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春夜小神医 > 第二百一十八章:浮出水面
    “等等”
  
      周学刚还没等上车,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传了出来,听到清脆的声音,众人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一个年轻人的上,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汉,此时他眉头紧锁,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无比的严肃
  
      见秦汉在人群里走了出来,周学刚稍稍的皱了皱眉很不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他边儿小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问题”
  
      “我觉着在这里问清楚比回去在问清楚会好的多”秦汉小声说道“如果是他,现在他已经被抓了起来,是不是不用担心他逃走”
  
      “他跑不掉”周学刚说道。
  
      “如果这其中真的有问题,万一凶手不是他,我们现在把他们带回去会不会惊动真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秦汉无比严肃的说道“在这里问和回去问没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比较正式,一个比较随意一点,也不能说是随意,我们要变通,我们要争取每一分每一秒”
  
      闻言,周学刚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跟在周学刚后的几个年轻警察也同样是皱了皱眉,后边皱眉的几个年轻警察一脸不屑的看着秦汉,心里默默想着怎么什么时候都有这个王八蛋,而且他每次都装的跟他妈哈利波特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特么是神探柯南。
  
      “为什么这么说”周学刚问道。他还是很相信秦汉的能力,没有秦汉就不会有现在,现在秦汉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没有不听的道理。
  
      “直觉”
  
      秦汉挑了挑眉毛,说道“给他们三分钟,如果他们没办法解释,我们现在马上回去。”
  
      “好”周学刚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来安排”
  
      “周队”
  
      一看周学刚让秦汉说,旁边的几个警察就不干了,人都已经抓了,就这么带回去哪怕抓错人也给他按上个罪名,实在不行用点非常手段,这样这个案子也就结束了,这个时候还节外生枝,还要说一堆没用的废话,这不是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况且眼前这个家伙也就是个农民,之前还提出了满世界找狗这种比蠢材还要蠢材的方案,让他来,难道这个案子真要等到过年
  
      “都把嘴闭上”
  
      没等周学刚说话,秦汉猛地竖起了眼睛,一双无比锐利的眼睛如同来自万年冰窟中的寒冰那般寒冷在众人上扫过,被他扫上一眼的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有的人甚至还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他们能感觉到秦汉
  
      眼睛中散出来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奇文学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等众人不说话了,秦汉便是看向了王生和马氏,他低沉的说道“我只问几个问题,你们马上回答我。”
  
      “是是是,您说您说。”王生连连点头说道;“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绝对不敢有半点隐瞒”
  
      王生看秦汉眼熟,一时间却喊不出名字,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心思想那么多,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眼熟的年轻人是不是真的要帮他,但他知道如果被周学刚带走肯定会出事儿。
  
      “事发当晚你在什么地方,如实回答我的问题”秦汉沉声说道“这种事骗不了人,我希望你能摆正态度,不要想着瞒天过海,既然我们来找你肯定有一定的把握”
  
      “我在家,那晚上我在家,就和今天一样儿,下午去山上种地,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了,我老婆可以给我作证。”王生深吸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我这么说你肯定不相信,可我确实在家”
  
      秦汉挑了挑眉毛,他灼灼的看着王生的眼睛,一个人嘴巴可以说谎,但眼睛却不会说谎,这些年他自认看人看的很准,而且自打得到传承之后他能很清楚的探查到一个人的绪波动,如果这时候王生还能特别冷静的回答他,那么,他几乎能确定这个人一定是王生。
  
      “第二个问题”秦汉干脆的说道“王三的家你知不知道”
  
      “王三”
  
      王生皱了皱眉,说道;“知道,我们在一个村子住了这么多年,以前还经常在一起说话,虽然他现在搬走了,可我怎么能忘了他警官,不会是王三说我杀人吧我都好久都没看到他了”
  
      “王三家的大口井你知不知道”秦汉挑了挑眉毛,突然语气沉了下来,无比冰冷的说道“为什么把张秋家的狗放在他家的大口井里边儿”
  
      秦汉的语气突然变冷,不但王生体一颤,旁边众人也是如此,这些东西他们都不知道,每个人的脑子里都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跟什么
  
      虞倾寒站在不远处,她注视着秦汉,她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从刚刚进了他的屋子出来之后变了,好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有点高大,说话有些凌厉,特别是他那双眼睛,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迷人
  
      他真的只是个农民吗
  
      他真的只是个医生吗
  
      这样的人可能是个流氓吗
  
      如果不是
  
      流氓,他刚刚为什么盯着自己的口看为什么还看的痴痴呆呆的样子
  
      虞倾寒的内心很复杂,同样儿,她觉着秦汉也是个复杂的人,她看不清眼前这个小男人究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很魔,有时候还满腹正义,有时候还有点流氓
  
      “我知道王三家的大口井,那口井是我们帮他挖的,这不是秘密”王生苦笑着说道“警官,我没杀张秋家的狗,你一定要相信我才行”
  
      秦汉不想和王生纠缠这个问题,他之所以问出来主要是看王生的神态,他想在王生的神态上找出问题,看看王生是不是在说谎。
  
      “第三个问题。”秦汉眯了眯眼睛说道“我们在王三家的大口井内发现了张秋家的狗,这条狗的上捆绑着一件校服,这件校服合作村只有一件,是两年前天山四中发给你儿子的校服,我们调查过,有人证实你确实穿过这件校服,我想听听你怎么解释或者说你能不能拿出来第二件。”
  
      听秦汉这么一说,王生第一时间便是向马氏看去,“孩子他妈咱们是有这件校服,我前几天上山还穿了,你快去拿出来给大家看看,这样他们就不会抓我,咱们也能证明清白了”
  
      “我这就去”
  
      马氏连忙点头,想要走却被两个警察抓着,没办法她只能向秦汉投去求助的眼神儿。
  
      “带她去找。”秦汉干脆的说道。
  
      两名年轻警察听到秦汉的命令也不敢怠慢,这个农民的权力比他们想象中大的多,周学刚似乎都要听他的建议,而且人家上边还有杨大成撑腰,还有县长县委书记撑腰
  
      等两人带着马氏进了院子,一众警察也跟着进了院子,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一头雾水,开始不就是找狗吗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什么所谓的校服,周学刚好像从来就没说过这事儿。
  
      “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周学刚凑到秦汉边儿小声说道。
  
      “确实不对劲儿。”秦汉深吸了口气说道“我们抓错人了”
  
      “这么确定”
  
      “嘴可以说谎,眼神儿不会说谎”秦汉无比严肃的说道“我们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也许真正的凶手已经察嗅到了危险”
  
      “唉”
  
      周学刚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儿,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别的选择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一旦出了大问题只能他这个当刑警队长的扛着
  
      ,因为这和他安排的有一定关系,如果事先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把整个事都仔细的在推敲一遍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没让众人久等,两个警察带着马氏进屋没一会便是走了出来,这时马氏的脸色有些难看同时还露出了狐疑之色。
  
      “孩子他妈,那件衣服找到了没”一看马氏手里空空如也,王生顿时急了。
  
      “没找到”
  
      马氏紧锁着眉头说道“我也长时间没见到这件衣服了,我把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按理说不应该没有啊,到底去哪儿了你仔细想想那两天你穿没穿那件衣服出门”
  
      “这都多久了,我他妈怎么记着我那两天穿没穿那件衣服”王生急了,他怒视着马氏吼道“你他吗快仔细想想,是不是压到了什么地方了,赶紧找出来给周队长他们看看”
  
      “那我在继续进去找找”
  
      马氏赶紧转,她刚要进屋突然停住了脚步,“孩子他爸,我想起来了,出事儿的前一天下小雨,葛老大他家的房子漏了让你去帮忙喷油毡纸,你忘了你回来时候就没穿,我还问你衣服哪儿去了是不是有这么个事儿”
  
      “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儿,给他家弄房子衣服我就放在了墙头,前段时间我碰到葛老大还问他衣服,他说他那件破衣服让我别穿了,都穿几年漏洞还穿,他撕了当抹布了,我还骂了他两句”王生越说越激动,已经变了色的脸渐渐露出了笑容,“周队,这件衣服我落在了葛老大那里,你要是不信可以去葛老大那里问问,他可以给我当证人,还有前几天我问他的时候村东边的老张头也在,他也可以给我作证。”
  
      闻言,周学刚马上和秦汉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人便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周学刚回过头看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马上去葛海涛家,快”
  
      言毕,周学刚大步向外边走去,走两步又换成了小跑,这个葛海涛他们调查过,有过前科,之前也和张秋闹过矛盾,前段时间他们还把葛海涛列为重要嫌疑人之一,可调查了一段时间也没在葛海涛的上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算是用一些非常手段这个家伙依旧嘴硬的很,没有任何证据就算他们怀疑这个家伙也没用,最终只能把人给放了
  
      “把他们带回去。”秦汉回过头看了王生两口子一眼,然后对着小赵发出了命令。
  
      “警官,真不是我们,我们什么坏事儿都没做过,抓我们去做什么”王生激动的说道。他都快哭了
  
      ,这些警察实在是有点太不讲道理了,自己都说了校服落在了葛老大家里这些人竟然还要抓他。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小赵没好气的瞪了王生一眼。
  
      “我对天发誓”
  
      “”
  
      听到王生的话,秦汉走在前边儿差点没忍住笑喷出来,但这时候他没那个闲心思去笑,还有更重要更棘手的事儿瞪着他去做,相比王生葛海涛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