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秉烛摘星辰 > 第六十七章、玉鸪天

  那根青翠欲滴骨瘦嶙峋的竹棍上光洁如新,竟然是滴血不沾。
  正在少女猛得瞠大了一双星眸之时,薛竹泠手腕翻转将折腰缩成原先那般大小插入了腰带之中。他目光在那几个面目模糊的蓝衣人身上逡巡,最后缓缓挑起嘴角,露出个风华无双的笑容来,华容婀娜。
  男子缓缓说道,“原来竟然是蓬莱遗族,璇玑江氏。”
  “御守长明海而已,竟然还要动用纸灵之术。”薛竹泠侧过头朝叶星怜微微一笑,“叶师妹,我看我们要想进长明海还需要上去,进玉鸪天一趟见见那位江阁主。”
  既然他这样说,叶星怜别无异议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沿着海滩折返,途中少女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那些蓝衣人依旧站在远处,面目倒是逐渐清晰了起来。他们脸色苍白如澄纸,眉目乃至五官虽正常,但几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细细看去能发现都像是画在纸上一般诡异。
  一只手轻轻将她的头掰了回来,薛竹泠清朗的声音响在叶星怜耳边。
  “好了,别看了。那可不是真人,是白纸做的纸人。”
  少女猛地抬起头来,望进男子的眼中,她确定了他眼中的坚定之色后缓缓地眨了眨眼睛,“所以方才,你那竹棍上才没有鲜血的痕迹。”
  “嗯,虽然无知了些但还算聪明。”薛竹泠长腿迈开,一边解释,“蓬莱璇玑阁的江氏,擅长的便是此道。控纸为灵,御化万军。只是蓬莱早在千年之前就灭族了,本以为那些宗门都应消湮殆尽了,没想到竟然还存着璇玑阁的血脉。”
  “而且,这位玉鸪天新任的江阁主派人竟以这样的秘术守住长明海,看来那里面还是有不小的秘密啊。”
  叶星怜想起早先在那假冒的《天枢十八册》上看到的内容来。
  玉鸪天前阁主宿风前些年身死,而他的独女,玉鸪天的少主宿执玉坠入长明海下落不明。
  那么,江蓝霁派人守住长明海是不是因那宿执玉的缘故呢。
  两人脚下聚了一团风,接着直直朝那上方的巨型楼阙而去。
  精致的重重高楼前是广阔的白玉铺就的广场,广场上人影如织,来来往往的什么人都有。敞胸露乳的貌美女子,喝酒吃肉的光头和尚,简直像一锅乱炖。
  薛竹泠灵活地在人潮中穿梭,叶星怜便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越往正中那栋最高的楼阁走去,白玉广场上的人便少了起来,这时一柔软无骨的女子突地被旁边人一撞,她身子接着踉跄几下竟然跌在了少女怀中。
  眼见裙角绣着丛竹的白衣男子越走越远,叶星怜便伸手轻轻推了推窝在自己怀中的女子。
  她垂眉敛目,清净如佛座下色艳味却涩的莲花,少女声音微软,“这位道友,我有要事。烦请,你起个身。”
  那女子闻言抬了半边脸来,娇艳貌美,可不就正是先前在广场上见到的那位女子。
  看来,是早有所图谋。
  叶星怜眼睛一眯,接着便听那女子说道,“道友,这么急作甚么。修道一途清苦艰辛,当享片刻欢愉,何不珍惜眼下。”
  她声音婉转,曲曲折折地撩人心肠,若在常人纵然是女子听来也是风情万种。叶星怜却只想尽快摆脱这女子,早点追上薛竹泠。
  少女两道长眉一皱,面色愈发冷冽。她手一挥便干净利落地将那女子挥出自己怀中,没想到那只手却被她捉住,执在了掌心。
  修长的手指白皙而骨节匀称,肌理细腻,指尖有常年练剑所留下的细茧。
  杭薇握着简直爱不释手,叶星怜虽心觉不可置信但此时也总算明白了这女子隐秘的言下之意,她朗声直道,“这位女道友,你我同为女子,你这是做什么。”
  “咦,看来你不是玉鸪天的人。”女子微微一笑,走过来靠近了些,“也难怪,这样好看的皮囊先前倒是未见过。玉鸪天谁人不知,我杭薇男女不忌呢。”
  眼看着她像是要执着自己的手往她雪白挺拔的峰峦上安置,叶星怜简直睚眦欲裂,脸上冷淡镇定的表情被震碎了开来。她指尖溢散出一道凛然剑气直朝女子而去,接着趁那杭薇分神之际,连忙脚下御风朝前去了。
  那片交错的翠绿丛竹停在耸立的阁楼之前,薛竹泠双手负在身后,看样子是在等她。见少女匆匆赶至身前,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叶星怜一听就知道他是瞧见了方才的那幕的,接着薛竹泠笑得微微弯了腰朗声直道,“哈哈哈,没想到你竟然被杭薇缠上了,方才师妹那模样真真有趣极了。”
  叶星怜忍不住翻了白眼,双手悠悠环在臂膀上,“可是薛师兄分明生得风华绝代,怎么那杭薇偏偏盯上了我。”
  “咳咳。”男子闻言缓缓直起身来,白玉一般的脸上因笑得过久便泛起了绮丽霞光般的绯红之色,“我虽生得万中无一,但不过可惜,这张脸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薛竹泠伸出一根手指,一一凌空滑过少女的眉峰、星眸和鼻梁。
  “她只爱冷面美人,像叶师妹这样的正合口味。”
  少女垂了双手,直直越过薛竹泠朝阁楼内走去,经过男子身旁之时,她嘴巴一动,“我看,若是那位闻道宗的萧道友来此,才是真真正正地受欢迎呢。”
  “唔。”男子两根手指摩挲着光洁而丰润的下巴,想通其中关窍之后又是爽朗地一笑,“确实确实。叶师妹可真是聪慧过人,哎呀,走慢些,你等等我。”
  两人一踏入阁楼,便发现此楼中间空了一大片出来,一根粗壮的玉石长柱伫立其间,高耸入云,直倴天际而去。
  叶星怜抬头望去,才发现那玉柱上雕刻着无数只白色羽鸟,栩栩如生鲜活得宛如随时会从柱上醒过来,翱翔于天。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响亮哨声,那石柱上最大的一只羽鸟俶地两只乌黑的眼珠里流转起光芒来,它一只翅膀先从柱身化作了实体,接着整个身子便腾腾飞了下来。
  它羽毛洁白而光滑,虽和沈云谒的白鸾同为白色鸟雀但却要温顺朴实得多。
  白色的羽鸟伏下高昂的头颅蹭了蹭叶星怜,它身子接着一矮,少女朝薛竹泠看了一眼,男子抬头看了一眼那高高的石柱顶端,接着低头朝她说道,“江阁主就在楼阁的顶端,走吧。”
  两人坐在那巨型白鸟的背上,听得它发出一声清亮的鸣叫,振翅朝顶楼飞去。
  楼阁的顶端是处开阔明亮的大殿,叶星怜二人从羽鸟背上下至地面,少女伸出手去摸了摸它顺滑的羽毛接着便见这巨大的白色鸟儿扇动翅膀沿着玉石长柱悠悠地飞了下去,接着整个身子化作一道匹练光华,又变作了柱身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刻。
  这时叮叮当当清脆地传来脚步声,二人转过身去,见一扎着可爱双髻的小小女童朝他们走了过来。
  她两个精巧发髻上系着蓝色的丝带,丝带末尾是几只银色铃铛,因此她来时才有那清脆的响声。
  “二位,请随当当这边来。”
  叶星怜与薛竹泠对视一眼,接着跟着女童朝那大殿走去,在一根梁柱后饶进了一处虽小些却更雅致的殿内。
  殿内一路铺着雪白的地毯,上面零星地绣着几株黑芍药,只是少女细细一看发现那花朵围成的竟然是一方八卦阵,想来这应当是个不俗的护身法器。
  她打量之际耳边传来薛竹泠的声音,“江阁主。”
  叶星怜发现在那地毯尽头的一处玉阶上,垂挂着缥缈的细纱帐幔。薛竹泠唤了一声,那帐幔便被人撩了起来,一道澄澈丰霁的蓝色衣袍出现在了少女的眼底。
  整个殿中霎时溢出白芍药的香味来。
  “薛道友,听闻二位想入玉鸪天下的长明海,不知究竟所为何事。”
  这男子的话里虽有咄咄逼问的强硬之态,但他声音却很温和,叶星怜便抬了眼去看。
  少女见这位玉鸪天的江阁主生得眉目俊秀,右眼下是一粒殷红的泪痣,无害之余又平添了几分不可言喻的魅色。
  恰好那江蓝霁也将目光扫了过来,两人视线便汇在了一处,男子微微耸动眉头,“这位是。”
  “青云宗叶星怜。”少女闻言,拱手答道。
  薛竹泠微微一笑,“其实不瞒江阁主,我与这位青云宗的叶师妹来此,乃是为了长明海中仅存的几只鲛人。想必江阁主也知道某是个俗人,爱制墨砚,这不恰好缺了一味鲛珠。近些年来鲛人绝迹,便是为此前来叨扰。”这时他话风一转,眼中迸出精光来,“倒是不知道江阁主为何以秘术镇守长明海,难不成里面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江蓝霁嘴角上翘,闻言露出一个清甜的笑容来,“薛道友何必激我,要想入长明海也不是不可。据我所知,那几只鲛人潜藏在长明海里的火窟里,但火焰热烈,非一般修士可进。你既然已经来到此处,便说明是有了应对之法。”
  身穿一身明艳霁蓝的男子接着撰住了薛竹泠的视线,“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便可允薛道友、叶道友进入长明海。”
  殿侧的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与人身形相等的巨型画轴,那上面绘着一身穿白衣的少女。
  她白色衣裳上绣着黑色的芍药。少女脚下踩着红瓦立于层叠的城墙之下,面目清秀,眉峰暗藏冷意。这少女手中握着一柄墨色长剑,裙角的大片黑色芍药花迎着月光竟相绽放。
  “少主宿执玉坠入长明海,我已经派人在海里整整搜寻了十年,却是一无所获。”江蓝霁伸出手去,轻轻地摸在那少女白皙的脸庞上,“我虽是璇玑纸灵术第一人,但便因此,火对我而言乃是天生的克星。那火窟虽派过不少人下去探寻,却都是有去无回。此次便要拜托二位,替我查看一番少主的下落。”
  他修长的手指缓缓移到那画轴的轴端,接着轻轻一旋,那整幅画缓缓向一旁移开,从后面露出来的竟然是一扇门扉。
  江蓝霁将其轻轻往外一推,吱呀的清脆一声,门后是无垠海面,白鸟沿着水面振翅翱翔,时而发出清亮唳声。
  “二位从这儿便可直达长明海。”
  薛竹泠双手拢进袖中朝蓝袍男子轻轻一拜,“那就多谢江阁主了。”
  他说完便从纵身一跃,身子如断线风筝一般垂直落了下去,薛竹泠的声音沿着风送入了叶星怜耳中,“叶师妹,快跟上来吧。若迟了一步,我可不等你。”
  “江阁主,告辞。”叶星怜微微垂首,向江蓝霁行了一礼后纵身御风而行,向薛竹泠追去。
  她身形如一道疾风,锐利无匹,身子峻拔宛如一柄勇往无前的绝世宝剑。
  江蓝霁将视线从白衣少女身上收了回来,转而投向那另外一边一直未撂起过的细纱帐幔里去,“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道子,天资确实过人。只是,方才观她一举一动,便知道你的计划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成的。”
  那纱幔里缓缓递出来一道声音,里面带着浅浅笑意,“阁主难道不知此计不成,还有下计。”
  薛竹泠两人一路疾行,脚下踩着的便是无垠的碧色海面,雪白的海滩边已经没有了那些蓝衣人的身影。
  在男子身前飞着一只蹁跹的青色蝴蝶,叶星怜走在他身旁好奇地问道,“薛师兄,你似是让这蝴蝶为我们引路。”
  “嗯。”薛竹泠微微抬手,那只青色的蝴蝶便飞回来停在了他指尖,“这青墨里含有鲛珠,我施以擢引之法便能在这海面上找到那些鲛人藏身的火窟。”
  他轻轻朝指尖吹了一口气,那只蝴蝶便又往前飞去,在空中忽上忽下地悠悠扇动双翼。
  叶星怜闻言点了点头,她余光落在脚下的水面上,那上面倒映出她与薛竹泠二人的身影来。
  少女聚精会神地盯向一处,那是水面上映出的她腰间的烛照剑。叶星怜双眸微微瞠大,这时一幕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总算明白,方才瞧见那幅画像时自己莫名的熟悉之感从何而来。
  那柄剑,那柄玉鸪天少主宿执玉手中所握的剑,乃是当时在万疆鬼域里那位墨衣的宿蟾手里的那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