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顾总是我竹马 > 第二百章她改口改得可真快
    他现如今会这样挽留她,只是因为想要圆了奶奶最后的心愿而已。
  
      从头到尾,他跟她在一起,都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罢了。
  
      沈邺微微的抿着唇,保持了沉默很久。突的就微微笑了起来,而且笑容越发的灿烂,隐隐之间,却又带着几分嘲讽:“顾军擎,你真行。”是的啊,永远都会拿着她的软肋来逼她就范。
  
      他明知道,她舍不得奶奶她老人家。这段时间也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和顾军擎继续演戏下去,圆了奶奶最后的一个心愿。
  
      顾军擎不是没看到女孩看自己时那冷酷鄙夷的眼神。
  
      他也不是傻子,他感觉得到,她在讽刺他。
  
      其实他也曾想过,真的放手好了。但每次一想到,从此以后他的身边就再也没有沈邺的时候,他整颗心,就好像浸入了高浓度的盐水里泡着一样,很煎熬。
  
      所以,即便沈邺如何讨厌、憎恨他也好,但他都已经不打算放手了。
  
      两人无声的对视着对方好一阵子。
  
      顾军擎的薄唇微微开启,正想对沈邺说点什么时,手机突然响起。因为这不适时的来电,他眉心微微一蹙。
  
      沈邺见他要听电话,就准备转身。结果她前脚刚挪了一步,手腕就被他一把牢牢的抓住了。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很想抽回手!
  
      因为,她只要一想到,顾军擎跟何静欣牵过手,跟她相拥过,她就觉得无比的恶心,想吐。
  
      有句话说得好。
  
      越是爱一个人,就越是自私的想拥有他的一切。
  
      以前沈邺也没发现自己竟然有感情洁癖,在这一刻,她就感觉到了,自己竟然有。
  
      但男人紧紧的抓着她,好像完全没有打算要放开的意思。
  
      她也只好按捺着自己心里对他的厌恶,等他自动放开自己的那一刻。
  
      顾军擎腾出一只手从裤袋里掏了手机出来,冷漠的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只见是秦凡的来电。他的眉头,顿时就皱得更紧了。
  
      本来不想去注意谁给他打电话的沈邺,最终还是很不经意的看见了。
  
      她知道,现如今秦凡在医院里陪伴着何静欣。他现在给顾军擎打电话,想必一定是何静欣想找他了。
  
      沈邺很想问一下顾军擎,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着,他不累么?
  
      其实顾军擎很不想再去管何静欣的事儿,可,他曾经答应过去世的何静雅,会一辈子照顾她妹妹。食言并不好。
  
      他当着沈邺的面,划过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秦凡见顾军擎这么久才接自己的电话,就忍不住吐槽了一番:“顾大少爷,您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一尊大佛交给了我,您自己不打算理了么?你一走,那尊大佛就又开始闹了,他完全搞不定她。
  
      顾军擎微微抿着薄唇,由着秦凡在手机里一直说个不停,他却没说一个字。
  
      何静欣跟别人有了孩子,关自己什么事?
  
      她眼下要做的,不是应该去找孩子的父亲,让他负责么?
  
      他可以帮助何静欣找到那个男人,也可以让她住最好的病房,让她安心养胎。可他的人,只属于顾太太。
  
      半响后,顾军擎低沉的道:“你好好照顾她。”
  
      “你把她扔给了我,你自己就不管了?”秦凡没想到,他认识的顾军擎竟然是这样的人。
  
      “就这样。”下一秒,顾军擎就直接切断了电话。
  
      “喂,喂……”冰凉的机器声传来,秦凡却还是喂了很久,方才意识到,顾军擎已经挂了自己电话。
  
      顿时,他就愤怒的“靠”了一声,踢了一脚旁边的凳子。
  
      顾军擎把手机随手扔到沙发,然后双手按着沈邺的肩膀,让她面朝自己:“沈邺,你是不是误会了?”
  
      刚刚他接秦凡电话时,就一直注意着女孩的表情。
  
      闻言,沈邺一愣,她也没想到,顾军擎会突然这么问她。
  
      可这些是误会么?难道何静欣喜欢他,是她看错了?但她也是个女的,第六感总不会错。她看得出,何静欣对他绝壁真爱。
  
      下一刻,沈邺就淡淡的反问男人:“顾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男人清冷的笑了笑。
  
      她改口改得可真快。
  
      现在都变成顾先生了。
  
      兴许是女孩对自己的态度太过冷漠,所以这会儿顾军擎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不好,握着她肩膀的两只手,也越发收紧。他的俊脸,越发阴沉。有着一种好像马上要下起狂风暴雨的阴霾。
  
      沈邺的心底,轻轻的抖了一下。不过她也没有表现出很害怕他的样子。
  
      反倒还越来越淡定。
  
      直到,男人的头颅突的倾近了自己。她的下巴,被他的长指猛然挑起。
  
      然后她的嘴巴就被堵住得严严实实。顿时,大脑也跟着变成了一片空白。
  
      自己好像,又被他强吻了?
  
      男人的火舌熊猛的卷入了她口腔里,吸取了她的芬芳。
  
      直到感觉到女孩的呼吸开始变得不大顺畅,男人方才缓缓的松开了她。他的额头,贴着她的前额。
  
      此情此景,气氛让沈邺感到格外的不对劲。而且这会儿自己的心跳很激烈。
  
      偌大的屋子,安静至极。
  
      好像连彼此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那样。
  
      半响后,沈邺就又回想起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下意识就使劲的推开了他,踉跄往后倒退几步。
  
      眼睛像是镶嵌了冰块一样,冷冷的盯着他!
  
      顾军擎究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想到的时候就要,想丢弃的时候,就能扔下?
  
      同时她也在心里一个劲的提醒自己:沈邺,你不能再沉沦了。他给你一颗甜枣以后,就会推你下地狱。
  
      一直在心里重复着这段提醒。
  
      沈邺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顾军擎,你到底想我怎么做,你一次性说吧。”
  
      只要不再总是给她一种他好像爱上了她的错觉。
  
      反正,在希望与绝望之间,她已经习惯了后者。
  
      沈邺并没有发现到,顾军擎的眼底,掠过一丝暗淡。因为,女孩对他很是冷漠。难道他现在做什么说什么,在她心里,都只是虚情假意?都是在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