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杜灵溪 > 第一百三十五章:杀野狼
就在她仰着头闭目享受之时,耳边传来粗重的喷气声。
  
  杜灵溪身体一僵,猛的睁开侧目看去,只见一对蓝色的眼睛像幽灵一样在眼前晃来晃去,喷出的气息里夹杂着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杜灵溪眼眸瞪大,“锵锒”一声反手拔出腰间长刀,挥手刺向前方不知是什么的怪物。
  
  夜色的细雨中,一声“嗷嗷”的痛嚎声在四周响起,久久不能平息。
  
  杜灵溪抽回长刀,脚尖轻点地面飞身后退,轻飘飘落到三丈外的河边草丛上。
  
  她红唇紧抿,眼睛微微眯起,想要看清怪物伤情,却发现即便是这样,也看不清怪物伤的什么样,只是长刀刺金它身体内时,那种厚实的感觉让她知道。
  
  这一下,刺的很深!
  
  杜灵溪神情紧绷,默默握紧长刀,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那只嚎叫的野兽。
  
  下一刻,野兽停止了嚎叫,喷着粗重的鼻气盯着杜灵溪,一双蓝色的眼睛中,带着无比的愤怒。
  
  黑暗中这种愤怒的眼神,让杜灵溪深深感觉到它怒了。
  
  用力握紧刀柄,她将刀横在身前,刀刃在夜色中散发出寒冷之芒,似乎在诉说主人此刻的心情。
  
  野兽咆哮的奔来,杜灵溪屏气凝神,呼吸在这一瞬间停滞,淅沥的雨水仿如冻结,夜色里她的目光中,只剩下前方庞大的兽影。
  
  下一刻,野兽来临,杜灵溪眸中暗光乍起,长刀起落间,嚎叫声霎然而止。
  
  夜色中的雨水依旧淅淅沥沥,只听一声震动大地的“扑通”声,暗夜中那对蓝色的眼睛已然消失,它庞大的身体也倒地不起,未曾挣扎一下。
  
  杜灵溪知道,野兽死了,收回目光,她反手将长刀送去腰间刀鞘之中,抖了抖胳膊和小腿,卷起的衣袖和裤腿瞬间掉了下来。
  
  脚尖点地,她快速向前飞去,转眼间飞过河流,来到河对面,眼眸看向四周,发现无人抬脚就要向前走。
  
  这时前方传来数声嚎叫,叫声高昂嘹亮,听着很是激动。
  
  杜灵溪心神一紧:“这叫声为何会如此振奋,好像是抓到食物的声音,难道……”
  
  她脚步抬起,向着叫声传来之地跑去,随着叫声的临近,耳边传来无数男子大叫声,叫声痛苦,仿佛承受着很大苦楚。
  
  “杜机!”
  
  杜灵溪冲着前方黑暗处大叫一声,远处是无数对绿色的眼睛,她知道,这是脑海中那对小野狼的眼睛。
  
  杜灵溪心脏“砰砰”直跳,她不知道杜机有没有在里面,不知道他有没有危险,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回应。
  
  “我在这里,杜溪!”杜机激动的看着四周黑暗处,他听到了杜溪的叫声,条件反射就回应了。
  
  可是静下心来,他怀疑刚刚听错了,杜溪怎么会在这里,他没有离开燕家吗?怎么会闯进这么危险的地方。
  
  一系列的不确定,让他一边后退着提防着前方狼群,一边大喊:“杜溪,是你吗?是你在喊我吗?”
  
  杜灵溪眼眸一亮,嘴角勾起,脚尖点地腾空飞起,两个凌空翻转间,来到狼群内,看着几个后退了人急声问道。
  
  “杜机在哪里?”
  
  “我在这里!”杜机听到声音,连忙剥开众人,跑到杜灵溪身边,两只手紧紧抓着她肩膀。
  
  “杜溪,你也是被他们抓紧来的吗?”
  
  杜灵溪抬手握住放在肩膀上的手,轻笑一声道:“没有,我是来救你的。”
  
  “什么?”杜机惊呼一声,就要开口斥责。
  
  这时那些野狼按耐不住食物的诱惑,一点点分散着包围他们。
  
  很快,几人才发现现,自己就像包饺子的陷,被无数双绿油油的眼睛包围着。
  
  杜灵溪转身看着野狼,与身边几人一起后退着,此刻沉闷的天空中,再次划出一道闪电,将前方的野狼照的一清二楚。
  
  “有七只野狼,而我们有五人。”闪电照亮的刹那间,她已看清野狼分部地区,和自己这方人数。
  
  同时,杜机等人也看清了杜灵溪真容,一时间纷纷呆住,这是一张引人遐想的容貌,秀丽的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无论是皮肤还是五官,都是那么精美。
  
  “杜……杜溪,真的是你?”杜机不可置信的拉着她衣袖,带着小心翼翼,和不敢置信询问声。
  
  “嗯?”杜灵溪疑惑着,似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摸了摸柔嫩的脸,方才明白杜机的意思。
  
  “是的,这是我真实的样子,我已经恢复容貌了。”
  
  想起自己一直以毁容的脸,面对着杜机和众人,她也就实话实说,把面具一事隐藏了起来,毕竟人多眼杂,有面具的事情还是不要透露为好。
  
  “哦。”杜机了然点头,他想起来了,自从和杜溪认识开始,她好像就被打的鼻青脸肿,根本就看不清真是面目。
  
  “可是……”杜机抬手摸着自个儿虚肿的脸,心中疑惑,“为什么我的脸还没恢复,杜溪这么快就恢复了?”
  
  容不得他多想,狼群低吼着往这边靠拢,杜灵溪拔出腰间长刀,与杜机并肩站立着,问。
  
  “你能杀几个?”
  
  “一个也很难杀掉!”杜机焉焉的回。
  
  杜灵溪一愣,后退着盯着慢慢走过来的狼,反口问道:“为什么?”
  
  黑暗中杜机摊了摊手,无奈道:“因为我不像你有刀啊,我的刀在进这片树林时,都被掌事收走了,当时我就觉得情况不妙,来了这里我才知道,他们这是要治我们于死地,把我们当这些怪物的食物。”
  
  杜灵溪呼吸一滞,她想起来了,当初杜机他们身上都没有刀,难怪来到了这里,只能被这些野兽追着跑。
  
  “现在是夜晚,我们的视力比不上这些野兽的视力,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团结,现在我们全都背靠背,慢慢向前走。
  
  “有狼群袭来的话,千万不要慌乱,拿出平时练功的力气去杀它们,只要杀掉两只,我们就可以一对一单挑了,所以现在要团结。”
  
  一口气说了许多,杜灵溪停顿了片刻,才道:“如果觉得这种办法不行,我们就单打独斗,先消灭一只狼的要帮助其他人,总之不准单独跑,如果我发现有谁单独跑掉,有危险了就不要来求我帮助,听到了吗?”
  
  众人沉默,只有杜机立刻回应道:“好,我听你的,那我们背靠背打。”
  
  此刻众人无一回应,似乎不想要这个打法,杜灵溪等了半天见无人回应,,心中冷笑。
  
  “人心不齐终将难成大事,即是如此那便各打各的。”
  
  心想至此,她转身拉着杜机胳膊就往前跑,狼群中两只狼嗷叫一声,快速追去。
  
  “哎哎,杜溪,你怎么跑了?”杜机边跑边问,心中不解,刚刚明明没有说要跑啊,怎么突然就跑了。
  
  杜灵溪转眼看着追来的两只狼,右手用力握紧杜机胳膊,加快了奔跑的速度,道。
  
  “他们都没有回话,就说明他们犹豫了,犹豫就代表心中没有一定的决策力,行事不果断,也代表他们不想和我们一起打,不相信我们。
  
  “既然如此,何必要与他们一起打,这样一但打起来,他们很容易会见机行事,到那时形势将会对我们非常不利,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自己走出这里。”
  
  杜机了然,随后转头看了眼追来的两只狼,疑惑道:“可是你能打过它们吗?”
  
  杜灵溪勾唇一笑,别说两个,她都杀了两只大的,还差这两小的吗?
  
  “放心,我能打过。”杜灵溪轻声安慰着,随即停下脚步把杜机护在身后,长刀横在身前,紧紧盯着追来的野狼。
  
  杜机转身看着前方两对绿光,忍不住干咳一声,凑近杜灵溪不好意思的说。
  
  “那个,杜溪,其实我也可以杀一只怪物。”
  
  杜灵溪眼眸微转,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说:“可以,一人一个,这样我也可以减轻点负担。”
  
  杜机惊喜的点头,随后大踏步走出,对着一只野狼跑去。
  
  杜灵溪紧盯着另一只野狼,与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对上,她双眼微眯,其内爆射出浓烈杀意。
  
  “来吧!”她清声大喝,举着刀跑向野狼。
  
  野狼嗷呜一声,撒开四蹄快速奔来,黑夜中,杜灵溪与野狼距离越拉越近,直到来到近前,她举刀劈向野狼头部。
  
  野狼带着嗷呜声侧身躲过,直扑而来,杜灵溪瞪大眼睛,她没想到一刀扑了个空,再回神时感觉身上扑来一重物。
  
  她还没看清是什么,就感觉右肩膀上疼痛难忍,如同两只钩子刺进皮肉,麻木感传遍全身。
  
  “啊!”杜灵溪双眼充血,双膝猛的跪在草丛上,仰头痛叫一声。
  
  长刀掉落在草丛上,她全身颤抖着,疼痛几乎让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知道痛苦大叫,叫声撕破喉咙,变的沙哑无力。
  
  野狼趴在她右肩膀上,嗷呜一声,撕下一块鲜红的血肉。
  
  少了一块肉的肩膀上血液肆虐而下,疯狂流淌在蓝色衣服上,将湿润的右半边衣服侵染成了鲜红血色,只因为是夜间,无人看见这惊悚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