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八十一章你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恰好管家张姨还没睡,见着顾军擎下楼,就走去问他:“少爷,您是要找少夫人吗?”
  顾军擎拧了拧眉,清冷的“嗯”了一声。
  张姨指了指厨房方向:“她在里面呢。”
  顾军擎的眉宇,蓦的蹙得更紧了。大半夜的,她不洗澡睡觉,是打算去厨房打地铺?
  沈邺从厨房里出来时,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是两碗热腾腾的面条。本来是要拿上二楼的,可经过大厅时,就见某人坐在沙发。
  她顿时一怔,手心微颤,拿着的托盘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两人四目以对了好一会儿。
  沈邺快速的转开了目光,端着托盘放到茶几,淡淡的道,“我也还没吃东西。”
  顾军擎的黑眸,定格着她容颜,没说吃,也没说不吃。
  沈邺自然是不知道男人这会到底在想着什么,没打算跟他多说话,就将一碗面,一声不吭的放到他的面前。正要伸开手。突的,一只大掌牢牢抓了她手腕。男人低沉的开声:“你在做什么。”
  沈邺挣了几下,却都还是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她皱着眉头抬眸看向他。就发现,男人黑眸沉沉的瞅着自己。他深邃的眼神,仿佛能看穿自己体内最深处的灵魂一样。沈邺的心脏,顿时狠狠一抖。下意识的,便垂下眼睑。
  顾军擎的薄唇,缓缓勾起,伸出修长的食指,将女孩的下巴挑起。
  沈邺看见他的薄唇,一张一合的说话:“刚刚在警察局门口,不是挺霸气的么?”
  他,都看到了?
  其实如果不是樊磊对墨贝贝做得太过分的话,她也绝对不会拿盐巴倒入他车子的发动机里。话说回来,这个时候樊磊的车子,估计得送厂大修去了吧。
  沈邺承认,她这次是腹黑了。可谁叫那家伙在欺负自己的好朋友来着?只是她万万是没想到,顾军擎竟然是看到了自己做坏事。
  顿时间,她无比的心虚。既然他看见了,该不会是会将这件事告诉樊磊或者直接报警吧?
  顾军擎察觉到了她的害怕,幽幽的问:“现在才知道怕?”
  沈邺不敢去跟他的瞳孔对视,可偏偏对方好像就是故意似的,捏着她下巴,逼她仰起脖子和自己直视。
  “我……”沈邺想开口解释下今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的。
  “你报复心,还挺强的。”顾军擎冷沉的打断了她的话。看来,过去真是少看她了。
  突的,顾军擎就松了手,目光微沉的扫向茶几两碗面。
  沈邺摸了摸自己下巴,坐回去,“听,听说你还没吃东西。我做的,你试试。”
  刚刚女孩从厨房里出来时,顾军擎还不大相信她真的下厨了。这下听到她亲口说面条是她做的,他突然就觉得有些饿。
  季铭告诉了她,他一天没吃东西?他的特助,什么时候就变得那么爱管八卦了?看来最近季铭是太清闲了?
  沈邺双手呈上筷子,“你试试味道。”
  顾军擎瞧着她一副要当小婢女的恭敬态度,郁结了一天的胸口怒火,不自觉的消了一大半。但俊脸依旧很清冷,薄唇微微抿着,保持沉默。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似的。
  沈邺以为他是担心自己做的是黑暗料理,便捣鼓出手机,翻开刚刚自己一边做面条一边看的网页:“我虽然不知道味道好不好,可我是按照网上的课程学的。”
  顾军擎缓缓的接过筷子,眉头微蹙的看着开始要糊掉的面条,还是吃了一口。
  然后,他的脸黑了一下。
  沈邺目光有些期待的偷偷瞅着他,希望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丝满意。不过,顾军擎从头到尾都只是沉着脸,一个字都没说。一碗面,很快就见了底。紧接着,顾军擎的手,就将沈邺面前的碗,端了过去。把她那碗面也吃了……
  咦?其实是好吃的吧?不然他怎么会一连吃两碗呢?
  瞧着顾军擎吃自己亲手做的面条,一时间,沈邺连自己肚子很饿这茬都忘了。
  顾军擎吃饱之后,沈邺双手奉上纸巾给他擦嘴。顾军擎的余光,注意着女孩小心翼翼的一举一动,半响后才接过纸巾,薄唇微启:“沈邺,你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啊?”沈邺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一个相框吗,用得着气这么久?不过转念一想,也是,那是他跟他挚爱拍的合照。生气也是应该的。而且,今天在总裁办的时候,她就已经亲眼目睹过,顾军擎对那副合照是有多么重要。
  她不小心打破,确实是她的错,沈邺也不打算推卸任何责任。两只手紧张的交缠在一块,低声的说:“那你还有没有底片?我去给你做一副全新的吧。”
  “仅此一副。”
  “这样啊……”沈邺真没想到,顾军擎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那么久,最后只留下一张合照。
  一时间,沈邺都不知道要怎么补偿自己的过错了。
  就在她心里无比内疚时,男人突的就坐到她身边,一阵冷风刮向沈邺:“把鞋脱了。”
  沈邺不解的看向他。
  顾军擎沉着脸,将她的右脚放到自己膝盖,伸手去脱了她的鞋子。
  只见,小小的脚丫,还沾着不少干掉的暗红色血液。
  这会儿沈邺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脚今天下午被碎片扎到了。起初的时候还挺疼的,但后来就忘了。顾军擎不把她鞋子脱掉,她还真就忘了这茬。
  顾军擎眉宇深锁的瞅着她脚丫:“你脑子被门夹了?”
  好端端的,还骂起人来了?
  沈邺下意识的,就想缩回自己的脚。结果,顾军擎一手抓住她脚丫,掌心还故意往她伤口微微一按。沈邺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她一动不敢动了。顾军擎见女孩终于安分了,方才满意的松了手:“坐着别动。”
  “哦。”沈邺不明白他这又是干什么了。她也恨透了自己的乖巧。
  顾军擎上楼了一趟,下来时,手里拎着一个医药箱。他走回沈邺身边坐下,抓着沈邺的右脚,开始清理伤口。
  沾了酒精的棉花棒点上伤口时,沈邺又条件反射的要把脚缩走。可男人一只手牢牢的抓住她脚腕,她压根没法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