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九十二章就没见过如此极品的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啊?听苏米他们说,樊人渣今天还带着警察带咱大学找你来着。倒是苍靳昊出面把这事暂时给压了下去,不然你把他车子故意弄坏这事,已经传遍整大学了。”
  “我已经懵了。”沈邺从刚看到微信的那一瞬开始,大脑就变得一片空白。
  宁萌萌在宿舍那边,走来走去的想办法:“不如你先出国一段时间吧躲避躲避下风头吧。”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来着,可结果宁萌萌这话一出,沈邺顿时就挺哭笑不得了。宁萌萌真是警匪片看多了。还真以为电视的套路,能用到现实上。要知道,现在警方已经介入了,那自己肯定就没办法出远门。
  两人的通话还在保持着,但就只有宁萌萌在手机里头巴拉巴拉的给她各种逃跑建议,沈邺一直沉默。直到,浴室的门开了。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沉沉的踱步走着出来。
  沈邺眼里的余光瞥过他一下,心底一颤,生怕宁萌萌会听到一些其他声音,紧紧的捂着手机话筒,仓促的敷衍了几句过后,便匆忙的挂了电话。那头的宁萌萌,一脸懵逼。无语的看着已经被挂了的手机很久,怎么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了?
  沈邺把手机放下后,便抬眸看向镜子,里边倒影出来的自己,脸色由于紧张的感觉,而微微泛着红。
  她突然就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刚刚自己洗澡完出来的时候,就见着顾军擎刚把她手机放下。而且那条微信,是已经被点开过的。这么说来,其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很有可能会陷入官司里。可他,好像一脸的若无其事。看来,自己在他心里面,真的是一点点地位都没有。如果换着是那个女人有一丁点的事儿,估计他都会紧张到要命吧?
  顾军擎目光沉沉的看过去女子,两人的视线,恰好从镜子里对视上。
  沈邺下意识的,就赶紧挪开。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顾军擎,一直在等着她在给自己关于她现在的难题。可是,女孩却一直一声不吭。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他,也不想开口去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她耳朵。
  沈邺微微一愣,眼珠子睨了他一下。
  他的意思是,让自己把那件事告诉他?可他不是已经看到微信了吗?
  也许,他要自己亲口说的目的,只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又毒舌她一番吧。
  如此一想,沈邺本就不好的心情,就更加低落了。
  顾军擎瞧着女孩始终一个字都不愿意跟自己说,心里越发纳闷。
  第二天。
  大学里的导师给沈邺打了一个电话,让她马上回学校一趟。电话里,很十万火急。
  沈邺便只好让宁萌萌给自己请了假,然后让司机载自己去了大学附近停车,她步行走回学校。
  教务处。
  大四的主任,导师秦翰,以及某校董,都在里面。
  还有樊磊,和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
  他们见着沈邺进来,便都齐刷刷看向她。樊磊更是用一种愤怒的目光。
  沈邺就知道,这件事迟早会闹得大学里人尽皆知的。
  樊磊对警察指着沈邺:“警官,您们应该也看了很多遍监控,就是这个女人弄坏了我的车。我要告她。”
  其实沈邺的导师秦翰,还是比较偏向沈邺这个想来品学兼优的高材生的。所以在樊磊和一群警察嚷嚷着要他交出自己的学生沈邺时,他还问警察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他宁愿相信,是另外一个学生宁萌萌所为都不愿意相信沈邺会故意毁坏别人的私家车。
  这会儿,秦翰就对校董说:“能让我跟我学生单独谈几句话吗?”
  校董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毕竟会对学校造成不好的影响,就挥了挥手,让他去。
  下一刻,樊磊就走到他们跟前,阻止了他们离开教导处,手指戳戳的指着沈邺反向,一副要杀了她的愤怒,然后看了一眼年轻的导师秦翰,呵的冷笑:“你该不会是想要带着你的学生跑路吧?”
  “樊先生,如果是我的学生做错了事,我会第一个把她绳之于法。但是,好歹也要让我先搞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就是不相信她,无缘无故去整你。”
  樊磊被堵得吞吐了一下,但下一刻,他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保不准你这个学生是个智障,喜欢专门去整坏别人的车。警官,我劝您们得空赶紧查一查,她除了整过我的车以外,还有没有把别人的车弄坏过。”
  秦翰严肃的拿下樊磊指向沈邺的手,淡淡的道:“樊先生,君子动口不动手。”
  “现在我是受害者,你觉得我还需要对这个智障客气?”樊磊质问。
  “别一口一个智障的叫。我就不认为我的学生精神有问题,反倒是您啊樊先生,您这么激动,当心很容易会得焦虑症。”秦翰口吻极其淡定的回驳。
  然后,秦翰牵着沈邺的手,直接约过愤怒的樊磊身边,走出了教务处。
  他牵着她一直走到没人能说上话的地方。
  沈邺不大好意思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秦翰方才注意到什么不对劲,白皙的俊脸,微微一红。
  秦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变回了严肃:“沈邺,你到底有没有做。”
  沈邺心虚得都不敢看如此信任和偏袒自己的导师了,声音都变得结结巴巴的:“我,我,确实是我。可是有原因的。那个人,他之前是咱们系里墨贝贝的男朋友。他自己能力不够,升职不成功。就怪墨贝贝克着他。劈腿就劈腿,还劈得那么理直气壮!”
  沈邺现在想到那天樊磊个死人渣欺负她的好朋友墨贝贝,还扇了她一耳光,特么的还恶人先告状叫警察抓她们三回去,心里就来气。见男人见多了,就没见过如此极品的。
  “所以?”秦翰无奈的吐了一气。还是没办法消化过来,向来文静的沈邺,竟然背后会想到这种损招。
  不过,其实她做得一点都没错。那种人渣就该教训。可惜,太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