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避尘斋 > 第081章 今夕何夕兮 七

  傅揺情蹙眉,看着那几个陶醉的月久阁的弟子,“还不醒来,等着死啊!”
  话音刚落,那几个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茫然的看着四周,傅揺情费力的一个一个把那些女子杀掉,那些弟子的脸上皆是惶恐的表情。
  应涣冷冷道,“不要恋战,她们不是根源。”
  傅揺情明白应涣的意思,默默的收起承影看着那几个人踉踉跄跄的穿上衣服,傅揺情翻了个白眼,“赶快出去!”
  那几个人闻言全都屁滚尿流的出去,傅揺情捏了个咒,“蒙昧皆散去,魂魄此中来!”
  语罢只见几个女子,等时变成了一个个逼真的纸人,只是面容狰狞。
  月久阁的弟子下的连连后退,傅揺情冷哼一声,“废物。”
  语罢转头看向应涣,应涣不知何时没有了踪影,傅揺情缓缓转过头看着那几个纸人,吓得腿一软,似乎刚刚说别人废物的根本不是她一样。
  应涣正在寒霁的指引下,寻找那东西的足迹,傅揺情看了看偌大的逸坤楼,如果一间一间搜寻,不知道要多久。
  于是想了想,飞身至大堂的顶上,足见勾着顶棚的装饰,暗自念咒,只听傅揺情低低说着什么,突然怒喝一声,“破!”
  登时,四周的房间门瞬间破裂,屋子里洋洋洒洒站着一群纸人,皆是面目狰狞,青面獠牙。
  傅揺情转着身子,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穿梭在房间之间,于是大喊道,“临渊君,右手边!”
  应涣闻言,手执寒霁,毫不留情的朝着右边劈去,只听一声闷哼,傅揺情眼睛很好使,急急道,“左边西北方向!”
  经过傅揺情和应涣的紧密配合,那东西终于被应涣的剑狠狠的劈中,猛然掉落在地上。
  傅揺情飞身至那东西身边,登时吓了一跳,是那个在屋檐下吓唬过她的小孩,傅揺情看着他浑身血污,浑身发着黑光,嘴角勾着不属于他年纪的笑容,红色的衣服趁的他更加诡异。
  傅揺情道,“怎么,是个小孩子啊。”
  应涣看着他遍体鳞伤的模样,冷冷道,“不是孩子,只是借了孩子的身。”
  傅揺情闻言起身无所谓的拍了拍手上莫须有的尘土,“好吧,临渊君锁魂带了没,收了吧,为祸人间的东西。”
  应涣闻言默默从归墟中取出锁魂,对着那孩子开始吸噬,傅揺情抱着胳膊看着,那孩子突然对着傅揺情一笑,“我选中你了。”
  语罢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傅揺情蹙眉,略略俯身,突然感觉浑身一震,眼睛瞬间充血,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应涣丝毫都有留意到。
  傅揺情有些呆滞,应涣默默收了锁魂,默默盯着傅揺情,“怎么了。”
  傅揺情愣在原地,末了甩了甩头,揉了揉太阳穴道,“没,没什么事。”
  应涣没当回事,默默转身离开,傅揺情站在原地,默默的想着他刚刚说的话,什么叫做我选中你了?
  回去的路走到一半,月久阁的几个弟子追上来,傅揺情不想理会他们,那个墨绿衣衫追上傅揺情的步伐,“公子,这位公子,是我有眼无珠,没看出来公子竟然这样厉害,不知二位公子去向何处。”
  傅揺情百无聊赖的挠了挠脑袋,“不不不,我们可不行,我们还得靠几位保护,带我们长长见识不是。”
  墨绿衣衫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我们出身小门小派,生怕别人看不起,班门弄斧,是我们太过狂妄了。”
  傅揺情看着他认错态度还不错,于是笑了笑道,“得,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我们是真的要去九台山看看热闹。”
  墨绿衣衫变了脸色,“公子,可不敢这么说,那九台山的妖兽凶猛非常,就连摘星阁的弟子都命丧其手无数。”
  傅揺情抱着胳膊,应涣在前面走着,虽有些快,他的话他可是都能听见的,傅揺情故意顿了顿末了笑道,“那你们还敢来。”
  那墨绿衣衫尴尬一笑,“我们月久阁名不见经传,若是能一举斩杀妖兽,也算在仙门各派中出类拔萃,到时候也没有人敢瞧不起我们了。”
  傅揺情点了点头,“呦,志向远大啊。”
  墨绿衣衫一拱手,“我身为月久阁的弟子,有义务把月久阁发扬光大。”
  傅揺情看了看墨绿衣衫身后一言不发的一个蓝衣少年道,“那怎么你们师傅,把那什么什么剑给了他呢。”
  傅揺情呶了呶嘴,墨绿衣衫瞪了蓝衣少年一眼,“哼,只怕有些人阿谀奉承,见风使舵。”
  蓝衣少年也是年轻气盛,经不起他这样讽刺,“你胡说!明明是你逞强好胜,师傅才不给你的!”
  傅揺情点点头,“嗯,这个我相信。”
  墨绿衣衫感觉一肚子话说不出,只能默默咽进肚子里去,亦步亦趋跟着傅揺情。
  傅揺情道,“我们呢还需要几位的百妖罗盘,若是几位不介意就,就一同前去,我们也算相互照应,如何?”
  墨绿衣衫连连点头,“好好好,公子,在下苏晨,先前是我失敬了。”
  傅揺情想了想道,“不打紧,我叫傅揺,这是我师兄,临——应涣。”
  说到一半赶紧改过来,堂堂临渊君被发现还得了。
  一路无话,回了客栈,天都快亮了,等到天完全亮了时,傅揺情特意看了看昨天有凶肆和逸坤楼的地方,都是空空如此,原本就是块空地。
  逸坤楼里的邪物靠青楼吸引人进去,然后通过纸人化成的美人吸取凡人的精气,凡人一但误入其中便不能自拔,只能等着精气耗尽而死。
  傅揺情看着几个死了丈夫的妇人哭的撕心裂肺,默默叹了口气,没办法,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这就是代价。
  一行人终于上路,应涣的脚程很快,傅揺情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月久阁的弟子不习惯,走了十几里路,便纷纷表示筋疲力尽,傅揺情看着他们的样子,追上应涣,“临渊君,停一停吧,累死他们,咱们找妖兽就不好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