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五章那自己就做渣女吧

  闻言,不单单是两位老人家震惊得瞠大了眼,她身旁的男人,剑眉也轻不可觉的微微一蹙。
  沈邺是这样想的,如果顾军擎非要自己开口的话,那自己就做渣女吧。让爷爷和顾奶奶失望,她也很内疚。
  沈邺说完,便轻轻拉开椅子,朝着餐桌深深的一个九十度鞠躬。抬步走出餐厅。
  接下来两天,沈邺除了吃饭的时候会露个面,其余时间便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是刻意避开顾奶奶的。这一天,就在她琢磨着要不要和爷爷商量下出国深造,去书房找爷爷,却和管家打了照面,管家对她说,那顿饭后,顾奶奶病了两天。
  虽然就住隔壁,但沈邺心里乱,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探望顾奶奶才好。双脚却很莫名其妙就走到了顾家大宅门口。她觉着自己心里如今有两小人在打架。一边说:去吧,顾奶奶堪比你的亲人啊。一边又提醒她:沈邺,你前几天才当了一个渣女,你可别忘了当时顾奶奶是对你有多失望的。你现在去看她,只会让她情绪更加激动而已。
  最后她还是决定了,改天吧。而且这几天那个男人好像也在。
  才刚转身,沈邺的腰间被一只蛮横有力的大手从后箍住。沈邺微微一惊,正想挣开他,下一刻,整个人便被他往肩上一甩,她像沙包那样被直接扛进了种了向日葵花的花圃前。
  男人的手一松,沈邺就直接摔进了花圃。里面泥土是软软的,可被这般猝不及防一下,她浑身骨头还是几乎散架。
  沈邺抬眸望去,先是一条被笔直无痕的西裤包裹着的一双大长腿,再慢慢转移视线上去,一件黑色的衬衫,将他结实的六块腹肌包得秀色可餐、性感的喉结,接着是一张冷傲、线条立体的脸庞,利落的碎发……
  沈邺心底一寒,皱了皱眉,不想和这男人多说一个字,手按着泥土,一声不吭爬起身。突的,一只皮鞋直接踩到她手背上,疼得沈邺差点大喊120。
  顾军擎亦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狭长的黑眸微眯,君临天下的睥睨她。皮鞋还故意压了她手背几下,脸上表情很云淡风轻。
  “啊——”
  沈邺使劲抽自己的手,楞是缩不回。疼得她冷汗在额头上嗖嗖嗖的冒。狠狠咬牙:“你干什么,放开我的手。”
  男人邪魅的跳了挑眉,薄唇微掀,磁性的嗓音淬满冰渣子:“沈邺,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沈邺很想回她一句,我变成疯婆子也是你害的!但也深知,自己的舌头素来就不灵光,又怎么比得过他的千年毒舌?可他不带这样欺负她的!
  顾军擎见沈邺现在一身狼狈,眸子里便嗜血更甚。缓缓蹲下身,修长的五指捏住她下巴,将她脸蛋往自己面前一扯过去,唇对唇的距离,他说,“去啊,去告状。”
  好吧,他一直喜欢给她冠各种莫须有罪名。小时候,沈邺跟很多女孩一样,是一个大哭鬼。偏偏每次顾奶奶和顾爷爷他们都以为是顾军擎欺负她。所以每次,只要是沈邺一哭,顾军擎就得在顾家大宅外罚站。上了初中之后,沈邺渐渐不是大哭鬼了,但一旦有什么不对劲,顾家就又以为是顾军擎的错。其实很多回沈邺很想跟他解释清楚自己真的没有告状过。可那人信么?久而久之的,沈邺就懒得再跟他解释。反正他对自己误会都已经那么深了。
  沈邺眼睛瞠得圆滚滚的瞪着他,如果现在自己的手不是快被他踩扁,她真很想喷他一脸大姨妈。
  顾军擎冷峻的脸庞没任何表情,捏着她下巴的手也越发大力。从女子眼里,他看出她迸射出来的恨意。呵,她有什么资格恨他?
  顾军擎的脚还是故意辗轧着她的手,一只手却凶猛有力的将沈邺直接推倒。他欺身而上的瞬间,沈邺趁机缩回自己的手,只见手背上,一个大大的鞋底印,磨出了血混着冷汗,疼得要命。
  顾军擎暗沉的黑眸染上来自地狱的阴寒,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这会他们两个已经同归于尽。
  沈邺的心跳变得寂静,她知道自己绝壁完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着。倏的,顾军擎清冷的放了手,阳光落在挺拔的背影,仿佛笼罩了一层光环,他宛如神祗般站了起来。冷酷无情的睥睨躺在泥土上狼狈不堪的沈邺好一会,“下周一早上九点,民政局。”
  话毕,他转身就走了。可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沈邺吓得不轻。沈邺消化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看向顾军擎越走越远的背影,冲口而出:“你忘了静雅姐了吗?”
  时间瞬间静止。
  顾军擎的步伐停住了,阴测测的回头,只见他似笑非笑的脸庞渗着魔鬼的冰冷,一字一字的从薄唇里缓慢道出,“你不配提她名字。沈邺我告诉你,我想过很多次要整死你。不过……”故意顿了顿,嘴角邪气一勾,“你死了,我估计会少很多乐趣。”
  他的语气像在说如何玩弄一只蚂蚁的平淡。
  沈邺牢牢的抓住了一把软泥,很想扔过去甩他一身泥的!心里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默默问候了一遍,顾军擎,你这个魔鬼。
  顾军擎抬眸看了眼天空,一抹复杂从他眸底一闪即逝,“来不来,你自己掂量。”
  “我不会嫁给你……”你也不是真心娶我。
  顾军擎倾城的笑,继续走人。
  沈邺咬牙盯着他后背,恨不能把他碎尸万段然后放到天台晒干。
  由于沈邺已经说了自己喜欢的对象不是顾军擎,沈爷爷也没再整天给沈邺各种灌输嫁给顾军擎,却要她两天之内带她口中喜欢的那个男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