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碎尘寰 > 第98章 开天辟地

  “轰!”周围的景色大变,天地化成了虚无,周围一片混沌。
  “这是什么鬼地方,给我开!”混沌之中,一声大吼传来,一名赤膊大汉大踏步走来,紧接着一只大斧撕裂天地,直朝沈皓劈了过来。那气势,锐不可挡,似乎能将世上的一切都劈得粉碎。
  周围所有的退路都被那大斧封死,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沈皓无奈,只好急忙挺枪抵挡。
  “铛”的一声巨响,沈皓只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被巨锤砸飞的蚊子,被砸得晕头转向,漫天乱飞。虎口被撕裂,两臂半天都没有知觉,烈焰含英枪差点脱手而飞。胸中如塞了一坨棉花,难受之极。
  沈皓知道,自己的内脏已经被那一斧震伤,急忙吞服了一些天香涎,和一颗治疗伤势的丹药。他手中虽还有四枚九死回生丸,但是他舍不用,那是可好东西,关键时候可以救命,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是绝不会轻易服用的。
  再看烈焰含英枪,上面出现了数道裂痕,几近损毁。
  “好强的一斧,不行,烈焰含英枪根本承受不住!”沈皓心痛不已,急忙收起了烈焰含英枪,取出通天宝瑜中的那块巨盾。
  根据沈皓得到的资料,要想通过这一关,只要能承受住画中那盘古三次进攻,如若不死,便算通过了。沈皓原不想这么快使用巨盾,可是没有想到盘古那一斧威力竟然这般巨大,不但让他身受重伤,而且几乎废掉烈焰含英枪。
  要知道,烈焰含英枪可是接近上品的中品法器啊!
  好在经过老姚头升级炼制过的烈焰含英枪有自我恢复的能力,要不然,真要后悔死他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给我开!”沈皓刚准备好,盘古的声音再次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向他逼过来。“呜”,巨斧带着扫荡天地的飙风朝沈皓劈砍过来。
  这一斧,比之刚才那一斧,威势增加了十倍不止。
  “给我挡!”沈皓狂吼一声,举起巨盾,拼命输出真元,身上的肌肉一块快高高的鼓起,用尽一切力量抵挡。
  “咚”巨斧砍在巨盾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巨盾上青光闪动,沈皓口喷鲜血,再次被抛到天际。
  “总算挡住了第二斧,真要了我的小命了!”虽然经过巨盾的消减,巨斧的威能传递到沈皓身上,十成只剩下一成,但仍旧是不是沈皓承受得起的。五脏六腑俱被震裂,伤势已经非常严重。
  “第三斧威势一定会更大,这教我如何抵挡得住,难道我沈皓今天真的要殒命于此?难道真的要服用九死回生丹?”沈皓心中一阵绝望,九死回生丹的珍贵,他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
  他曾向陈明提出要九死回生丹。可是陈明明确告诉他,九死回生丹非常珍贵,十几万枚培元丹一枚,还不一定买得到,若是没有极大的功勋,以他忠显校尉根本不可能申请得到。
  当年他不晓得这东西的珍贵,居然一下子用掉了妩枚,现在想起来就后悔不已。只是当时情况紧急,他也不知通天宝瑜中还有其他更合适的丹药,才会如此大手大脚。
  就在这时,忽然一股信息传入沈皓脑中,沈皓怔了一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刚才那一斧,砍得沈皓口吐鲜血,但也带来了一个好处,鲜血沾染到巨盾上,竟然认主了。
  刚才那道信息便是从巨盾传来的,告诉沈皓,玄武甲。这巨盾原来有个“玄武甲”的怪名字,从此以后,玄武甲对力量、法力攻击的削弱由百分之九十,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九,也就是说,只要不超过玄武甲的承受极限,任何力量或者法力攻击落在玄武甲上,沈皓只会承受其百分之一。
  这意味着,即便盘古的第三斧比第二斧威势再增加十倍,也只能重伤沈皓,想一举毙杀他是不可能的。
  这叫沈皓如何不喜?
  不止如此,玄武甲有两个附属技能被打开,分别叫做“吸收”、“反击”。
  吸收、反击,什么东东?
  沈皓茫然不解,传来的信息中并无解释。
  “这是什么鬼地方,给我开!”
  就在这时,盘古的吼声再次传来。
  “来吧!”沈皓一跃而起,手持玄武甲,豪气万丈。
  “咚”又一声沉闷的巨响响起,沈皓依然被远远地抛飞,伤势再次加重,但终究没有丢掉性命。
  “是否要吸收此次进攻作为反击招数?”忽然一条信息从玄武甲传入沈皓脑中,沈皓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技能吸收、反击是这个意思,居然能吸收对手强大的攻击为己用。这技能简直是逆天了。
  有了这技能,玄武甲不止能用来防守,同样也能用来进攻。
  “是!”沈皓立刻确定,傻瓜才会选择否。
  之间玄武甲上表面上迅速出现了一副小小的浮雕,浮雕正与盘古开天图一模一样。
  “请为新吸收招数命名!”玄武甲又反馈回一条信息。
  “开天辟地!”沈皓当即决定。
  “反击招数的威力决定于所吸收招数阵图的完善程度和主人输入真元的多少,以及玄武甲能调动所存储真元的多少。每次玄武甲抵挡攻击,都会转化攻击威能的一部分作为真元存储起来。认主第一层,每次调用玄武甲存储真元最多不能超过总数的十分之一。当存储真元少于最大存储真元的百分之一时,不能调动存储真元作为反击之用。”
  我靠,这玄武甲究竟是何人所造,居然还自带能量模块,可以转化对手的攻击能量为己用。捡到宝了!
  沈皓喜不自胜。
  这时,沈皓才注意到周围混沌空间已经消失不见,他眼前仍旧是一条巨大的长廊,只是第一座浮雕的范围内四壁所散发出的光芒已经变成淡淡的绿色,想必是表示在这段范围内,他是安全的,不用担心浮雕会再次向他发起攻击。
  此时沈皓已经身负重伤,自然也不敢轻易进入第二幅浮雕的范围内。第二幅浮雕的威力必定也不弱,第一幅这么难对付,如若不做好准备,恐怕很难应对第二幅?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