,这家伙竟然不先自我急救,而是捂着头,流了半身血,优先预防了损失进一步扩大,确定了不会引发其它附加灾害后才躺倒,搞到了失血过多伤上加伤,而千原凛人则指了指脑袋笑道:“你也不用担心,我这里一切正常。”
  
  村上伊织欣慰道:“那就好。”
  
  不幸中的万幸,总算没出现重要同伴变成傻子或是失了忆之类的狗血事,那只是躺个一周半个月的,倒也可以接受,就当他放大假了。
  
  千原凛人也觉得运气不错,挨了那么重一下子竟然没有后遗症,但马上又关心地问道:“其他受伤的人还好吧?”
  
  他问过白马宁子了,不过白马宁子不了解详情,而村上伊织愣了愣,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发现他精神状态不错,这才轻声道:“别人都没什么,崴到脚,摔伤了手,被设备砸出了青肿之类的,都按工伤处理了,就是阿瞳……”
  
  千原凛人眉头一皱,望了一眼白马宁子,发现她正坐在远处的陪护躺椅上读书,这才低声问道:“不是说只是皮肉伤吗?”
  
  “是皮肉伤。”村上伊织也没隐瞒,轻叹道:“但她伤到的是脸。”
  
  “脸?”
  
  “是。”村上伊织依次指着自己的额头、眼角和脸颊,说道:“飞卷的钢索把她这三个地方划伤了,伤口还比较深,就和你小腿上的伤口一样,此外她还被砸到了腿,轻微骨裂,但这个没有大碍,医生说三周左右就能恢复,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当时只有千原凛人和另一位工作人员在重灾区,近卫瞳是后来冲进去的,而另一位工作人员比较幸运,只被砸了个肩部脱臼,没他们俩这么严重。
  
  千原凛人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道:“会留疤吧?”
  
  村上伊织点了点头:“会。”
  
  “植皮手术安排了吗?”
  
  “安排了。”村上伊织知道容貌对女孩子的意义,这方面当然不会小气。
  
  千原凛人没什么能再问的了,愣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她一直想当个好演员……”
  
  深度疤痕修复手术不是万能的,大概相当于一种疤痕转移,比如说脸上受了伤,皮肤没办法恢复原样,就从屁股上切块皮补上去,但你说100%恢复如初,这放到2019年都是个难题,更别说96年了。
  
  更重要的是,一个好演员,面部表情要丰富且自然,那在脸上动手术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会让表情看起来微微不自然或是有点僵硬日常生活中是无所谓的,没谁会一直盯着别人的脸仔细看,但演员上镜,特别是女演员上镜,面部可是焦点所在,任何观众都会仔细看,根本无法避免。
  
  村上伊织自然也懂这个道理,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以后让她往专业幕后人员发展吧,有你在,有我在,她一样有前途。”
  
  千原凛人缓缓点头,哪怕仅从道义上来说,他对近卫瞳受伤都有一定责任,那没得说,他必须有所补偿,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近卫瞳和他很像,都有人生目标,这种伤害不是金钱和前途能弥补的。
  
  他低声问道:“她现在心情怎么样?谁在照顾她?”
  
  “坂泉小姐一直在陪着她,她心情很低落。”
  
  千原凛人不顾腿疼得厉害,开始强行起身,直接道:“我要过去看看。”
  
  村上伊织叹了口气,了解他的为人,也没多劝阻,毕竟这会他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而白马宁子已经去护士站找轮椅了。
  
  很快千原凛人便被挪到了轮椅上,村上伊织还在犹豫这轮椅该由她来推还是让千原凛人的“女朋友”来推,千原凛人已经自己转着轮子往门外去了,她俩赶紧追了上去。
  
  曰本身份地位造成的不同待遇肉眼可见,近卫瞳和千原凛人一起受的工伤,但千原凛人住豪华单人病房,近卫瞳只能住双人病房,千原凛人坐电梯下了五层楼才到了地方,一进门就发现近卫瞳半边脸被斜包着,正倚在床头发呆。
  
  陪坐在病床边的坂泉泉水看到千原凛人进来了,连忙起身,关切地问道:“千原老师,您好点了吗?”
  
  她也去探望过千原凛人,只是当时千原凛人在睡觉,她也不好丢下朋友太长时间,看了一眼就走了如果不是千原凛人有女朋友,外加近卫瞳也需要朋友陪伴,她可能就毛遂自荐去照顾千原凛人了。
  
  千原凛人冲她一笑,轻声道:“我没事,麻烦你照顾阿瞳了,坂泉小姐。”
  
  坂泉泉水腼腆的摇了摇头:“阿瞳是我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千原凛人没再说什么,自行摇着轮椅到了近卫瞳床边,而村上、白马干脆没过来,坂泉泉水犹豫了一下也退了出去,还给他们拉上了帘子,为他们留下了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千原凛人在床边认真端详近卫瞳的伤口,只是包着当然什么也看不出,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而近卫瞳看了他一眼,认真道:“我没事,千原老师,我很坚强,也不后悔,你不用专挰过来看我,你也要好好养伤。”
  
  千原凛人微笑道:“我知道,但肯定还是要来看看你的,你感觉……”
  
  他问了一半问不下去了,沉默起来,而近卫瞳渐渐也坚强不下去了,眼中渐渐有了泪水,但她现在不能笑也不能哭,笑会牵动伤口,哭得话,她脑袋斜包着,一只眼睛也被挡住了,没办法擦眼泪,便强忍着,只是哽咽道:“我是不是没办法衣锦还乡了?”
  
  她不知道伤情具体会有什么后遗症,但她问过医生了,医生也保证不了她一定会一点疤痕也不留,而她在制作局混了那么久,就没见到女演员脸上带疤痕上镜的就连小疤痕都没有,更不要说她脸上有三条了。
  
  她感觉梦想破碎了,努力了那么久,因为一次意外梦想就破碎了。
  
  千原凛人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工作是工作,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一个脸上有伤痕的女演员,哪怕是他都不会选她当女主角不是他现实,是这行业就现实,是观众们就现实,哪怕像是《生化危险》、《古墓丽影》这种动作电影,女主角也要求漂漂亮亮,就算天天打来打去,脸上也丝毫不能有瑕疵,顶多偶尔血肉模糊一下,转天就好,还是得让观众们看得赏心悦目。
  
  电视剧一样如此,甚至比电影要求还高,而且制作电视剧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工作,哪怕近卫瞳将来演技锻炼出来了,他也不可能要求全体创作组和工作组接受一个明显会影响收视率的女主角近卫瞳伤了脸,以后几乎连女配角都不可能拿到,像她以前想的那样出大名,然后回村子里耀武扬威基本不可能。
  
  千原凛人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微笑道:“别说丧气话,你肯定可以衣锦还乡!”
  
  “但我永远没办法通过试镜了,我以后上镜后会特别丑!”
  
  千原凛人沉住气细心安慰:“出名又不是当演员才可以,你看村上小姐怎么样?你以她为目标,再开始努力,将来得大奖,你村里人一样可以通过电视看到你,还是会夸你了不起,做了大事业。”
  
  近卫瞳愣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沮丧道:“村上小姐是名校生,我没文化,我高校都没读完,我们不一样的,千原老师,我永远不可能做到村上小姐那样,她做的事我做不来,我不会管人,也不会说话,不懂那些人脉交际。”
  
  她说完了,抹了抹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里的泪水,重新坚强起来,又认真道:“不用安慰我,千原老师,我知道我的梦想破碎了,我准备回村子里去了,也许奶奶说得对,我这样的人不该有痴心妄想,好好当个海女平平静静生活就够了。您也不要觉得内疚,当时我就不该过去,没帮到您还让您难过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顿了顿,她挤出了笑容:“您真不用放在心上,我很高兴能在东京待了一年,长了见识也认识了您、村上小姐和许多好朋友,您以后也要拍出更好的作品,到时我会指着电视机告诉村里的人,我在您手下工作过,那一样很光彩!”
  
  她说到最后,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快,甚至还推了推千原凛人的轮椅,示意他快点回去休息,而千原凛人深深叹了一口气,直接卡住了轮椅的轮子他不走,也不想让近卫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