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避尘斋 > 第082章 今夕何夕兮 八

  应涣闻言,默默停下,寻了旁边树下的石头,默默坐下,苏晨几个人见应涣坐下,皆坐下喝水,只觉得嗓子都在冒烟。
  傅揺情看了看烈日当头,默默叹了口气,拿出水袋也喝了一口,看着一边坐着的应涣,默默的递给他,“喝点?”
  应涣不为所动,傅揺情叹了口气,小声道,“好吧,冷漠的临渊君。”
  话音刚落,应涣突然一把夺过傅揺情的水袋,默默的喝了一口,傅揺情偷笑着看着他,应涣蹙眉,水袋里不知何时被傅揺情换成了酒。
  应涣蹙眉,傅揺情忍俊不禁,喝进嘴里总不能吐出来,应涣只好认命般的吞了下去,傅揺情贱兮兮的开口道,“临渊君,我们也算一起喝过酒的朋友了,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冷冰冰的。”
  傅揺情看着应涣右手逐渐酝酿的寒冰掌,赶紧起身,“啊哈哈,我就说说,你别当真。”
  末了几步跑到苏晨他们那一群,距离应涣远远的,苏晨给傅揺情让了个位置,“傅公子,坐。”
  傅揺情坐下,大大咧咧道,“聊什么呢?”
  苏晨笑了笑,“聊聊那只妖兽,想想一定庞大无比,不然也不会这样难对付。”
  傅揺情摇摇头,“这可不一定,也许就短小精悍,找不到的对手,才最难对付。”
  苏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傅公子所言极是。”
  蓝衣少年抱着无念剑,嗤之以鼻,“切,马屁精。”
  苏晨脸色沉下来,“苏枫,你说谁呢,你再说一遍!”
  苏枫毫不示弱,“再说一遍,马屁精,怎么了,本来就是,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还说别人阿谀奉承,你不也是这样!”
  “你!”
  众人拦着苏晨和苏枫,傅揺情被他们吵得头疼,本来想到他们身边躲一躲应涣的寒冰掌,眼下看着,还不如寒冰掌来的痛快。
  傅揺情开口道,“别吵了!留着力气对付妖兽吧,对自己人使劲,算什么英雄?”
  一听这话,他们二人终于安静下来,傅揺情掏了掏耳朵,两个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啰嗦。
  于是傅揺情又起身坐到了应涣身边,被拍死总比被吵死来的好。
  傅揺情刚刚坐下,应涣便突然起身,沉声道,“走。”
  傅揺情看了看远处坐着的几个人,挥了挥手,“出发吧!”
  出发也挺好的,走累了就没体力吵架了,果然走到传说的妖兽经常出没的花溪镇时,天都已经黑了。
  傅揺情抱着胳膊,“没办法,客栈咯。”
  语罢去镇子中寻找可以住的客栈,也不难找,花溪镇因为妖兽的原因,人已经少了不少,若不是因为此处是皇帝开辟的贸易地点,恐怕早就已经人去镇空了。
  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新光客栈自妖兽出没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投宿,老板等时睁大了眼睛,笑眯眯的道,“有房间有房间,几位客官楼上请!”
  傅揺情看了看苏晨,苏晨解其意,把钱袋往柜台上一拍,“老板,我们这些人,一人一间房。”
  傅揺情偷笑,出手倒是阔绰,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她的房间和应涣的房间相邻,在她右手边,左边依次都是月久阁弟子的房间,傅揺情几个人被老板带着进房门,老板很是热情,嘴里叨叨着什么,“几位客官记得,入夜以后千万不要出来,谁敲门都不要理会,只盖着被子睡觉就好了,记得啊,谁敲门都不能开!”
  苏晨好奇,“为什么不能开?”
  老板的声音突然变得古怪,“因为开门的,不一定是人。”
  苏晨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顿时沉默不语,傅揺情抱着胳膊道,“老板,这么大的店,就你一个人?”
  老板叹了口气,“公子有所不知,自从花溪镇出事以后,人是越来越少,哪里还用的着雇店小二,我若不是因为所有的钱都砸在这客栈里头,我也早就跑了,哎呦,和几位客官说好,半夜不要来找我,我不会开门,免开尊口,我还是想要命的。”
  傅揺情笑了笑,“放心吧。”
  店老板看傅揺情很是面善,于是又忍不住叨叨几句,“几位客官不像是商人,听在下一句劝,若是什么斩妖除魔的,趁早回去吧,先前有那什么大名鼎鼎摘星阁的弟子来除妖,哎呦,一个活口没留,死的那叫一个惨啊。”
  傅揺情不由自主的看向应涣,只见应涣面无表情,才笑着回应老板,“得嘞老板,我们知道,我们不除妖,老板放心吧。”
  老板笑了笑,“如此,在下便告退了。”
  说着,拱手退下,傅揺情进了房间,伸了个懒腰,究竟是个什么怪物,还半夜出来敲人房门?
  想了想反正也睡不着,转身进了应涣房间,应涣坐在桌子边,看着傅揺情进来,没什么表情。
  傅揺情倒了杯水,笑的贱兮兮的,“临渊君,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怪物?”
  应涣闻言摇摇头,傅揺情诧异,“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厉害在哪里,不过既然从穷极之地出来,一定不是俗物。”
  看着傅揺情东扯西扯的样子,应涣不做回答,傅揺情有些讪讪的,末了可能觉得坐着没什么意思,起身道,“我回去睡觉了。”
  语罢起身进了自己房间,傅揺情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回想这几天的事,还真是和客栈分不开了,那次的事都是在客栈。
  孽缘啊,孽缘。
  半夜,傅揺情睡的很熟,若不是心里还有件除妖的事,她可能真的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半夜的时候,真的有人敲门了,傅揺情眼睛突然一睁,冷冷的看向门口处。
  门口处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傅揺情迅速起身,手里的承影紧紧的攥着,一步一步靠近门口处,只等着一开门就给那东西一个“惊喜”。
  傅揺情缓缓拉开门,手里的剑登时劈去,来人一身白衣胜雪,傅揺情及时停住,后怕的开口道,“临渊君,我差点伤了你。”
  应涣表情淡淡的,缓缓跨进门,傅揺情收了剑,“找我什么事?”
  应涣不语,只是一步一步靠近她,傅揺情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后退着,应涣把她逼退在墙边,突然捏起傅揺情的下颌,不假思索的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