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春夜小神医 > 第二百一十九章:我有点怕死
    几辆警车来之匆匆去之匆匆,很快便是离开了王生的家直奔葛海涛的家冲了过去。
  
      葛海涛的家住在村部的后边儿,三间小房子显得格外显眼,可以说他的家是全村最破的一家,还绝对没有之一那种。
  
      不过却没人耻笑葛海涛,毕竟人家是光棍一条,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就已经不错了,还有,就算人家也没必要住好房子,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根本犯不上把钱放在房子上
  
      葛海涛是个光棍不假,但在村里的口碑还算不错,为人十分地道,和左邻右舍处的十分融洽,即便他有前科,可那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没人会在计较这些事儿。
  
      “报告周队,我们已经封锁所有能逃跑的路线。”一名年轻警察飞速跑到周学刚边儿,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艰难的说道“周队,况有些不妙”
  
      “什么不妙”
  
      周学刚皱了皱眉问道“葛海涛跑了”
  
      “不是”
  
      年轻警察猛地咽了口口水说道“周队,葛海涛就在屋子里边儿,他现在正在喝酒只是”
  
      “只是什么”周学刚沉声问道。
  
      “村书记徐志的小孙女好像也在他的家,据我们观察应该是在屋子里看电视。”年轻警察深吸了口气说道“周队,如果我们贸然进去抓捕,徐志的小孙女怕是有危险,我们应该想办法确保她的安全才行”
  
      闻言,众人脸色大变,周学刚马上伸手拦住了几个要冲进院子的年轻警察,他抬头向屋子里看了一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还没弄清楚,应该不是葛海涛抓来的。”年轻警察说道“周队,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要不要进去抓捕”
  
      “不行”
  
      周学刚无比沉重的摇了摇头,为刑警队长他很清楚这种事儿有多严重,之前他最担心的就是这样的事会发生,因为一个亡命徒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结果怕什么来什么,一个小女孩坐在屋子里边儿,只要他稍有动作就有可能激怒葛海涛,要是他选择逃走还好,想要抓住他也不会太难,最怕的是他对小女孩不利,而且这样的事还很有可能发生。
  
      一旦小女孩出现意外,他们的责任绝对不小,就算先不说责任,他也不能因为一时莽撞害了人家孩子的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和间接杀人有什么区别
  
      看着屋子里的况,周
  
      学刚是骑虎难下,冲进去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率队离开更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人都已经来了,葛海涛已经发现了他们,即便让他看着自己离开也没意义,而且,葛海涛现在正在喝酒,只有天知道把这个小女孩留在这里会发生什么,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为什么不多赚一个
  
      “co他妈”
  
      周学刚猛地一跺脚,急的在门口来回踱步,紧接着又是喷了几口脏话,很显然对这件事儿比较头疼。
  
      “秦汉秦汉”周学刚四处看了两眼,马上走到秦汉边儿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必须要保证小女孩的安全,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保证她不出危险,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秦汉站在一边儿,刚刚年轻警察和周学刚说的他也听见了,他的视觉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好一些,屋子里虽然有一点点昏暗不是很亮堂,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里边的况。
  
      “狙击手,你们不是有狙击手吗”秦汉眯了眯眼睛说道。
  
      “狙击手”
  
      周学刚脸色顿时一变,马上便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有狙击手,但没在这里,即便有暂时也不能用,在他认罪之前,我们还没办法确定他就是真正的凶手,万一弄错了怎么办”
  
      “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秦汉摇了摇头,随后挑了挑眉毛说道“我们可以先进去两个人,不要一下子全都进去,这样他的绪可能会突然激动,这样小女孩才会有危险,你要是觉着我没问题,我愿意进去试试”
  
      “你”
  
      周学刚满是诧异的看着秦汉,过了片刻他马上摇了摇头说道“这不行,你不是警察,没经过专业训练,进去会有危险,还是让其他人进去。”
  
      “如果你能找到比我合适的人更好。”秦汉说道。
  
      周学刚顿了顿,随后便是在众人的上一一扫过,如果看他们的外表一个个都是材拔,可每一个人都是望眼穿,他的这些手下什么样他很清楚,平时一个个看上去不错,可真来真格的却一个也拿不出手。
  
      “唉”周学刚长叹了口气。
  
      所谓养兵千用兵一时,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一个可用之才,他想自己进去,可一旦他进去外边出现问题就少了一个指挥的人,让眼前这些手下去指挥他更是心里没底
  
      “况紧急,如果你找不到更合适的就让我去,你放心,我不是三岁
  
      的孩子,我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秦汉眯着眼睛说道。他说完便是向院子里走去
  
      “等等。”
  
      周学刚含住了他,然后让一名年轻警察将上的防弹衣脱了下来,“秦汉,把这个穿上,关键时刻能用得上,还有这个也带上。”他说着又是将放在腰间黑漆漆的手枪拿了出来。
  
      “我不太习惯用这样的东西。”
  
      秦汉耸了耸肩膀,然后面带微笑走了进去,他整个人看上去很轻松,好像进去不是抓捕罪犯而是进去喝酒的一样儿。
  
      这样的举动让不少人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这哥们简直太牛bi了,有手枪都不用,防弹衣也不用穿。当然,有人给他竖起大拇指,还有人暗暗的骂了一声他是傻bi,拿自己的命出来装bi,这种人要是不被打死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王法了,老天这个孙子是真的不开眼
  
      “等等”
  
      秦汉刚进院子没几步,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在后响起,在众人无比诧异的目光中虞倾寒在人堆里走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便是向院子里走。好像说一句话都能累着她一样儿。
  
      “虞姐”
  
      “虞警官”
  
      “倾寒”
  
      “虞警官,这不是儿戏”
  
      周学刚脸色一变,就要上前拦住虞倾寒,别的事儿可以交给虞倾寒去做,即便她是刑警,可冲锋陷阵这种事儿还是要男人去做的,一个秦汉已经足够让人担心,她要是在进去会让人更担心
  
      “我知道该怎么做。”虞倾寒冰冷的说道。
  
      她的话音落下便是直接进了院子,一张漂亮的脸蛋冰冷无比根本看不到半点害怕的意思。
  
      “里边一会可能会很危险,女人不应该做这样的事儿。”秦汉苦笑着说道。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格,让她看病都那么难,这时想要让她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
  
      “那好吧”
  
      秦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一会你站在我后边儿,这样我才能保护你,我不想你出事儿。”
  
      秦汉说完只能向前走,如果他在不走虞倾寒就走到了他的前边儿,到时候谁保护谁还不知道呢,万一到时候这个女人保护他,这种事儿要是传出去他就不用活着了,就算是找个老鼠洞撒泡尿淹死,那个大个子老鼠可能都会瞧不起他
  
      一个需
  
      要女人保护的男人那还叫男人吗
  
      在这个世界上需要女人保护的男人不在少数,这样的男人却还很不要脸活的很滋润。可秦汉自认没到那个地步,就算是死,他也点站在女人的前边,让她们知道他的存在,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泰山一般伟岸,什么叫泰坦一样儿难看
  
      如果真的有一天死了,他觉着应该死的其所,死的时候也应该闭上眼睛,最好能死在这个女人的怀里,上边他都看到了,下边还没看到,死的时候可能还看不到,但他一定能够呼吸到最后一刻的芬芳,那一定是水蜜桃的味道,还有可能是伊利蒙牛的味道
  
      屋子里边儿不算安静,小女孩正坐在炕沿边上津津有味的看着动画片,偶尔还会发出银铃般的小声,她根本没意识到危险就在边儿,偶尔还会回头看葛海涛一眼说句话。
  
      看着只有几岁的小姑娘,葛海涛的脸上也挂着笑容,嘴边滋滋的喝着高度数的白酒,他一边喝酒一边向外边看,看着门口站着的一大堆警察,他的眼睛里满是不屑之色
  
      又是喝了两口白酒,他索站了起来来到窗子旁边儿直接将窗子打开,将窗子打开他又走回去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他的神色没有半点波动,好像就没看到门口的一众警察一样儿。
  
      “秦汉,听说你最近做了不少大事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真是让人钦佩。”葛海涛抬起头向外边看了一眼,目光落在秦汉的上继续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当了警察,还在帮忙破案”
  
      葛海涛突然出声,秦汉倒是没觉着意外,他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着葛海涛说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夸赞”
  
      “如果你愿意感谢我,我想应该没问题。”葛海涛看着秦汉,然后端起酒杯说道“乡里乡亲住了这么多年,虽然没什么交集,不如进来喝一杯,一杯酒过后咱们就认识了,这样不是很好”
  
      闻言,秦汉瞳孔稍稍的缩了一下,深邃的眼睛里也是泛起了精光,他不清楚葛海涛这个人的为人,确切的说他和葛海涛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要不是王生刚刚提起这个名字他根本就不知道。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葛海涛到现在还能如此泰然自诺的坐在那儿喝酒,看上去还有点洒脱,这样的心里素质一般人就是装也装不出来。
  
      一个绪容易起伏的人并不可怕,可怕是沉着冷静的人,因为他面对任何事都能从容面对,想要找到他的破绽也会很难。
  
      “没问题”
  
      秦汉少许犹豫然后面带笑容走了进去,他心里虽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想进去,因为他无法预知屋子里边有什么,也不知道进屋之后会发生什么,可这时他根本没的选择,所谓舍不得孩子不住狼,不入虎焉得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