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一百五十七章能永不再见么?

  “邺子,我也是很希望你赶紧脱单,找到自己中意的。可是你要知道,这当第三者,是不会被任何人同情的。咱们就脚踏实地实际一点不好吗?”宁萌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明明心里特生气,但对上沈邺这种眼神时,她一个字的狠话都说不上了。最后那语气,变得格外的语重心长。
  为了沈邺,她都快老了几十岁的节奏了。
  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最后又是关心的话。虽然实情根本不是萌萌知道的那样,但沈邺还是忒感动。
  鼻头一酸,伸长手一把就抱住了宁萌萌。
  “喂……你先把话说清楚好不?”宁萌萌也没料到这家伙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就在自己要嫌弃的推她出去时,脖子那,突然感觉到一股湿润。推的动作,无声无息的便换成了轻轻拍她后背安慰的动作,声音也变得很低,温柔得压根不是她宁萌萌了:“好了,只要不是死亡,其他事儿都是小事。别哭,你要是真的喜欢他,那就一直喜欢呗。他有女朋友又怎样,就算结婚了,又如何?咱们有的是资本,年轻又貌美,一起想办法把他争取到手。好不好?咱别哭了……”
  “萌萌,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好呢。”沈邺的双手,抱得越发紧,宁萌萌都快有种呼吸不过来的难受。
  可她却还是没推开,继续让她抱着大哭了一场。
  完了后,她嫌弃的说:“我告诉你啊,下班后陪我去买一套衣服,我这衣服新的呢,一百多块的。”
  “好。”沈邺很清楚,其实宁萌萌这是在调解着气氛开玩笑呢。
  宁萌萌从自己的口袋里掏了一包纸巾,抽出面纸给沈邺擦着眼泪的同时,便碎碎念着:“我这嘴巴,就是那样,你别难过啊。”
  “我觉得,你骂得我很对。”沈邺笑着接过面纸,往后重重的一靠椅背,目光悠远而无精打采。
  其实,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第三者,而且还是很失败的那种。
  虽然说,从出生那会儿,自己就认识顾军擎了。
  可,他一直都那么那么的讨厌她。从小到大,从来就不待见她的。
  偏偏自己还那么不会看人的眼色,还总是一天到晚跟在他屁股后面,张嘴闭嘴一口一个军擎哥哥,长大以后小邺子要嫁给你的哦,我爷爷和你爷爷说长大后我是要做你新娘子之类的……
  现在想起来,她真的想给自己封一个大傻逼封号。
  如果早点认知到,顾军擎是那么那么爱着何静雅。自己早一点跟两家说清楚,她不爱顾军擎的话,大概后面的悲剧,就不可能发生了。也许,没有那件事,顾军擎会跟何静雅结婚,和和美美的。但至少顾军擎是开心的,就断然不会像如今这般,弄得彼此都伤痕累累。
  说来,其实真是自己一直在介入他跟何静雅的感情里啊。
  宁萌萌护短极致,她也容不得沈邺这般说自己,狠狠的又拍了一下桌子,风风火火的起了身,抓着沈邺的手,拖着她起了身,“告诉我,何静欣是不是跟顾总也有关系?你跟我说!姑奶奶现在就去把她给废了。我告诉你,你就算是小三,我也撑你到底的。”
  “哎呀,不是这样的。真不是,跟何静欣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沈邺虽然看得出,估计何静欣一直都在暗恋顾军擎。但顾军擎不爱她是事实,他们两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是事实。这一点,她要跟宁萌萌讲清楚。
  “真的?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骗我呢?”宁萌萌现在不大敢去相信沈邺的话了。
  沈邺笑了笑,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的茶杯:“我跟顾军擎之间的关系,现在一时间很难说明白。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跟他?”
  “呵呵!”提到这件事,宁萌萌突的扯了扯嘴角,冷笑两声。接着,她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转过去给沈邺看。
  沈邺接过,一看屏幕,只见,又是昨天苍靳昊给自己看的那张照片。
  也就是那张之前奶奶来A市路上,顾军擎亲自到大学接自己去海伦小区的那张。
  靠!
  到底是谁那么缺德!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她?
  现在她心情就已经很不好了,最好别让她知道是谁,否则自己绝对要把那个人一层皮给扒了下来。
  沈邺看完后,宁萌萌便收回手机:“我起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发的,我本来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或者是PS的。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整个系,几乎都有这张照片了。邺子,你这段时间最好也别回学校了,毕竟你在学校都成名人了。还是出去避避风头吧。至于到底是谁散播的,我跟咱宿舍里的,很快会查出来。”
  闻言,沈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心里卧槽两声。
  整个系都收到了这张照片。
  到底是谁那么缺德?
  但她觉得最可恨的是,自己平白无故的,现在连回学校居住,都不能了。
  两人离开茶水间后,沈邺经过集体办公位时,就注意到同事们奇奇怪怪的目光。此时她心里很乱,而且也早就麻木了这样总是被人当成千古罪人看待似的眼神,便装着很若无其事的,淡定的走回自己的办公位。
  刚坐下没多久,设计部总监刘琼悦便来到了她的办公位前,将一份邀请函放到她桌面。
  沈邺一愣,方才抬头看向刘琼悦。
  “上头让我转交给你的。“刘琼悦微笑的道。
  “好的,谢谢总监。”沈邺眼睛的余光,淡淡的瞄了一眼打印得很高大上的邀请函,封面还写着几个铂金大字:京都技术交流会邀请。
  就在昨天之前,她还很期待的。
  可此时此刻,她完全没有了兴趣。
  如今的她,真的只想要远离顾军擎。
  最好是从今往后生死不复相见那种。
  但,他们之间的牵绊,还有很多很多,能永不再见么?
  好像,又不能。
  刘琼悦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貌似挺好奇沈邺这般的淡定,便开口问道:“不打开看看?”
  “封面不是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吗?”沈邺微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对邀请函,好像并没什么兴致一样。
  而且,声音也格外的疏离但听着却也挺礼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