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四十一章、鹤顶红

  箫毓说完视线便追随着身前绿衣小婢的一举一动,见她应了声“是”后抬起右手揭开了那紫檀木的食盒。双手将其托起呈至少年眼前,箫毓这才看到那里面除了一朱砂红的汤蛊,两只汤碗汤匙外,旁边还躺着一枝色鲜如血的山茶花。
  他抬起头,又对上叶星怜幻化的小婢的双眸,她却极快地垂下眼帘,向箫毓解释道,“雲娘娘让奴婢取一枝山茶随着这药膳一起送往御书房,聊藉娘娘对陛下的相思之情。奴婢这才绕了路经过的御花园。”
  少年纤长伶仃的手指拎起那枝鲜红的山茶,开得层层叠叠,芬芳馥郁,他一边仔细地瞧了瞧紧接着嘴边露出一个微笑来。
  “你这小宫婢胆子不小,折的竟是鹤顶红。”
  箫毓将手一垂,那山茶花便被放回了原处,他话里却像夹着腊月寒冬里飘着的雪粒子,来势柔和却刮得人脸生疼,“便是要了你的命,怕是也抵不上这么一朵花。”
  叶星怜察觉到太子殿下在她脸上打量的目光,缓缓抬起头,一双平淡的眸子正好露在那食盒外。见箫呈冕恰好攥住她的视线便慢慢弯了眼睛,她似乎没什么畏惧,直接答道,“奴婢的命自然抵不上这名贵的鹤顶红,只是雲娘娘交代过,要摘便要摘最好的,要叫陛下见花如见人。”
  箫毓闻言挑了挑眉,想起珠彻殿里那张张扬的面庞觉得这话确实不假,转身又走回那秋千架处坐下,“那便退下吧。”
  “诺。”
  少年虽握着卷书,视线却假装不经意地落在渐渐远去的那绿衣小婢的身上。少女左手提着食盒,裙袂如春日太湖上泛起的碧波,身形纤细步履轻巧,但仔细看就能发现她整条左臂与右手摆动的幅度有些不一,甚至可以说有些许僵硬。
  箫毓一展书卷,覆住了半边脸。
  御书房门前站着两名带刀的侍卫,叶星怜走到殿前从怀中变出一枚珠彻殿的令牌来给那二人看,一边恭敬地福了个身,“雲妃娘娘命奴婢给陛下送药膳,烦请通融。”
  有个个子高挺些的男子正准备让她将那食盒交给二人再由他们的手递进御书房里去,另外一个想了想珠彻殿那位刁蛮的性子便朝自己的同伴压了下眼睛,接着对着叶星怜笑了笑,“陛下在里面见叶大人,姑娘不如在外面等上片刻。”
  少女闻言心中虽是一悸却面若自然地点了点头,一边将那令牌放入怀里轻声说道,“多谢二位。”
  叶星怜并没有等上太久,片刻后她听见那两个侍卫齐齐喊了声“大人”便抬起头来朝殿门处看去,正好对上一身着月白襕衫的中年男子的视线,虽时隔多年未见他的面容却没有多大的改变,想来必定是因为官运亨达妻邻子睦的缘故。
  她虽在心里嘲讽却也垂着头将一双浸着寒光的眼睛压下,福了福身,向叶仲川行了一礼。等人从身旁走过时,叶星怜才提着那紫檀木的食盒走到御书房前,分别朝那两个侍卫点了点头而后缓缓走了进去。
  那长案上有从窗柩里洒下来的细碎日光,明黄长袍上绣着腾云龙纹的中年男子听见脚步声提着狼毫墨笔的手一顿,接着微微侧脸,见是个脸面不熟的小婢便将毫笔搁置在笔架上,拢着衣袖转过了身子站在那长案前。
  绿衣小婢见状慢慢走近,脚步停在一定距离开外,福身喊道,“拜见陛下。”
  箫黔虽面色有些灰白但目光如炬立时从头到尾将她打量了一遍,视线落在少女手上那紫檀木食盒时严肃的脸面上不禁立时露出个微笑来,“雲娘宫里的人,往日不都是流华送来的吗。”
  “流华姐姐有恙在身,不便面圣。”
  虽那食盒等物是她变幻出来的,但珠彻宫的雲妃煲了药膳是真,流华被吩咐送东西却突然肚子疼也是真。小酥本是草木精怪,能与天地间万千植被交流,叶星怜那时便是通过她与御花园中的花花草草交谈后知道了这些讯息。
  只不过那流华没让旁人去送药膳怕被抢了功劳,且她对天子又怀有着隐秘的爱慕之心便对自己那张扬恣意的主子有了忿怨,竟然自作主张偷偷将那药膳喂给了野狗吃。
  那时箫毓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叶星怜不是没察觉到但她觉得此事天衣无缝,况且她还留了一后招,即便有了漏洞被他追查也没有什么踪迹可寻。
  若不是人间天子周身有帝王紫气盘旋,妖邪术法难以近身。又因她要想解了舅舅与外祖父二人的冤屈需得使些特别手段,不然她早就在夜间直接进入那箫黔的梦里面动些手脚了。
  男子闻言挑了半边眉毛,说道,“既然是流华吩咐的,那也该知道这送药膳的规矩吧。”
  少女闻言却不抬头也不作声,而是微微弯着身子将那食盒放在了长案上。揭开盖子,一一取出里面的汤蛊、两副汤碗和汤匙。那汤蛊一被打开便有一股膨然的香气溢满了整间御书房,箫黔不由得翳动鼻翼接着眼角余光就见那绿衣小婢舀了一匙药膳放入汤碗中,仰头直直喝了下去。
  她抬起袖子轻轻擦了擦嘴角,又手脚麻利地为箫黔盛好一碗递给男子,“陛下,请用。”
  箫黔见她面色如旧,便知道这药膳里没什么问题,而后伸出手去接过那白玉腕细啜慢咽地将那碗药膳喝下去了。叶星怜自动将那汤碗收回放入食盒里,又拾起那枝艳红的山茶花高举过头顶呈给箫黔,“雲娘娘还特意让奴婢折了此花一同呈给陛下。”
  男子接过那枝鹤顶红在手间把玩,一边说道,“好,朕知道了,回去告诉你们家娘娘她的心意朕知晓了。”
  “奴婢告退。”
  叶星怜走出殿后朝那两名侍卫腼腆地笑了笑,接着缓缓沿着青石路身影消失在一处拐角。而她并非是真正离开了宫中而是设下了隐匿阵法飞上了御书房的屋顶,她分出一缕神识进入殿中便见那箫黔脸上的笑意顿时消湮,接着走至窗边将大半身子探出窗外无声地吐出了那全部的药膳。
  果然,小酥得到的消息是正确的。
  这位天子陛下并非真正宠爱那姜雲娘,做出那样的姿态不过是为了她背后的家族势力罢了,对于那雲妃娘娘的兴致怕是还没有对那流华来得多。
  少女半屈着腿,一手支在下巴上。
  她事先便知晓了这消息,因此她留下的东西并不在那药膳里,而是在那枝鹤顶红里。
  ------题外话------
  阿怜此章暗戳戳扮演了一个铁憨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