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四十八章、如意峰 三

  因着春谷老人弟子众多,青云宗掌门覃皤便划了足足一整座山给他,连着山脚的几亩药田也是如意峰的弟子在打理。他门下虽弟子众多但众人分散而居,春谷老人自己整日又不在如意峰上,这山顶上除了谈然来送过药材外叶星怜能听见的声音只有季重瑶的。
  那送来的药材需要及时熬制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当季重瑶去熬药时少女便一个人坐在檐下。
  她虽看不见,但听觉却因此便得更加灵敏了。从耳边吹过的风,云间翼翔的灵鹤清啾之声乃至小酥在不远处嬉戏打闹的声音她俱都听得一清二楚。当一个人双目失明突然陷入黑暗时,她的情绪会因这陌生的情形而变得阴郁低沉,叶星怜听着这一切心海迭起,突然便很想舞剑。
  但若使烛照剑必定会引起灵力震荡,死气便会因此四下游走,少女想了想嘴角微微一扬唤来玩得那水球上满是泥巴的小酥。
  “小酥,你看这四周可有树木。需得枝干稍软些的,你帮我折一枝来好不好。”
  小酥支使着两只触手搓了搓圆球上的泥巴,等身上干净了才奶声奶气地答道“好呀好呀”,然后一蹦一跳地在四周的树木间窜来窜去。她人坐在球中,一只小小的手摸着下巴观察着哪根树木最适合阿怜姐姐,那外面的触手也随着她的动作摸着那水球的下方。
  她终于瞧见有一枝很不错,那柳树由上到下俱是嫩绿的,冠顶有一根树枝在阳光下泛着晶亮的光芒,十分漂亮。小酥眼睛一亮,甩着两根触手缠在高一些的枝干上,接着蹭蹭蹭地攀到了树顶,以两根触手借力一弹接着便登上了那丛树冠。她手上用力,便将那柳枝折了下来,然后沿着原路回到了地面上。
  “喏,姐姐。”两只水做的触手卷着那枝柔软的柳条送到叶星怜身前,“小酥可是给你找了最好的呢。”
  少女接在手里细细地一摸,枝条纤长,柔软却极有弹性,过刚易折,这样的便刚刚好。
  “谢谢小酥,这个很好。”
  小酥开心地举起那两只触手,人在水球里缓缓走动起来那水球便随之地上滚了起来。她像是凡尘那杂耍的艺人般,声音里是骄傲地雀跃,“那可是,我的眼光是顶顶好的。”
  叶星怜手腕轻转,舞着那细长的柳枝就从石阶上一跃而起。
  她脚下步伐乃是按七星北斗的踪迹而行,裙裾上的绣蝶轻飞整个人如水上凌波。但她脚步来往反复只在那七步之内行走,因此又能保证在双目瞧不见的情况下将这方寸之地掌握住。她不能用灵力,便全靠手上巧劲和体内之气舞动,飞花做刀折柳舞剑,用力时那柳条便飒飒生风在空中发出哔哱之声,软和下来时那柳枝就如一根绵绵绸缎般。
  叶星怜舞到极致五感便缓缓闭塞,神识便沉淀了下来。接着她继续全神贯注地舞动那枝柳条,过了片刻却发现双目发热于是便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但她脸庞上那漆黑的双眸乃是睁着的,她仔细一看发现周遭昏沉的黑暗里不知何时竟微微出现了一银色的光团,轮廓模糊只能瞧个大概。
  少女停下动作,试探地喊了一声,“小酥。”
  “怎么啦,阿怜姐姐。”
  果然那银色的光团渐渐从那黑暗里向她走了过来,叶星怜笑着弯了弯眼睛,“没事,你接着玩吧。”
  她又补充着说道,“青云宗内虽宗规森严,但是并非所有人会如瑶师姐他们一般,难免会有些不轨之人见你奇异便会起了坏心,在我伤未好前,且不要下如意峰。若你被捉了,说不定下次再见你就是把干草被人拿去灶内生火。”
  小酥一下愣住了缓缓地点了点头,两只眼睛里滴出泪珠来,“我知道了嘛,可是你干什么要吓唬人家啊呜呜呜呜。”
  叶星怜蹲下身子手指翻动,将手里的柳枝编成一个大小适合的花圈递给那团银色光圈,“别哭啦,这个给你。等我眼睛治好了,便带你回小离湖,那儿有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哼。”小酥一下将那花圈夺了过来戴在水球上,她人坐在里面双手叉着腰气鼓鼓地说道,“你说的哦,而且下次不许再欺负我咯。”说完便偷偷摸了摸那花圈,然后飞快地嘻嘻笑着跑远了。
  季重瑶端着一碗浓稠的汤药走了过来,她站在少女身旁惊喜地咬了咬嘴唇,“咦,师妹你这是能看见了吗。”
  “瑶师姐。”叶星怜侧过身来,但她此时眼中并未能出现先前那般的光团,她便摇了摇头,“我方才凝神以柳枝作剑舞动之际,发觉竟然能看见小酥的模糊身形。换句话来说,只能看到一团囫囵光团而已,我在想要虽然这双眼睛暂时被死气充斥但我若开神识做目,说不定接下来便能稍微减轻给师姐你带来的麻烦了。”
  粉衣少女一手牵引着她在檐下石阶上坐好,才开口说道,“不要紧,算不得什么麻烦。况且自师妹你来了之后我就觉得热闹了不少,师尊那个懒大憨,整日无事便下山找他那些红粉佳颜。大师兄出门远游,其他几位师兄不是忙着修炼就是一个个的不解风情跟个木头似的,和他们聊天我还不如去找头猪说话呢。七师兄人不错又善解人意,但是吧他总归是男子嘛。师妹你到此处来也总算有个人能陪着我说话了,算不得麻烦的。”
  “对喽,这药要及时喝,是温补百骸筋脉的。七日的药汤回一日比一日猛烈,喝了这个能少受些苦。”
  更多时候其实是季重瑶自己在说话,叶星怜不知该如何作答便附和几声。她听季重瑶这样说,便觉得这声音甜甜的师姐更可爱了起来,于是笑着接过递过来的药碗将它一饮而尽。
  少女擦了擦从嘴角留下来的几滴药渍,鼻尖忽然闻到了一股酸甜的甘香,她睁大了一双星眸顿时显得有些软和无辜来。
  季重瑶圆圆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她手上捧着一片黄澄澄的杏脯,挑挑拣拣之后拾起一粒果肉肥大的递到了叶星怜嘴边,“这是如意峰山后种的夋杏,里面也有灵力的,虽然微乎其微便是啦。不过它味道很好,师妹且尝尝。”
  少女将那杏脯在口腔中嚼碎,一股甘冽的清甜味便迸裂开来,咽下去的时候嘴里又有着微涩的酸味。
  “好吃吗。”
  叶星怜点了点头,而后又点了点头,“嗯,好吃。”
  她想了想,开口说道,“瑶师姐若是不见外,便不用喊我师妹。同沈师兄一样,喊我阿怜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