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隐婚老公来开黑 > 120、

  之前她当他是男神,也当她是未来的理想型,可后来接触后,她发现自己看错了他,他并非镜头前所表现的温暖,绅士和专一,他可以前脚喜欢林清越,后脚就跑来撩拨她……
  可是毕竟他曾经是她男神过,所以哪怕心里有结,可她还是按捺住在他睡不着觉得时候陪他聊天,在他生病的时候装作贴心提醒他吃药,可是,看他每天给自己发消息说早安晚安,到开始送花,到如今开始质问她跟那个男星怎么回事,她开始觉得反感,她已经不想在装作友好了,就这样吧,不管他生气也好,怎么着也好,她每天的工作已经很累了,还要戴着个虚假的面具敷衍他,她太累了……
  林清越吃着有的没的填肚子的时候,victor不知道被谁给带走了,好像是苏漫雪吧,反正她没注意。
  她晚上没吃饭,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而其他来参加宴会的女人则不停的拿着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什么人啊,从来这里开始就一直在吃,怎么?季少难不成还喂不起她吃饭么?”
  几个人好似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似的在那里掩着唇故作优雅笑着。
  又有人上下打量着她道:“真不知道季少看上她什么了,除了长得漂亮点还有什么。”
  “谁知道那张脸是不是整的!没想到季少竟然为了她甩了苏漫雪,啧啧,简直可笑!”
  林清越一路吃过来,距离她们越来越近,自然就将她们说的那些话尽数听进了耳朵里。
  她抬眼看着她们,毫无顾忌的撞进几个人的眼里,让她们心虚的四散逃开,她们再怎么瞧不起她,她总是季北音带来的人,所以又怎么敢再当着她的面胡说八道啊!
  林清越见她们离开,端起一杯酸奶喝着,“唔,好好喝。”
  季北音来的时候见她嘴上一圈沾着酸奶,忍不住轻声笑着抬手帮她擦着,“你还能更丑一点么?”
  林清越原本想说什么,但见他这么体贴的帮自己擦着,也就只顾脸红了。
  季北音看了她眼,垂眸看着她手里端着的酸奶问道:“好喝吗?”
  见她用力点头,他伸出手来,“我尝尝。”
  林清越伸手递给了他,他就着她喝过的地方喝着,然后点点头,“嗯,确实不错。”
  林清越见他跟自己口味一致,笑了下,“确实蛮好喝的。”
  季北音嗯了声,将酸奶重新递给她的时候,听她问道:“苏漫雪刚找你说什么了?”
  季北音迟疑了下,方才开口,“她说……”
  林清越好似屏了呼吸,“说什么?”
  季北音扬着唇角,“就那么想知道?”
  林清越听他这么问,倒像是她多小气似的,微转了下脚尖,侧身对着他道:“爱说不说。”
  季北音从她侧面看着,见她小嘴微撅着,像是使了小性子,又忍不住笑,“好我说。”
  远处的苏漫雪瞧着他的这抹笑,只觉得眼睛都是疼的,“林清越!”
  林清越面朝着他站着,听他缓缓开口道:“说谢谢我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之类的,还说了些我们认识的曾经,还说……”听林清越疑问,他道:“说她喜欢我……”
  林清越呼吸好似微乱了几分,而后强装镇定,“哦。”
  季北音见她将酸奶落下,开始寻找着其他好吃的,追上她的步子,站在她的身侧问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怎么回答她的?”问完,他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却听她说道:“不好奇。”
  好的坏的对她而言都没什么意义,当然,她知道肯定是好的。
  季北音怔了下,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林清越吃着一块味道不错的蛋糕,然后见他凑近了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色,“我拒绝了她,毫不留情!林清越,从今以后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至于其他女人,我绝对不会多看她们一眼!”
  林清越听闻全身的汗毛都好似竖了起来!这个男人……说起情话来怎么这么令人心动啊!
  她吃着蛋糕,强装镇定,“哦!”
  季北音隆起了眉心,其他女人若是听他这么说,肯定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她怎么淡定成这副样子,“林清越!!”
  林清越突然听着他的喝声,吓了一跳,她看过来的时候,见他面色铁青着,好奇问道:“怎么了?”
  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季北音将她手里端着的蛋糕,抢走,然后好似发泄般的扔在了桌上,“亲!我!!”
  啊?林清越怔了下,当她反应过来时,偏头看着附近众人虎视眈眈的视线,蚊子般的说道:“你别闹了!”让她当众亲他,他怎么可能做到,见他一动不动站着,盯着她看着,她红着脸将他推开,“我去外面透下风!”然后提着裙子,赶紧慌不择路的跑开,一颗心慌乱的跳个不停……
  她跑出去后,对着窗口吹了好一会儿的风,但那颗胡乱的跳动的心脏却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不明白那个男人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他最近似乎特别的黏她,而且还总是提出这样让她羞人的要求,她看着远方璀璨的夜空,勾唇笑时想着这也许就是爱情吧,虽然很羞人,但也很甜……
  耳边突然传来了女人刺耳的声音,“林清越!”
  她脸上的笑瞬间垮下来时,感觉到手臂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攥住,她抬眼时,见苏漫雪站在自己身旁瞪着她咬牙切齿的道:“你故意让北音带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就是为了给我难堪的对不对?”
  她刚才已经被不止一个人问过她跟北音怎么回事了!
  她的朋友都知道她喜欢季北音,从小就喜欢!
  可是现在,他却堂而皇之的在她的生日宴上带着别的女人来参加!毫不避讳!
  林清越用力挣扎了下,甩开她的手臂道:“为了你?你的脸是有多大!要不是victor非要让我来,你以为我稀罕来吗?!”说完,她绕过她就准备离开,苏漫雪却在这时说道:“林清越你少在我面前给我得意!”
  林清越嗤笑了声离开!
  苏漫雪恨恨地瞪着她的背影,而后拨了个电话出去发脾气道:“还没来么?你到底怎么办事的?!”
  骆驼看了眼时间说道:“快了,你冷静一下!”
  苏漫雪道:“我还怎么冷静,林清越这个贱人眼看就要踩到我头上了!这可是我的生日宴你看看她跟北音好不甜蜜啊!呵,我所有的朋友都在眼睁睁看着我出糗,你让我怎么能甘心!”
  骆驼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远远瞧见了一抹身影出现,然后隔着手机说道:“来了。”
  苏漫雪一听立刻挂了电话,她朝着宴会厅门口走来,因为之前跟程沛认识,又在骆驼调查他后看过照片,所以直接迎着他走了过去礼貌道:“程总!”
  程沛在寻找着林清越的踪迹,所以根本没有搭理她,“清越在哪里?”
  苏漫雪见他这么焦急地寻找林清越的踪迹,莞尔一笑,“林清越她现在很好,只是……”
  程沛的步子微顿,而后听她继续道:“程总,今天林清越她来这里可是以北音女朋友的身份来的,据我所知,你之前可是承认过你才是她的男朋友,所以你看你要不要趁着今日这个机会向大家好好宣布下你女朋友的身份?”她轻轻笑着,“我也不过是看在跟你朋友一场的份上,不忍心你被她给欺骗,当然,你要是想就此甩了她的话,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全看程总做主,只是,程总可得想好喽。”
  程沛听闻总算明白了她借口林清越身体不适骗他来这里的原因来,他嗤笑了声,伸手将被他完全遮挡住的那抹娇小身影拉到自己面前,慕清清用力咬着唇,似乎稍显得慌张,“程总……”
  她不知道程沛想让他干什么,只是听完眼前这个女人的一番话,她似乎大致能猜测到她应该是被那个叫林清越的女人甩了,否则他也不会让自己来假装他的女朋友了……
  苏漫雪有些怔住,刚她只顾关注程沛,都没能注意到他身边还跟着个女人,她脑子有些发懵,“程总这位是……”她就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看起来异常亲密,她显得格外慌乱,“你不是才承认林清越是你的……”
  程沛搂住慕清清的肩膀,“让苏小姐失望了,我跟清越只是朋友而已,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你要是想借我之力拆散他俩的话,我劝苏小姐还是放弃吧,我没有这个兴趣……”
  这样拙劣的手段,他根本不齿用好么!
  苏漫雪似乎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良久的不说话。
  只是程沛已经没兴趣跟她打交道了,直接抬脚走了,却并不是离开,而是打算去找下林清越,毕竟也大老远来了,总得见一面再走吧?而他走着走着,搂着慕清清的那只手自然就落下了……
  慕清清看了他的手一眼,想到自己明明在压马路,为什么就跟他上了车了呢,而且还被他带到了这种地方,人家都穿着礼服,她可好,就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还半点妆都没化,整个人素到不行……
  趁着她出神的功夫,程沛已经找到了林清越,她正跟季北音站在一起不知道聊着什么,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还有点点红晕,这副女儿家的娇态是她在自己面前从未流露过的……
  眼底有着几许的失落,但很快他就兀自收敛了,然后抬脚朝她靠近打了招呼,“清越!”
  季北音听到这熟悉的男声,脸上立刻就阴沉的似乎要下起雨来,当他看向程沛的时候,一副随时准备作战的模样,眼神凶到可怕,程沛看了他眼,似不屑地勾了下唇,朝林清越道:“可让我好找啊。”
  林清越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跟苏漫雪是朋友?”
  程沛说道:“算是吧。”他没多做解释,看着季北音眼里的敌视,故意又朝着林清越挨近了几分,问道:“天凉了,多带外套来了没有?要不要走的时候我送你啊?”
  季北音听闻,上前来夹在两人之中站着,隔开他俩的距离。
  他以王者姿态瞪着程沛道:“不用了,我自己的女朋友我会照顾!劳烦程总费心了!”
  程沛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林清越,那眼底抹不开的甜蜜和笑意,让他格外刺眼,但同时也觉得自己确实该死心了,毕竟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而他占有欲这么强,明显得对她很是在乎和喜欢了……
  想到这里,他后退了步,偏头朝身边看了眼,见没人,便转过身来朝站在不远处不知道该不该靠近他的女人喊道:“喂!”她好似啊了声,不知道他叫她干嘛,他便来了句:“过来!”
  林清越听着他的喊声,顺着他的视线朝站在他们不远处那个女人看去,她穿着最简单不过的一身T恤,搭配牛仔裤,但因为长得实在太清纯了,所以让人看一眼便觉过目不忘,这可完全就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啊!
  她忍不住下意识朝程沛看了眼,这俩什么情况?该不会这个女人是他新交的女朋友啊?
  季北音也在一瞬不瞬看着他俩,对于这个情敌,他当然希望他能知难而退,退而求其次了。
  慕清清走上来的时候,视线一直落在林清越的身上,她知道他之前跟那个女人说的那番话并非发自真心,因为他当时搂着自己的动作实在是太过僵硬了,说话的口吻也透着几许的不自然,再者,她刚才虽然站的离他们远,却也清楚的看到那个帅气而高大的男人在故意夹在他跟那个女人中间站着,很明显,对方在吃醋……
  能让他这么吃醋,不是当他是情敌,还能当他是什么?
  想到这里,心尖上好似划过一抹痛,她细细看着正前方站着的这个漂亮女人,五官每一寸都精致到不像话,她平时也看电视剧,却觉得她跟娱乐圈的哪些女星相比,颜值根本丝毫不输,她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礼服,却跟她十分相配,她似乎只需站在那里就像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炫得让人没办法轻易移开眼……
  可是她呢,穿着最朴素不过的一身衣服,顶着一张素面朝天的脸,跟此刻的女人相比就像个丑小鸭似的,被她给完完全全的碾压了,她极不自然的顺了下头发,而后扭捏着站在程沛的旁边,“程,程总……”
  最后那个音她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她的手臂就被他给蓦地攥住了,力道很大,根本没有顾忌到她能不能承受,然后介绍道:“慕清清,我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