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避尘斋 > 第083章 今夕何夕兮 九

  傅揺情大脑一片空白,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应涣的长睫在月光下微微颤抖,傅揺情紧紧的攥着手,反应过来的时候,应涣已经换了一副表情,竟然微微笑着看着她。
  傅揺情在大脑一片空白之后终于有了反应,“你,你做什么。”
  应涣松开她,嘴角挂着笑容,傅揺情突然想起了老板说过的话,突然召唤出承影,猛的向那人劈去。
  “应涣”反应跟迅速,突然幻化成一阵烟消失不见,傅揺情呆呆的站在门口,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想起刚刚他的温度存留,不由得呆在原地。
  门口处突然想起应涣的声音,“怎么了。”
  傅揺情激灵一下反应过来,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应涣,诧异以后手里的承影又突然向他劈去。
  应涣反应很迅速,闪身避开,墨发飞扬,应涣沉默不语,只是站在不远处盯着她,傅揺情攥着承影,愤愤的盯着应涣。
  应涣蹙了蹙眉,“你做什么。”
  听着应涣的声音,傅揺情才反应过来,有些后知后觉道,“你,你是真的临渊君?”
  应涣蹙眉,“你看到什么了。”
  傅揺情咬了咬嘴唇,总不能说看到了他亲吻了她吧,于是默默摇摇头。
  傅揺情轻轻咳嗽一声,“我见到那东西了,他可能会变成别人的样子,而且就连气息都一模一样,我刚刚,就中招了。”
  应涣白色的衣衫在月色下清冷的像霜一般,傅揺情不自然的看了应涣一眼,“没事了,临渊君去休息吧,只能等他再来了。”
  应涣闻言微微颔首,默默转身回了房间。
  应涣刚刚进门,傅揺情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刚才的感觉,实在是太温柔了。
  隔壁的房间突然开门了,苏晨打着哈欠出来,“傅公子,怎么了?”
  傅揺情愣了愣,转而摇摇头,“没事,你们小心些,那东西似乎能变成身边的人的模样来迷惑人,很难分辨。”
  苏晨有些惊恐的四下看了看,呆呆的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语罢转身想关上门,苏枫不知何时从傅揺情背后出来了,支支吾吾的开口道,“我我我,我我回房间。”
  傅揺情看着他,有些狐疑的拦住他,“站住,你从哪里回来的。”
  苏枫吓得闭上眼睛,缓缓推开傅揺情抵在他脖子间的承影,怯生生道,“傅公子,我我,我只是解个手,我什么也没看到!”
  傅揺情脑袋嗡嗡的,听他这话,是把刚刚“应涣”亲吻自己的事情全都看去了,于是咬了咬牙,又担心他是那东西幻化的,于是咬牙道,“你看到什么了!”
  苏枫支支吾吾,末了认命的开口道,“我,我看到,看到应公子,他,他亲了——”
  傅揺情拦住他,“好了闭嘴吧!”
  他说到一半,傅揺情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想不到这个苏枫还挺胆大,店主百般强调不能出来,他还敢出来。
  傅揺情关上门,自己靠着门叹了口气,抱着脑袋让自己别再想乱七八糟的事。
  用膝盖想也知道,如果真的是应涣,又怎么会吻她,除非应涣是个断袖,这么想着又呸呸两声,应涣这样的人物,就算真的有龙阳之癖,看上的也不应该是她。
  想着想着,思绪就不知道拐到了哪里,傅揺情咬着嘴唇,突然想起什么,应涣几千年都没有女人,说不定真的有些不一样的爱好,于是在傅揺情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了尘缘君重音的脸庞。
  末了傅揺情揉了揉太阳穴,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心里咒骂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那妖兽没有再骚扰他们,傅揺情后半夜都没有睡,只等着他再来,她便可以报欺辱之仇。
  早起的时候,傅揺情的精神不是很好,一颗脑袋不住的低下,应涣看着她的样子竟然开口道,“没休息好。”
  傅揺情看着应涣漆黑的眸子,瞬间就来了精神,尴尬的笑着摇摇头,末了又点点头。
  应涣看着店里的早饭,是一些清粥小菜,他虽然辟谷,可是入乡随俗,还是默默喝了一碗粥。
  傅揺情自从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都不敢直视应涣,心里不由得又开始胡思乱想,连妖兽都看出来她是个女子了,怎么大名鼎鼎的临渊君就看不出来呢。
  罢了罢了,若被发现是个女子,那日在摘星殿被发现,恐怕只剩了自刎这一条路了。
  傅揺情喝了几口粥,又忍不住偷偷看应涣,应涣长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他喝粥的样子真是别扭。
  傅揺情一改之前话唠的样子,应涣倒是有些诧异,盯着她看了许久。
  傅揺情如坐针毡的开口道,“临渊君,你,你看我做什么?”
  应涣思考半晌,“昨夜,可发生什么了,为何你有些不对劲。”
  傅揺情猛的摇摇头,“没有没有,吃饭吃饭!”
  隔壁桌的苏枫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只想着应涣和傅揺情能把他当成空气。
  苏晨自然看出了苏枫的异常,不由得蹙眉,“喂,苏枫,你昨天到底看到什么了,为何傅公子怪怪的,你也怪怪的?”
  苏枫不去理会他,苏晨啧了一声,又低声道,“苏枫,怎么说我们也是月久阁的弟子,说一说嘛,万一有什么危险呢。”
  周围的弟子连连应和,苏枫若有所思又抵不过重口,只好支支吾吾道,“傅公子,傅公子和应公子他们,他们昨天——”
  苏枫两个大拇指慢慢靠近,苏晨惊的睁大了眼睛,猛的抓住他的手,“你,你别胡说!”
  苏枫挣脱他的手,“我亲眼所见,又哪里胡说了!你们爱信不信!”
  苏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私事,于是看向傅揺情和应涣的表情一时间有些狰狞。
  眼看着吃完饭,傅揺情起身至他们身边,手指敲了敲桌子,“吃完了吗,该出发了。”
  苏枫有些心虚不敢看傅揺情,苏晨讪讪的笑,“出发出发,这就出发!”
  苏晨距离傅揺情远远的,和旁边的弟子低声议论“没看出来,这两个人居然是断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