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春夜小神医 > 第二百二十章:悲伤的故事
    “小心。”虞倾寒黛眉紧锁。
  
      “放心,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笑了笑,秦汉便是再次向屋子里走去,他走在前边儿,虞倾寒则是跟在他的后,这时候虞倾寒已经悄悄的将手枪拿了出来,只要屋子里有突然事件发生,她会毫不犹豫扣动扳机直接将葛海涛杀。
  
      她注视着秦汉的背影,漂亮的脸蛋有些复杂,不知怎么,站在这个小男人的后她感觉特别有安全感,好像有这个小男人在她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一样儿。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虞倾寒默默想着。
  
      她在秦汉的上看到的东西很复杂,因为这个小男人确实很复杂,她竟然开始对这个小男人好奇起来,想要把这个小男人彻底看清楚,看一看是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儿,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很特殊,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他
  
      想了想她又马上恢复了了过来,自己不是最讨厌男人吗这个男人上这些所谓的复杂一定是他故意表露出来的,他看上去那么普通,怎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一定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只知道花言巧语,现在还没露出庐山真面目
  
      如果秦汉知道虞倾寒站在他后只有这么短短不到七八秒的时间能想到这么多问题说不定他会直接晕死过去,真的知道了说不定他还会给虞倾寒解释一番,告诉她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不是所有男人都是流氓,不能拿他和那些凡夫俗子,禽兽畜生相比
  
      秦医生虽不是圣人,可圣人也不是秦医生,圣人能做到的事儿秦医生没准也能做到,秦医生能做到的事儿,圣人就特么不一定能做到
  
      譬如
  
      譬如闷
  
      譬如腼腆的
  
      进了屋子,秦汉小心翼翼的看着屋子里的东西,走到外屋时他的拳头攥在了一起,眼角余光悄悄的盯着另外一个屋子,万一有人突然杀出来他也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要是虞倾寒没跟进来他还要稍稍的轻松一点,可虞倾寒来了,他必须打起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才可以,他确实不希望虞倾寒出事儿,因为还没看好她的病
  
      看着屋子里的陈设,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他和葛海涛都是光棍,可光棍和光棍之间的区别却大的很,他自认屋子收拾的也算干净,可和眼前看到这些相比这简直就不值一提,可以说他的屋子就和猪窝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不用看了,屋子里没第三个人。”葛海涛的
  
      声音在屋里传了出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说实话,我还没活够,我这个人有点怕死。”秦汉笑眯眯的说道“对你来说,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我不想当那个倒霉鬼,不想当添头”
  
      “你是在试探我”葛海涛笑着说道。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秦汉挑了挑眉毛,略有些英俊的脸上挂着些许笑意,“我知道你应该不会把这个孩子怎么样儿。”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儿,可计划不如变化,有些事儿就算你不想去做也不由己,难道不是吗”葛海涛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们肯定拿到了你们想要的东西,也拿到了证据,不然应该兴师动众的来我这里不是吗”
  
      秦汉顿了顿,和虞倾寒对视了一眼,然后给她抛去一个你放心这里有我你一定不会出事儿的眼神儿之后便是掀开了屋子里的门帘,刚一进屋他的眉头猛地皱了一下,刚刚小女孩还坐在火炕的炕沿边附近,结果他进了屋子发现小女孩已经换了地方,此时正坐在葛海涛边,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木桌上还放着一把菜刀,这把菜刀距离葛海涛很近,只要他一伸手就能轻易的拿起来。
  
      进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打算,进屋之后一定在第一时间将小女孩保护起来,以他的手肯定不成问题,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改变计划,因为这时候小女孩距离炕沿边确实有点远,他突然动手虽然有一定把握将小女孩带回来,但也要冒一定的风险,万一在这个过程中出了问题,小女孩的安危确实难以保证。
  
      他进来时周学刚三令五申,即便不能抓到葛海涛也要保证小女孩的安全,周学刚能想到他岂能想不到死了的人终究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何况这还是一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没多久,还未看到外边美丽世界的小姑娘
  
      “不坐下来喝一杯”葛海涛深吸了口气说道“说实话,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做的,竟然能想到一条狗的上,这个警察一定是个不错的警察,我想他应该也在,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看看他”
  
      听葛海涛这么一说,秦汉的嘴角抽了一下,心头竟然有那么一点点飘飘然,被人夸奖不是第一次,被一个杀人犯夸奖还是第一次,可无论这个人是谁,哪怕他是大街上的要饭花子也没关系
  
      “能想到问题的不一定就是警察”秦汉微笑着说道“也有可能是一个农民,可能这个农民的运气比较好吧”
  
      “哈哈
  
      ”
  
      听秦汉这么一说,葛海涛顿时笑出了声,“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我只是提了个建议,能找到是大家的功劳,每一个人都有一份。”秦汉十分谦虚的说道。他原本想说那些酒囊饭袋能想到个锤子,他们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
  
      心里想归心里想,嘴上却不能说出来,此时此刻确实不太适合开玩笑,他虽然一直面带笑容,可内心却紧张的要命,这就是一场博弈,谁能笑到最后都是个未知数
  
      “你确实是个不错的农民。”葛海涛端起酒杯稍稍喝了一小口,然后看了眼坐在他旁边正眼巴巴盯着秦汉的和在虞倾寒的小女孩说道“妞儿,这两位是警察,不用怕他们,他们是好人快和他们打个招呼”
  
      “阿姨叔叔好。”小姑娘甜甜的一笑,然后歪了歪脖子不还意思的说道“你们能不能稍稍让开一点,我看不到电视了,马上就要演完了”
  
      看着小女孩对葛海涛完全没敌意,看上去还很亲昵的样子,秦汉心头忍不住苦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好向一边走了一小步给小女孩让开位置。
  
      “来。喝一杯。”葛海涛将另外一个酒杯放到桌子的一角,然后长叹了口气说道“死刑犯在临死前都会喝一杯临刑酒,这杯酒由你秦汉陪我喝,我觉着还不错。在
  
      “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秦汉将酒杯拿了起来,二话不说仰起脖子便是将一杯干烈的白酒倒进了肚子,他一点也不担心酒水里有毒,一来是因为葛海涛没必要这么做,二来就算酒里有毒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以他在现在的能力普通的毒药根本不可能给他造成伤害
  
      “爽快”
  
      葛海涛给秦汉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笑着说道“你不怕我下毒”
  
      “你有必要这么做”秦汉微笑着说道“无仇无怨你为什么杀我”
  
      “你刚刚说过,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我为什么不多杀一个”葛海涛长长的吸了口气说道“确实是我杀了张秋他们一家,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会残忍的对一个小姑娘下手对不对”
  
      葛海涛直接承认是他杀了张秋一家人,秦汉的眉头不自觉的收紧了一些,他本以为葛海涛不会轻易承认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他没想到,虞倾寒显然也没想到,这时候她紧锁着黛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灼灼的盯着葛海涛,一直抓在手里黑漆漆的手枪
  
      随时准备将葛海涛杀。
  
      “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一招打蛇不死反被蛇咬这样的事不是没有。”秦汉凝视着葛海涛说道。
  
      “错。秦汉你错了,错的离谱”
  
      葛海涛摆了摆手说道“我不怕报复,更不怕遭报应,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她又能把我怎么样儿也许有一天她知道是我杀了她全家,可那个时候我也许已经不在了,就算在,难道我还会怕死吗”
  
      “秦汉你可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这样儿,我可以告诉你,我杀了他们一家人一点也不觉着后悔,反而觉着不解恨,别说一个孩子,就算是在多几个我也不在乎,我一定会统统送他们上路”
  
      “畜生”虞倾寒突然冰冷的说道。
  
      她实在是有点受不了眼前这个中年人了,这样心里畸形的人在她看来和变态没什么两样,甚至还不如变态
  
      虞倾寒突然出声,秦汉心头顿时一紧,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他有点担心这个女人会突然冲动动手,这样一来会很麻烦不过,她骂人的样子还真的好看
  
      “虞警官,我知道你,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葛海涛笑着说道。他仿佛并没有因为虞倾寒骂他而感到生气。“请你们听我说完,这件事儿已经压在我心里太久了,我知道我活不了,我也不打算活着离开,因为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
  
      “我相信你们也一定愿意给我时间,愿意当我的听众是不是”
  
      “我们没的选择。”秦汉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示意葛海涛继续说下去。
  
      葛海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下一刻他的眼睛便是湿润了起来,随后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下,他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没关系,你继续”秦汉深吸了口气说道。
  
      “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村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光棍,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的对不对”葛海涛见秦汉点头,他调整了一下绪继续说道“其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你们并不知道,我葛海涛也不是个光棍,如果她们还活着,我的儿子应该也有你这么大了,嗯,应该是整整二十一岁了”
  
      闻言,秦汉脸色一变,两条浓黑的眉毛跟着拧在了一起,“她们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