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一百三十八章怕什么就来什么

  沈邺总觉着,顾句擎现在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像是在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似的。
  也对,自己在他眼里,向来就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其实这会,她是不应该回驳,但还是忍不住了。沈邺攥了攥自己的拳头,强忍住自己要揍人的冲动,回头瞥向他,目光变得淡漠如水:“顾总,您想多了。”
  “呵呵。”顾军擎抬起腿,往前迈了一步,强大的气魄,直逼过来。
  明明这个总裁办那么的大,但沈邺还是觉着,空气很是压抑,让她有一种难以呼吸的难受。
  好像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无论多大的场合,都会变成这样。
  早已经习以为常,但这时的沈邺,还是很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她不由得的就在心底吐槽了几十遍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宁萌萌。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就把自己扔给一个恶魔。不是一天到晚提醒自己不要当小三吗?现在还就那么放心她啊?
  氛围越来越沉闷,两人近距离的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
  沈邺率先挪开视线,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装着很镇定的开口:“顾,顾军擎,有,有话好好说。”
  瞧着女孩对自己一脸的警惕,顾军擎就越发的觉着自己的心脏,仿若被一只拳头牢牢抓住了一样。
  在想,他顾军擎到底哪就对她不好了?
  少折腾点,好好的过日子,难道不好?
  就非得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顾军擎的薄唇微蠕动,想开口叫她搬回来。可,傲娇冷漠如他,首先服软的话,他又怎么能说得出口?
  所以到最后,顾军擎一言不合的,就抬起手扣着沈邺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下去……
  突的,总裁办的大门被人敲响。
  敲了几声,见没人回应,外面就直接推开了门。
  抬眸看进来,就见一对俊男美女,在接吻。
  本来何静欣上来,是想要找顾军擎一块去吃午饭的。可现在,她进退两难。一时间就忘了自己到底该做点什么,杵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他们好半响。
  沈邺拼了蛮力的将往死里啃咬自己的男人终于推开,眼睛的余光,注意到了门口那何静欣的存在,嘴角,下意识的挤出了一抹自嘲的微笑。
  也许,顾军擎现在对自己如此大的占有欲,完全只是在征服自己罢了。
  可她却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就彻底沉沦了。
  由于被何静欣看见了自己和顾军擎接吻,沈邺现在自然而然就没什么脸再去跟何静欣打招呼。便低着头转身大步的离开了总裁办。在走到门口经过何静欣身边时,双脚停了停,然后继续大步的离开。
  沈邺彻底消失后,何静欣方才走进去。心里虽然很多的疑惑,但她却只字不提,淡淡的微笑着调侃:“顾总,您知不知道,现在我们内部的八卦是什么?”
  此时,顾军擎还处于刚刚沈邺推开自己的怔忪里晃着神,何静欣说完好一会儿,他的眸子才幽幽的转过去,瞅向她,薄唇微启:“办公室八卦,我不感兴趣。”
  “可是我觉得,邺子应该会很在意。”
  “是什么?”提到沈邺,顾军擎的眸光加深了些许。
  何静欣拉开一张转椅,优雅的一坐:“您也知道,我毕竟是您挖过来的,自然而然,会有不少的人认为,咱两的关系非一般。其实吧,我倒是觉得,我还挺喜欢这样的绯闻。”
  “静欣,别开这种玩笑。”顾军擎眉头微蹙,指尖捏了捏太阳穴,然后打开着沈邺带来的午餐。也不知道,女孩吃饭了没。
  许是一个人吃饭,比较孤单。所以即便沈邺带来的午餐,很香很可口,可顾军擎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如果顾总不介意的话,不如我跟您一起吃午饭吧?”何静欣离开了转椅,起身走进小客厅,“有些事,你没试过,你永远都不知道。就好像,你一直都在想着过去,走不出来,你就会以为,你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了。我说得对吧?“
  顾军擎的薄唇微微一勾,倒也觉得何静欣说的挺有道理。
  何静欣见顾军擎并没反驳自己,就接着往下说:“所以呢,你是不是也该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了。比如,感情……”
  在她看来,现在顾军擎会抓着沈邺不放,完全是因为他还在惦记着当年,如今在报复着沈邺。
  此时,顾军擎已经打开了饭盒,只见里面,又是尖椒炒毛豆。
  女孩真的是!真把他当成小动物了么?
  但既然是沈邺买的,无论如何,他都会吃完。
  顾军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何静欣有些看不懂了,他吻沈邺,不就是为了要报复她而已么?沈邺带来的午饭,他怎么还吃得好像挺香似的?
  不由得的,就想起自己爸妈说的话。
  他们说,顾军擎和沈邺结婚了。
  起初,他们说的时候,她还不相信的。可现在看来,也许是真的结婚了。可,无论怎么看,他们两,都不像是夫妻啊。若顾军擎真的在乎沈邺,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只做一个实习生?
  越想,何静欣就越是觉得很乱。
  她看着顾军擎已经在吃午饭了,估计也不会和自己一块出去,便咳嗽了一声,说:“那我就先出去了。”
  顾军擎一眼都没看她的点了点头。
  沈邺前脚刚回到设计部,后脚何静欣就从另外一部电梯走了出来,还叫了沈邺一块去吃午饭。
  两人就在大厦附近的一家西餐厅里找了位置坐下。
  都点了商务套餐。
  沈邺很心不在焉的一直看着旁边的玻璃窗。直到何静欣叫了她好几声,她才缓过神,转回头去。
  其实沈邺还挺怕何静欣会突然间问自己,关于自己和顾军擎刚刚在总裁办里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俗话说的好,怕什么就来什么。
  下一刻,她果然是问出口了:“邺子啊,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国外,虽然说,我经常会在各大网络,电视里能看到军擎哥,可我对他的私生活,其实挺陌生的。我也清楚,即便是几年过去了,但军擎哥还是没办法放下当年的意外,这一点也不能全怪他。要怪只能怪,当初他对我姐姐,用情太深了是吧。所以吧,如果军擎哥现在想要来惩罚你,那我替他跟你说声抱歉。你不要放在心上。也许时间久了,他就会慢慢放下,到时候,他就不会再想要报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