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然而,现在的沈邺,压根就没心情去探讨秦凡用的什么语气。
  只是觉得,秦凡说得很对。
  不合适,就赶紧分了得了。
  也许,从头到尾,顾军擎都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性需求的工具罢了。
  也许,他从来就不曾对自己上过心。
  从来,都只是她沈邺一人,在傻乎乎的期待一次次,继而又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沈邺突然就轻轻的冷笑了出声,长廊很是安静,她的笑声虽然不大,但却冷得让秦凡觉着这丫头不大对劲。
  沈邺,你真是个活该的大傻逼。
  活该你被侮辱了一次次。因为你从来都不长记性。
  自言自语的笑了好一阵,秦凡一直蹙着眉观察着女孩的表情。虽然很想八卦下,到底顾军擎和这个小妞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气氛如此沉重,他也就没多问,只是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沈邺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越过秦凡,缓慢的走出长廊。
  虽然秦凡真心不想管他们两那点儿破事,但毕竟沈邺也算是他从小就玩到大的小伙伴,最重要的是,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姓顾那个,肯定不会饶过自己。
  愣了愣,秦凡还是追了上去:“你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
  最终,偶尔还是没有上秦凡的车。
  出了私人会所以后,便沿着马路的人行道,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
  秦凡的车子,就慢慢的开了一路,一直跟着她的步伐。
  “我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哥,哥帮你去狠狠教训他。”秦凡侧着脑袋看向车窗外对沈邺说。
  此时的沈邺,整颗心就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里一般。耳边,一直回荡着昨晚上,喝醉后的顾军擎,说的那番话。
  他说,他不会放过她的;他说,他们会纠缠一辈子……
  当时,其实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希望顾军擎,真的对自己说的。不过现在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在顾军擎刚刚关上门,离开套房的那一刻,沈邺就做了一个决定!
  然后,沈邺便主动开口对秦凡说:“载我去一个地方吧。”
  “嗯?”秦凡疑惑的瞅着女孩坐进副驾座。
  本来还以为那小妞是要去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基地,结果,当小妞说是去‘律师事务所’时,秦凡彻底的惊呆了。
  但是,秦凡也很想要知道,小妞要是那种地方做什么。
  便也没问,发动引擎一脚加了油门,就往一个律师事务所开去。
  到了后,沈邺便联系了一个专门办理离婚的律师,拟定了两份离婚协议。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拿着装了离婚协议的文件袋,从事务所里出来。
  秦凡在车里等着她,见她出来,便开门出去,问她:“这里面是什么啊?”
  “这个吗?”沈邺下意识的捏紧文件袋,眼眶通红,连声音都变得哽咽,“离婚协议。”
  “你同学要离婚?”
  “不是。”沈邺转了转眼珠子,将自己眼眶的湿润统统藏回到最深处,接着,她很平静的对秦凡吐了两个字:“我的。”
  “what?”秦凡惊讶得嘴巴顿时张大。
  卧槽,他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新闻?
  卧槽,沈邺大学都还没毕业,竟然就结婚了?而且,顾军擎也愿意这个小妞嫁给别人?
  顿时间,秦凡觉着,自己有些风中凌乱了。
  沈邺也不想跟秦凡解释太多,上了他的车后,便让他载自己回了顾氏。
  此时,设计部。
  本来今天是要开周例会的,但由于他们的副总监何静欣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进了医院,所以周例会就取消了。
  何静欣一不在,集体办公室里的人,又闲着没事做,开始聊起八卦了。
  “你说,咱们的副总监跟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了?我总觉得,就连副总监都好像不敢得罪她似的。敢情她的后台很硬?”艾美问道。
  琳达讽刺的呵笑一声:“后台很硬?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只是一个小实习生而已。你也不看看咱们副总监是什么咖位,她是什么。我觉得,她连小情人都不是,充其量就是个床伴!”
  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毕竟这是集体办公室,旁人还是能听到的。
  而此时,沈邺回到了设计部。
  就在门口,恰好听到了‘床伴’两个字。
  本来,他因为顾军擎的所作所为,已经够烦躁不已了。回到自己上班的地方,还如此的闹心。
  蓦的,她就火急攻心,来势匆匆的走到了琳达的办公位前。
  虽然说,沈邺现在只是一个实习生,但毕竟都还是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有些同事,就好比说小鱼跟小桃,并没参与这些议论里。有一些同事,只是跟风在背后黑沈邺。然而此时,沈邺脸颊的神态,冷冰冰得让人害怕。所以,在所有人一看沈邺出现时,都齐刷刷愣住了。
  尤其是琳达和艾美。
  宁萌萌由于刚刚才去上完洗手间出来,便也没听到刚刚琳达说的话。这会,她直接走到沈邺身边,见她很生气的样子,便问:“怎么了?”
  沈邺没有搭理好友,直接伸手就将琳达的键盘用力的拔了出来,然后往地上狠狠一砸,砰一声,整个键盘粉碎在地。
  办公室,气氛肃静得几乎能滴出水珠。
  琳达虽然有些怕这样的沈邺,但被一个还没转正的实习生这样欺负,面子就有些挂不住了,佯装着镇定,站了起来,环着胸,道:“哟,我说你了吗?谁听到我说沈邺两个字了?你这算不算是急着承认了?真是他妈的搞笑了,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还敢砸我键盘?”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沈邺握紧拳头,面无表情的盯着琳达,“你的本事,就是一天到晚在这儿说别人的坏话?难怪你在这儿混了这么久都还只是一个小职员。呵,还沾沾自喜呢。如果我是你,造就没脸继续待在这儿了。”
  琳达被沈邺这话堵得上气不接下气。
  偏偏她也没任何的理由能反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