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五十章、有法可解

  待两人走出那浓雾,那金线的尽头竟在一片沉绰黑暗中分成了七道。每道粗细如一,但各自延伸的方向皆不相同,一时难以分辨究竟哪一根才是真正的离去之路。那七道金线分布呈一卦阵之相,沈云谒与叶星怜二人便像两只误入蛛网的飞虫一般被困在这阵中。
  “若按八卦阵的阵象来看,这七线依次为乾位、坤位、坎位、震位、离位、兑位和巽位。”沈云谒想了想,抬步走向两根间距稍宽的线旁,“这里,还差一位,名为艮。这阵法若佐剑,在此留出的一处乃是请君入瓮之意。到时那七位上的剑者声息相通,纵横合击,入阵的人便是插翅难飞。”
  叶星怜闻言皱了眉头,缺见那两根金线之间突然又缓缓浮出一根来。沈云谒手指在线上一抹,捻了捻置于鼻尖下轻轻嗅了嗅,男子握住那根金线,接着俶尔间其他七根都消失在这黑暗里,“虽是请君入翁的危险一阵,但就是这根没错。”
  “师兄,你方才,在闻什么。”
  沈云谒听得少女发问,问的却不是为何走这最危险的一根金线,他便缓缓翘了嘴角向她解释道,“那位高人说要寻你的神魂需以一沾染了气息的物件做引,我便拿了那桐花。桐花香气清冽且不易散,刚刚这金线上的气味就是桐花的香气。”
  “只是由此可见,这阵法或者说,那石阵的主人,心性难辨亦正亦邪。竟以死门做了生路,阿怜你切记此处不可再轻易进来,只怕不知道下次又会有什么样的古怪。”
  “我知道了,师兄。”少女点了点头,瞧了一眼身前男子如竣立山峦一般挺括的肩膀说道,“我本想着只探一缕神识进来,弄清楚我左臂上那团黑气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它太过霸道,我竟整个神魂都被拉入了此处。”
  沈云谒一手牵着那金线,一手握着叶星怜的手腕,他呵了一口气,“阿怜不必自怪,未卜之事的责任任何人都无需承担。”
  “嗯,我晓得了。”
  那金线到了尽头之时,身前男子的身影竟已消失叶星怜眼前骤然一黑。清风徐徐,几道人声随着这风缓缓送入耳中,鼻尖下是澹湛的草木之气细闻还有细密的佛下檀香。
  五感既然皆归了原位,叶星怜知道自己的神魂这便是已经从那黑雾里走了出来,她缓缓睁开眼,一片黑暗里站着三个轮廓分明的人形光晕。
  “神魂归位,已经无大碍了。”
  这是叶星怜听到的第一句话,嗓音温和但难辨男女也难以确认此人的骨龄。她只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沈云谒口中师父请来的高人,修为她难以察觉那便是远在她之上。少女视线缓缓移动,落在这高人身旁的一人身上,看那身高体型应是她师父无疑。
  果然,下一瞬叶星怜额头上便被一阵劲风弹了下。
  力道适中,疼得也恰好。
  “师父。”
  楼泓引轻“哼”了一声,才说道,“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师父。第一次下山修为便因铸剑用尽,还是你青行师兄救的;这次去了却前尘之事可好,竟然一双眼都瞎了。我看,便不能叫你再出宗门半步。”
  叶星怜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嘴边露出一个笑来,“我舅舅与外祖之事已经了结,暂时不会离开宗门的,这个师父便放心好了。”少女脑中又浮现那日从上云府离开时的情景来,那道在暗处趁机下手的气息想来应该是在拭阳道就跟随着她了,“至于这眼睛,那出手的究竟是何人我也无丝毫头绪。”
  “既出手便是这么阴险的招式,而且还是鬼祟行事,应是控尸一脉的邪修,想必多多少少与天极不夜城有些关系。”沈云谒声音有些喑哑,他咳嗽了几声接着说道。,“不过奇怪的是,这死气分量不够猛烈。是否可以推测这邪修要么并无取了阿怜性命之意,亦或者他自身出了问题在面对阿怜时只能施展开这一点。”
  听了男子的分析,首先跳进叶星怜脑海中的便是一张笑时两颊漾着酒窝的无害脸庞。但她很快就否认了这个推测。因为妒川且不说已经落入那金池里没了存活的可能,而且千水江山图的出口已经被闭上,他也不可能那时出现在拭阳道。
  楼泓引点头对沈云谒所说表示认可,他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一丛美髯,转头看向身侧的身着金色袈裟的和尚,“这死气不管是何人所为,但好在可解。但是阿怜左臂上那团黑气,来路古怪,尚且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大哉你可有办法。”
  闻言叶星怜眉心一跳,师父请来的这位高人竟然就是渺无畔的那位大哉和尚。他修习的便是通神魂的术法,难怪能以金线将她与师兄二人带出那迷雾。她目无光彩的眼睛便转了转落在那离床榻最近的大哉和尚身上,接着听那道散着浅金色光晕的人形说道,“这黑雾乃是一缕残存的记忆,非灵非厄,是以极为难除。看样子它已经渗入小施主的神魂里,若耽搁久了恐生旁的变故。”
  “大哉大师可有解法。”
  “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办法。”
  楼泓引声音一出,没看大哉,而是目光如炬般直直朝与他同时发话的沈云谒脸上射去。这流霜顶上的小师侄脸此时上一幅温润湛澹的模样,全无方才声音里的那般焦灼,与他双目相对之时还轻轻朝自己颔了颔首。楼泓引便轻轻挪开了视线,“大哉,你若有办法便直言,无法也说与我听。”
  “有法可解。设九转阵,以凤凰明火淬炼神魂,再剥离那黑雾。”大哉眼中神色晦暗,双眸眯成一线目光落在坐于床榻上的少女身上,“只是这小施主修炼之时多亲近风与水二行,只怕淬炼时扛不住。”
  这话一出,叶星怜便知晓除去那黑雾并非容易之事,而且其中所要经受的磋磨恐怕还有不少。她想了想便开口说道,“长生大道本非坦途,行走其间更无易事二字可言。既然大哉大师有法能祛了这东西,叶星怜便无其他惧怕之事。”
  “好。”大哉和尚话中有些微赞许之意,他双掌合十笑着说道,“吾修的既是通摄神魂之术,届时便为小施主护法一二。但小施主神魂上还有些许死气,这设阵之日便定在药汤浴尽除了那魂体上的死气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