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快穿之神主哭一个 > 第66章,找顾家想办法

  萧安萱是被药罐一下就砸死的,死亡来的太过突然,她都还没有回过神,人就和世界说再见了,然后就待在空间里面被它唠叨个没完。
  对死亡也就没有什么恐惧害怕的情绪,这会看到福利院的孩子们,村里的村们遭受着死亡的威胁,承受着痛苦的折磨时。
  她才身同感受着生命的脆弱,和面对死亡真的是一件令人无比恐惧的事情,而更让人难受的是,在面对这一切的那种无力绝望感。
  那些绝望无助中的哀伤哭喊,像一道道魔咒一样施加她的身上,身心都被压抑难以承担,却又不得不默默的承受着,去尽最大的努力挽救着。
  喝水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刚忙到中午就被余芳娘又哭又闹的,带上一名大夫回去她那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居然和和福利院的孩子一样快要不行了。
  萧安萱和大夫进屋,就看着已经躺在床上,嘴唇发紫陷入昏迷的兄弟两人,这会很明显的出现了中毒反应。
  “他们平时都跑去福利吃喝了?”
  “这全怪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修那个鬼福利院,有富有贵也不会这被你害,
  我把话告诉你,要是你两哥哥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有好活的,就是顾家也得让你来偿命。”
  “想要我偿命你还不够格,放心吧,祸害千年,就算你死了,他们都还能继续祸害人。”
  花有富和花有贵这兄弟两个,纯粹就是自找的活该,天天在村里不务正业的,想方设法的跑去福利院偷鸡摸狗的。
  这才没把他两个直接毒死,都算是祸害命都大了,到底是成年人身体抵抗力强,到现在才出现中毒病症反应,并没有染指传染病毒。
  她倒是还希望这两祸害染病毒死了干净,也不要福利院无辜的孩子遭殃,没精力听余芳娘的号丧,准备让大夫开了两包解毒药就完事。
  结果花大柱和余芳娘拦着大门不让她走了,非要等兄弟两个醒来才准走,气的萧安萱直接准备拿匕首给他们几刀,想找死的她绝对不会多留着。
  还是村长回来的及时,带人清查回来,就气喘吁吁地跑到花大柱院子里来,找到萧安萱出去处理发现的事情。
  “乔丫,有新的发现,你快跟我去看看。”
  “村长,我这被拦住走不了。”
  “胡闹,花大柱你两口子分不清事情轻重吗?要想被逐出村子,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们。”
  “村长,不是我们要胡闹,是有富有贵都病躺下,乔丫当然要留下照顾她哥哥。”
  余芳娘认为自己这会是站理的,到也不是很怕村长的威胁。
  “我懒得和你扯,再多耽搁下去,你们两口子也得躺下等死,乔丫我们走,谁敢拦,我让人打断腿丢出村去。”
  村长心里因为瘟疫的事情,早已经担心的没有耐烦心,对花大柱两口子直接选择用以暴制暴的处理方式。
  萧安萱很满意村长在大事情上的处理能力,以为有村长跑前跑后,村里虽然陷入危机,却没有大乱起来,不在多搭理敢怒不敢言的余芳娘。
  连忙跟在村长身后离开,一行沿着村子里河滩急急地向前跑去,看着河中略显浑浊的水流,以及在河边上担水的村民们,眉头不由的再次紧紧锁起来。
  “村长,村里不是也有好几口水井,大家用水怎么都还是在河里?”
  “村里那几口水井的水都下降了不少,打水比河里吃力些,大家也就更喜欢到河里打了。”
  “你让人通知下去,河里的水不能再用,大家都暂时用水井里的水。”
  药罐已经检查过,除了福利院的水井动了手脚,村里其他几口水井都没有问题的,要比河里的水卫生干净些。
  “好,等下就让人挨家挨户的去通知。发现问题的就在那边,乔丫你仔细看看。”
  村长停住了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被茅草掩盖的低洼处,萧安萱跟着停下脚步还未细看。
  一袭河风从低洼风向吹过来,带来了一阵令人作呕的臭味,这么浓的腐臭味道?定睛朝前看去,却在看到前面的景象的时候怔住了。
  低洼处有几只野狗在哄抢着某样食物,不时狂吠着厮打起来。过了会好似发现了新的目标。
  其中两只狗放弃了抢夺奔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叼住一样东西就撕扯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萧安萱的心在渐渐凉下去,动了动几近僵硬的腿,一步步地向着低洼处靠近。
  用衣袖捂着鼻子,却依旧阻挡不住那阵阵恶臭,越靠近她的心就提的越高,这做恶做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抢食的狗狗们看到突然接近的萧安萱,齐齐抬头看着她,小小的眼睛里透露出危险的戒备。
  有几只甚至呲着牙对她怒目而视。此刻的萧安萱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害怕它们会不会来群攻她。
  直接让药罐把它们全部放倒,然后她看到丢弃在低洼处堆积,那一摊的发臭物的时候,黑眸瞬时瞪大起来。
  “不是鼠疫,确定是禽流感。”
  萧安萱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而她身边的村长,却在听到她的话之后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好一会才开口。
  “早上我就带人去,各家各户打听有没有鸡鸭之类的死掉,大部分人家说没有。
  但是有几户却说他们亲戚村子里,死了不少的鸡鸭却还有人花钱收去。死畜生都还能卖钱,我觉得有人专门收购死掉的鸡鸭有些古怪了。
  于是就附近的村子也找了起来,结果再去垭口村经过这里的时候,闻到气味不对,就看到了这般景象。”
  听着村长讲完,萧安萱已经大致知道病情的根源了,最大的原因肯定是这些死去腐烂的鸡鸭,堆积在低洼处腐烂,然后随着水流入侵到河里。
  而村民们大多吃喝用水都是取自这条河中,被传染的几率自然很大。而且村里现在还活着的家禽里。
  肯定还有潜在的被感染的病禽,人类接触之后,自然也会被传染。村长看花小乔的眼睛依旧紧盯着河面上。“乔丫,这个病,还有办法治吗,要不你回去找顾家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