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二十四章、万里红鬓

  拂尘暴涨像万条坚韧蚕丝一般卷上了黑色长剑,这招式同先前在西碧海上那褚衣老者使的相差无几。幸好当时回了小离湖之后叶星怜修炼之余早已想出了对策,她催动烛照剑内蕴的寒气,那缠在剑上的拂尘立时便被冻成了细长的条条冰棱。少女另一手凝化水汽聚为水刃,接着利落地割断了那拂尘。
  妙眼菩提一手提着玉柄,一下对面的力道落空便噔噔地后退了几步。
  她看着少女双眸水光潋滟身姿隽挺,手上那柄剑细长锐利通体漆黑却不可镌夺其冷郁锋芒,在那一刻妙眼菩提便忽然明白了叶星怜的心思。
  既是上了擂台,若是随便糊弄似乎对不起那那柄看起来极是不得了的剑。而她若是也假意地将这场赌局潦草对付便也是对不起对面立着的这位小道友。更何况若是太过轻易便赢得了那团天灵只怕那顶楼的红衣女子也会看出端倪来。
  紫袍道姑握着拂尘玉柄的手如一朵皎洁莲花般轻轻转动,那被斩断的银丝便又长了回来。她脚步前移身形如虚影般变幻,一瞬便又来到了少女眼前。叶星怜抬手以剑格挡袭面而来的攻击,虽然效仿第一次以寒气冻结将那丝线斩断但却赶不上它生长的速度。
  但少女心下却知,这鬼域里没有灵力供给,只怕妙眼菩提体内所剩的灵力也不过三四成了才是。
  既然她斩不完那拂尘,那么便从妙眼菩提手中的玉柄出手。
  叶星怜嘴角向上微微一扬,矮下身子朝地上一卧竟是学起了第一场那黑黝少年的动作来。蒋嘲正在二楼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把瓜子来,正准备剥给自己的厝鼠吃。没想到桌上那毛绒绒的一团拿爪子戳了戳他,少年便顺着视线看去。
  台上那似雪中绿萼梅花的白衣少女竟然模仿起他先前的身形动作,灵巧地一一避开了那紫袍道姑的拂尘,又趁着空隙一个鲤鱼打挺极快地以剑背击中了妙眼菩提的手,一只腿伏低驻地画圈将那落下的玉柄利落踢下了骰台。
  “好。”
  蒋嘲见状一下如只猴儿般从长凳上跳了起来,那只厝鼠攀上他肩头也学起自己主人来,双爪合击做拊掌状。
  妙眼菩提转了转手腕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她嘴角邪性地往上一挑衣袍便无风鼓猎了起来。
  一朵巨大紫莲缓缓从她背后显现,层叠缱绻,体型之庞大让众人都误以为自己是进了那不世泽国。站在顶楼的女子瞧见那紫莲双眸一紧,眼里露出晦暗不明的幽光来。那紫莲完整地显露之后先是飞出一瓣来,朝叶星怜而来的路上又化成一团明明巨火,接着是第二片化成如婴儿般大的冰柱。少女握剑的手一紧,一条黑蛟缓缓从烛照上显现身形来,龙须无风自动,片片甲鳞散着黑曜石般的通透光芒。
  只心神一动,那蛟龙便迎上了接踵而来的巨火和冰柱。
  那紫莲花瓣莫约有百片之多,叶星怜心里不由得思忖莫不是一片花瓣便代表着一种术法。
  少女闭眼脑中缓缓浮现当日在镜湖之上的情形,一股卓然剑气陡然而生,因灵力不足的缘故那黑蛟几番应对下来已经有了些疲累,在这清濯剑气的加持下便又高昂了蛟尾将迎面而来的一阵箭雨统统扫下了骰台。
  这时十瓣紫莲凝合为一片,竟然幻出一只紫色飞龙的模样来。它身形比叶星怜的黑蛟还要大些,嘶吼着游动至半空与黑蛟撕咬起来。趁着这空当,妙眼菩提手中聚出一团紫电毫不犹豫朝着少女扑去,恰巧此时叶星怜正以剑应对那花瓣幻成的重重阵法,眼角余光瞧见那团袭面而来的雷电,脑中灵光一闪正欲取出乾坤袋里的凤凰羽,转眼一瞬又放弃了这念头。
  那紫雷快撞上少女身体的一刻,妒川在三楼抓紧了木栏力道之大险险将其化成齑粉。
  叶星怜腰间那剑鞘却在此时挡在了她面前,一条银白蛟龙从那雕刻的蛟目之中幻出身形,一圈一圈首尾交互将她护在其间。这一瞬少女鼻尖出现了一股明彻淡雅的草木之气,是沈云谒加固那剑鞘内阵法时所用的庞山山髓之味。在众人都看不见的时候,叶星怜无奈地轻叹一口气接着又弯着嘴唇笑了笑,她方才放弃使用凤凰羽抵御便是为了“适时”地败给妙眼菩提,却忘了自己身上还有沈师兄设下的这一阵法。
  因是有意之举,那在空中与紫龙缠斗的黑蛟渐渐显出疲态,一个不慎竟然被其击落,但却并未落到骰台之上而是回了少女的剑内。这时白蛟御守时效已过,那紫龙摆动身躯曳着粗壮的尾巴击在叶星怜胸口,虽然少女拿剑抵挡了一下却仍旧像片落叶一样落下了骰台。
  叶星怜嘴角渗出血迹来,她却毫不在乎而是轻轻摸了摸手中长剑,低声喃道,“辛苦你了。”
  “五万三千七百二十二,妙眼菩提,胜。”
  少女闻声抬起头来,眼神落在骰台上的紫袍道姑身上。见她凌空取回了自己的拂尘玉柄,两人无意间对视时妙眼菩提双眸几不可查地朝她闪了闪,便握着剑朝四楼飞去。没想到经过二楼时瞧见先前那黑瘦少年紧紧趴在栏杆上朝她使劲地摆了摆手,“姑娘,在下疏云洲驭兽宗蒋嘲,请教姑娘姓名。”
  少女闻声,唇边缓缓绽开一个灿烂笑容来,春湖破冰,叆叇溶溶。
  “青云剑宗,叶星怜。”
  那黑瘦少年“哎”了一声,搓了搓自己脑袋说道,“青云宗,竟也是疏云的道友。”
  回到四楼叶星怜便接到了妒川的神识传音,是询问她身体是否无恙可有什么大碍。
  少女想了想还是回了四个字,“多谢,无事。”
  这时妙眼菩提也回了三楼,她夹住凌空而来的那片红色莲瓣,触及女子手指的刹那那莲花瓣便化作了一团溶溶金色火焰。妙眼菩提迫不及待吸收了那天灵立时察觉到自身修为如雨后春笋节节攀升。顶楼之上,那域主正准备再一次转动厅中骰台却突然听见一阵风疾空而来,叶星怜闻声抬眼,眼神落在冲天而起朝那红衣女子而去的妙眼菩提身上。
  女子收了手指,以掌做刃劈开了袭面而来的拂尘。却没想到这拂尘四散,正好缠住她面庞上的红纱,妙眼菩提浮在半空手中用力那银线便用力一绞将那红衣女子脸上的面纱粉成碎片。众人瞧见女子面庞的一瞬皆发出一声喟叹,叶星怜自然叶看清了她的模样,面容精致堪称靡颜腻理,如涎玉沫珠余霞成绮。
  只是从她衣服里露出来的下颌处满是姿态不一的红莲印记,甚至已经开始爬满了女子的半片脸颊。
  妙眼菩提看见女子面容,双手环住臂膀,笑着说道,“原来竟然是你。”
  “万里红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