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三十二章、琴棋书画,爱恨嗔痴

  那巨佛前还有四步极宽的玉阶。
  有人慌忙逃窜之间便仓乱地踏步上去,这时第一块玉阶上亘生出一个戴白色面具的人来,身形难辨男女。身后负着一张同人一般高的长琴,两袖宽大随风鼓猎,竟然是一副琴师的打扮。那人伸手拦了住修士前行的脚步,不料那修士心生怒意双眉一横,抬手便是一记掌风直接冲那琴师脸面而去。
  纯白面具上的嘴处顿时生出一条缝来,从那后面传出如泉水击石一般清冽动听的声音,“不知死活。”
  紧接着先前赞叹佛像好生宏伟的那俊朗男子趁机从第一块玉阶上越了过去,正好脚踩在第二台玉阶上。随着他这动作那阶上又乍然凭空出现了第二个脸上佩戴白色面具的人来,只是他的装扮又与那前面的琴师有所不同。
  他身形较矮,头上戴着道冠,身穿浅色深缘的蓝色道裳,腰间系着一坠两股黑白相间的丝绦。
  手上托着一棋瓮,全身的打扮同凡尘里侍棋的道童模样别无二致。
  他不像琴师还要先阻拦上一二,直接将那瓮中的棋子取出几枚朝那男子激射而出。一子是为一击,叶星怜几人在这边看着发现那俊朗模样的男子似乎也有些本事,他双手附上自己双肋下一刻竟从体内取出了两柄雪亮钢刀来。身姿矫健,他一边用刀来挡那棋子一边躲开道童的攻击。
  围棋乃是先天河图之数。
  三百六十一着,合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黑白分阴阳以象两仪,立四角以按四象。其中有千变万化,神鬼莫测之机。那棋子虽没有打中男子却一颗一颗浮在半空形成了一绝杀的棋局,以此为基暗藏着变化无穷的绞杀阵法。
  而那琴师席地而坐,琴声甫出便让人听出了其中悱恻的爱怜之意,但随着琴弦在他指下颤动面前那修士体内的筋脉竟然也随之韵合一上一下地鼓噪。琴声越来越激昂高亢,那修士七窍竟然开始渗出血来,直至最后支撑不住了身子疲软双膝直直地跪在了那玉阶之上。而那名俊朗男子脸上神色一会儿哀怨一会儿愤怒,看那副模样就知道是已经深陷那棋童的阵法之中了。
  棋童与那琴师一高一低地站在玉阶上,面上虽带着面具叶星怜却能察觉到从那背后传来的深深的凝视。
  这时身旁的红衣女子凌空而起腾到半空,似乎是想跳过那玉阶直接朝巨佛而去。
  那棋童几人只会对踏上玉阶的人发动攻击,不像是活生生的人更像是拘山大尊设在那四步玉阶上的阵法。
  看来那万里红鬓也看破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此举措。
  然而下一瞬那道童从瓮罐里抓了一把棋子出来,撒向空中,目的不是要击落女子而是高低错落间那棋子上散出浓郁的灵力织就了一张密网将万里红鬓直接网了下来。
  乍然空中腾起一道紫色身形,她趁着这空隙一边避开了那棋童掷投上来的黑白棋子一边朝那巨佛而去。但那道童发现的同时几乎将手中的棋子都扔在了她身上,被击中之后妙眼菩提的身子便像云雀被箭矢射中一样开始往下掉落。
  但她并不慌张,而是脚尖踩在下坠的万里红鬓身上,又一跃而起接着脚下如御清风一般不用片刻就到了那佛像前。
  那棋童见状脸上的白色面具也裂开一道缝隙来,里面传出脆嫩的孩童声音来。
  虽然奶里奶气但难以掩盖里面的暗恨和愤怒。
  “书嗔,痴画。你们是死的吗,竟然还不出来。”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第三、第四阶玉阶上又多了戴纯白面具的两个人。
  一人穿潇洒倜然的月白长袍,袍角绣满了乍徐忽疾骤提即顿的狂草,手中持着一沾满墨汁的毫笔,而另一人则是穿着碧色罗裙,领口处绣着几只蝴蝶与蜻蜓,一路向下看去是亭亭玉立的碧荷与细密水波。
  这第四人身上的整条裙子竟然是一幅画。
  眼看那蜃兽越靠越近,吴缨眉从腰间取下碧玉箫紧攥在手中蓄势以待。而叶星怜手握烛照耳朵却听见身后传来一轻佻声音,那声音说道,“何必着急,那玄铁令可不是那么容易拿的。我们离不开这玉阶不代表没有其他人能,便叫蜃将这些人都吃了吧,我瞧那个穿月白长裙的小姑娘味道似乎就不错。”
  叶星怜微微垂眸看向自己的裙角,很好,是月白色。
  她还来不及感慨,转眼那蜃兽已经来到了众人眼前。
  其他修士自然也知道眼下情景危急,前行不得后退无门,只能硬着头皮朝蜃兽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攻击。不管是吴缨眉的箫声、妒川的那串眼珠子甚至连叶星怜的剑气都无法伤害迫近的巨兽分毫,若是精密的术法根本撼动不了它前行的脚步,如果是大型的招式像有位符箓师的雷光符和妒川一枝春上的紫雷朝它飞去时,它便使幻术叫它们都打偏或者落了空。
  然后下一瞬蜃兽便又撤了幻术,叫众人又开始竭力地攻击它来。
  似猫捉老鼠般的玩弄。
  叶星怜不受那幻术影响,实在再看不下去便持了剑飞身朝那蜃兽身上而去。她凌空腾起,蜃见状便挥舞着爪子要来捉少女。叶星怜连翻几个跟头险险躲过,叫它只撕碎了自己的一片衣角。
  少女翘起唇角笑了笑,接着纵身快速地攀到了它的头部。
  这一下似乎是触及到了蜃兽的逆鳞,它开始剧烈地拍打起叶星怜落脚的地方来想借此将她驱逐或者立时拍死。少女知道自己猜对了,看到它胸腹处的人脸皆闭着眼睛时她就在猜测万魇化蜃的关窍究竟在何处。
  那就是,那双如血月一般的巨眼。
  叶星怜脚尖灵活地一跃,跳到了蜃兽粗糙如沟壑山林一般的鼻梁上。它举起爪子时少女又往旁边一跳双手拽住了它脸上粗如藤蔓的毛发,而那蜃兽反应不及一掌落下来便拍断了自己的鼻子。
  顿时一阵惊天嘶嚎响彻此境。
  那些被幻术迷住的人闻声慢慢恢复了神志,妒川因先前摘取一枝春时受过天雷之劫神识比其他人要强些,是以是第一个醒神过来的人。他抬头瞧见如此惊险的画面,二话不说便要上前支以援手,叶星怜见状大喊了一声,“别管我,快去找出口。”
  这空当,那蜃兽的指甲疯涨骤然变成了一根长长的锐刺直接捅穿了叶星怜的左手小臂也扎在了它自己脸上。吴缨眉清醒过来看见叶星怜的模样,便要疾步上前去,妒川拉住了她的身子咬着牙说道,“阿怜说找出口要紧。”
  吴缨眉对上男子的眼睛,片刻之后紧咬着下唇拂袖朝身后那玉阶上的几人而去。
  少女小臂被扎穿之时又惊又痛差点就要从蜃兽身上掉下来,她利落地挥剑斩断了那根长甲,一个翻身向上直接将剑刺入了蜃兽的右眼。又是一阵震耳发聩的痛吼声,叶星怜体内的灵力已经濒临枯竭的状态,她不得不奋力拔出剑凝水化云一边躲开蜃兽的攻击一边驾云来到了它的左眼处。
  黑色长剑深深扎入那颗红色巨瞳里,这时叶星怜耳边恍惚传来了商离清朗的声音。
  “阿怜,是我商离呀。你别杀我好不好,我还想再看看小酥。”
  少女无视那少年的哀求只将剑扎得更深了些,蜃兽见她无动于衷便抬掌朝自己左眼砸去。一拳一拳用尽了力气,看着竟是抱着共赴死局的决心。叶星怜根本没有灵力再去设御守的阵法,只能将烛照往里面用力再用力地嵌进去。就在众人都在为她嗟叹惋惜之时,少女腰间的剑鞘上乍然飞出一条白色蛟龙来,以盾牌之姿俯下身子牢牢地护住了叶星怜。
  “这次,可真是要多多感谢沈师兄了。”
  叶星怜微微笑着握紧了剑柄。
  那烛照剑上的黑蛟便缓缓浮现,啸声如疾雷,身形如利箭直接俯身向下撞碎了那轮血月。
  就在这时,少女背上那条白蛟也被蜃兽击散了,不过好在下一瞬这发狂的巨兽的手旧停在了半空,接着轰然倒地。
  ------题外话------
  dbq,我今天又没写完这个副本(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