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声处听惊雷

  翌日,清晨。
  《无家可归的小孩》收视率报告分析会上,众人一片欢心鼓舞,对成绩非常满意——首集20.1%的分时平均收视率,最高分时收视率则达到了21.9%。
  千原凛人也对这个成绩很满意,但这成绩比原剧成绩要好,有些超乎出了他的意料。不过他想了想,觉得也算正常,这并不是《无家可归的小孩》独自取得的成绩,还要算上《半泽直树》、《非自然死亡》以及《人间观察》的功劳,如果没有之前一年持之以恒在这个时段积累观众,让观众在潜意识里对这个时段就有信心,首集未必能能拿到这个国民热剧开剧才能有的成绩。
  更重要的是,打造口碑黄金档似乎初见成效了,观众们哪怕不清楚这剧具体内容,仍然愿意在周五晚上八点等着看,觉得这该是本季必追的剧之一。
  这一点才格外可喜可贺!
  津村晴喜很激动,他是第一次正式当导演,如果第一次当导演就能做出一部国民热剧,这无疑对他的未来有非常大的帮助——他是个喜欢开玩笑的性格,但这会儿激动了,反而不说话了,只是捏着收视率报告微微发抖。
  不容易啊,从助理导演干起,现在好像终于要混出头了,多亏了当初吉崎真吾那碎嘴子骂了石井次郎,不然不真轮不到自己跟着千原凛人——狼狈逃窜到关东联合时,他只是想在这里赚点钱,结果收获这么大,人生中果然处处都是惊喜。
  村上伊织则压力大减,之前连续三部剧成绩都不好,她很担心一路扑到底,现在有了这个成绩,至少能遮掩一二,面子上不会太难看。
  白木桂马同样喜笑颜开,其实说起来这剧他比千原凛人操心更多,现在出了好成绩,满足感十足。
  西岛瑠美依旧在不着痕迹的打量千原凛人,观察着他的反应,但发现他神情没什么变化,依旧非常沉稳,很有荣辱不惊的大将之风。
  众人真的很满意,毕竟好成绩谁不喜欢,在那里低声互相恭喜。村上伊织取出了一个白信封,很高兴的展示给大家看,笑问道:“猜猜这是什么?”
  众人一起望了过去,发现信封上歪歪扭扭写着“请转交给玲酱”,而村上伊织也没再卖关子,直接打开了信封,里面是六张钞票,一张万円,五张千円,共计一万五千円。
  千原凛人愣了愣,没想到这事还真发生了,原剧中小童星的那句“同情我,就给我钱”杀伤力很大,引得很多人往电视台寄钱,没想到美千子威力更大,这剧昨晚播的,今早钱就自动送上门了——邮寄不可能这么快,肯定是有人亲自送来的。
  他忍不住问道:“这是谁拿来的?”
  村上伊织摇头笑道:“不知道,今早我来时保安转交给我的,说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天没亮拿过来的。”她很高兴,倒不是因为白捡了这点钱,而是这代表了一部分观众对这剧认可度很高,高到已经不在乎是真是假。
  她又笑问道:“千原,这钱该怎么处理?”
  这钱是退不回去了,千原凛人想了想,笑道:“先等等,如果还有就凑在一起,以剧组的名义……嗯,再加上美千子个人的名义吧,一起捐给儿童保护组织,公益的那种。”
  村上伊织微微一怔,还会有人再送钱来?她觉得不太可能,有这样一个奇葩观众就很难得了,难道还能组出一队人?
  但她也不会当面反驳千原凛人,她平时就很注意维护千原凛人在团队中的威望,真有意见也会私下里说,马上应道:“好,那再等几天,到时剧组也可以再添点,一起捐给公益组织。”
  当然,她肯定要借此发软文搞宣传,别指望她白白浪费预算,但这个不用直说,显得功利心太强,不好。
  千原凛人自然不会反对,应了声“好”后,便把会议拉回了正轨,开始和众人一起分析收视率报告——成绩好是成绩好,但也别轻忽大意,工作还是要脚踏实地。
  在收视率报告中,前半集曲线还略微有点波动,但从相泽玲和片岛老师对质之后,也就是她喊出了那句“同情我,就给我钱”之后,分时收视率马上就稳定下来,开始一路走高,竟然在结束时也没有像通常情况那样回落,反而在最后五分钟创下了分时最高收视率。
  情况极好,有好时段,有忠实粉丝,剧本质量过关,美千子演技靠谱,只要后面不出大问题,这剧取得好成绩问题不大,甚至可以尝试一下冲击40%的收视率大关。
  他们一堆人围在一起,好好商讨了一阵子,然后就解散各忙各的。
  千原凛人带着西岛瑠美又回了办公室,按计划开始审核各剧后面的剧本——他现在多了个【校对】技能,在这方面挺好用的,扫一眼别说错字、病句了,就是标点符号错了都漏不掉,甚至有些逻辑上的错误都会得到提醒,让他工作效率再次大幅提升。
  当然,分集编剧、助理编剧们面对一个连错字都会勾出来的主创编剧,觉得十分蛋疼,只能在写剧本时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剧本被打回来时,满篇都是红勾,像是考了0分一样。
  西岛瑠美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见他一目十行,运笔如飞,不停在剧本上勾来勾去,只是偶尔停手沉思片刻,然后写上一行备注或是直接在剧本上添上一段,接着她就挪开了目光——快三个月了,她已经习惯了千原凛人这种“变态”行为,感觉自己理解不了“天才”的世界。
  跟着千原凛人越久,她越觉得自己以前过于自信,和千原凛人比一比,自己真是废物一个,甚至都有点丧失成为一个制作人的信心了——要是成了制作人,和千原凛人这种人在同一个时段竞争,肯定要被按在地上反复摩擦,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盛名之下绝无虚士,果然只有起错的姓名,没有叫错的外号,鬼才就是鬼才,真的变态的像鬼一样。
  是真的,她仔细想过了,要是她处在千原凛人的位子上,这会儿不是因劳成疾去住院了,就是根本无法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被手下们直接逼死,而这家伙竟然还是活蹦乱跳,工作效率高的吓人——电视台给他开一份薪水真的赚大了,这样的人开五倍薪水都不过份。
  她身为千原凛人的辅佐官,千原凛人在处理文字工作,她暂时没了事干,在那里发了几十秒的呆,随手拿起了一张报纸,翻到家庭娱乐版准备打发一下时间,不过她马上发现和前几天不同了,今天的家庭娱乐版上有大量关于《无家可归的小孩》的剧评——《冷暖人间》、《相棒》和《产科医鸿鸟》没这待遇,首播完了剧评人都没怎么提起过,感觉像是没看。
  她想了想很快就明白过来,她是知道这五部剧都由千原凛人亲自把控,最多只能说关心程度有强有弱,但外人不知道,估计只认为他最多挂了个品质监督的名,是电视台在消费他的名气,根本不相信他有那个精力同时操心五部剧,反而只认周五晚上的八点档,认为这个才是他真正的作品。
  也算情理之中,要是她不认识千原凛人,估计也很难想象一个人能折腾到这地步。
  她想明白了,倒真起了点好奇心,仔细看了看这些剧评人是怎么评价的。
  没多提千原凛人,反而笔墨都放在了美千子身上,称赞她演技极其优秀,未来不可限量,塑造出了一个完美的“相泽玲”。
  演技是很虚的东西,也是很主观的东西,有时候都难以拿来对比,但剧评人普遍认为美千子的表演在音、形、表情和意境上都达到了一定高度,没有人认为她是在演,反而认为她就是相泽玲,相泽玲就是她。
  这是很不容易的,“音”通常指的是台词功底,除了台词本身的含意,还可以用语气、语调来传递一些东西,而“形”指的通过身体传递给观众的信息。
  比如沉稳的声音配上点烟轻颤的手,就可以让观众们读懂当前角色的状态,甚至可以看到角色的内心,角色也就立起来了。
  一个演员能在这两方面做好,就算不错了,而后面的“表情”更是难为人,想通过表情就传递出足够的信息,让观众明白角色当前是什么状态,心里在想什么,这就需要用心去琢磨角色,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尝试——很多导演都不敢给演员面部特写镜头,就是演员在“表情”方面不过关,真给了面部特写镜头瞬间就能让观众出戏。
  西岛瑠美看到这里时愣了愣,回忆起了在制作台本时,千原凛人强调了很多关键点,要求台本中给出美千子的面部特写,明显一开始就对美千子的实力信心十足。
  难怪要指名她来出演,难怪她可以享受围绕她打造剧本的特权,倒不单纯是因为师徒关系,是本身就有实力,这师徒俩真是绝配!
  西岛瑠美走神了片刻,再接着往下看,发现在“意境”方面,剧评人对美千子的评价仍然很高——音、形、表情结合在一起,完美融合,这才能说演出了“意境”,观众眼中只有角色,没有演员。
  换句话说,能演到这地步,就是演员的大成功了,会产生“吸晴”效果,只要角色出现在画面上,观众们注意力就会集中起来,根本挪不开眼,更别提换台了,而观众不换台,那收视率就不可能降。
  西岛瑠美不是导演,不怎么了解演技,但看完了剧评人的评论,觉得说得很对。
  真没选错演员,真没看出来美千子那小丫头有这演技实力,也能这么敬业,对角心这么上心——能演出这效果,你说美千子没私下里尝试过上百次,反复揣摩过,她第一个不信!
  难得,果然是超优秀演员!
  西岛瑠美对美千子好感大增,然后又继续翻看别的剧评,发现除了赞扬美千子的演技外,对《无家可归的小孩》剧情倒没多少人提起,似乎是因为剧情没展开?
  她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不对,《无家可归的小孩》剧情展开很迅速,剧情讨论点还是很多的,但为什么没有呢?
  片刻后,她恍然大悟了,这些剧评人用不着讨论剧情,只要提两嘴就行了,因为所有人都已经默认这是一部出色的作品了,这是千原凛人主创的,好是理所应当,不用废话,不如多说说美千子的演技,这个对读者才新鲜……
  西岛瑠美真的无语了,只播了首集,剧评人就已经集体默认肯定是好作品,真只能说一声是大编剧大制作人的独特声望——通常来说,首集放送完毕,剧评人们都会少说话,会再观察观察,免得坏了专业性口碑,但千原凛人积累的声望已经可以无视这一点,值得别人张口就夸。
  这真的有点厉害了!
  西岛瑠美正在那里暗暗感叹呢,明明没怎么提到千原凛人,但思考明白后,却有种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感,而千原凛人也发现她在那里翻报纸了,随口笑问道:“是在看剧集评价吗?”
  “是。”西岛瑠美马上答道:“全面好评,恭喜你了,千原桑。”
  “那都是些墙头草,不用多理会那些言论,我们只要关心观众的想法就可以了。”千原凛人说着话,在乱糟糟的办公室上扒了扒,接出了一个资料夹递给她,笑道:“你可以看看这个,这才是真正有帮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