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山河代序 > 第十九章 鹿角刺

  杨行见叶玉婵半月未归,遣李通回去打听,这才知道罗长老将她留下了。记得叶玉婵走的时候说的是“去去就回”,现在去而不回,不知是否她的本意。他心情复杂,想想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闷头钻进炼丹房里去也。
  黄鹤门的草药储备已被掏空干净,目前正动员弟子进荒山采药;同时,李虎在黄鹤坊市以奇珍阁之名高价收购草药,让钟化运来,勉强能维持一个月上百棵宁神花的规模。这边霍山草市虽比黄鹤坊市繁华,但交易是以灵丹为主,没多少草药可得。好在李通同袍那边的供应及时跟上,质也高,量也大,若不拿来炼丹,光是售卖草药抽取分成就能获利颇丰了。
  在缺少了叶玉婵之后,整个链条仍然有条不紊的继续运转着。
  在成功尝试用半边莲、藿香蓟等高阶草药炼制白漆丹之后,杨行对炼丹的心得又加深了一层:炼丹时将灵气约束在丹内,服用时让灵气破丹而出,与金丹修士用内丹储存灵气的功法不谋而合。
  随着丹药一颗颗炼成,丹田处的结节也一天天凝实,直至不再变化。此时结节已有鸽子蛋大小,小腹因此有坠胀之感。杨行隐约觉得:这结节或许就是内丹的先兆!他需要来一次长期闭关,或能有突破之机。
  炼丹之余,杨行仔细研读那本无名经书。经书所记之语,与《长生经》、《长春经》、《太白经》的修炼体系一脉相承,读来障碍不大。而经书所载之道法,学习起来很是顺利。李通这才告诉他,这是越人的传统功法:《阴符经》。越人的修炼体系没中原那么复杂,炼气修炼《天机经》,筑基修炼《阴符经》即可。
  杨行心想,自己的修炼基础就是李通传授的呼吸功法,怪不得学这本《阴符经》颇有收获,而对罗长老给的《学而时习之》却没甚感觉。他隐约觉得,作为正统宗门出身的修士,本不该继续修行越人的功法;但仔细想想,现在又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杨行又遣李通回丹阳峰打探,这回李通见到了叶玉婵才回来。
  “罗长老不知为何,好像离开了丹阳峰,目前是罗忠在主事。”李通说道,“叶玉婵说,让你尽心维持黄鹤会馆,一切听霍青吩咐。等李虎来了,再和李虎商议。”
  杨行不知道叶玉婵是怎么打算的,既然她如此说了,他就照着去做便是。每月月头接收李通同袍的草药,炼三炉白漆丹交给霍青;月中黄鹤门的草药运来,再炼一炉。几次草药、丹药的交接之后,他也习惯起这种节奏来。
  这一日,霍青来取走丹药,顺便将这三个月的收益分给杨行,竟有六十颗三阶灵丹之多!乖乖!这得买多少粮食和储物戒啊!杨行惊呆了。
  霍青见杨行目瞪口呆的样子,调笑道:“一夜暴富的滋味怎么样?”继而又掂量着手里的白漆丹,小心翼翼收好,喃喃自语:“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要是能长久下去就好了。”他拍了拍杨行的肩膀,无声的走了。
  杨行仍感难以置信:以前的所得换成白犀甲了不算,就这三个月的收益,居然就有六十颗三阶灵丹!他才占一成半干股,那黄鹤门,还有霍青和罗长老,岂不是有上百颗?他知道黄鹤门以前,积蓄好几年,才攒下百颗三阶灵丹;凶险非常的熊牛谷之行七年一次,所得也不过百颗三阶灵丹。才就三个月的功夫,就把这些都比下去了?
  李通在一边提醒道:“我们是不是要出去采购了?”
  杨行正有此意。他和李通,还有王喜、杨宅生等,都缺少趁手的法器,一直都在徒手拼搏。右峰上有三个筑基修士,却只有竹棚和石洞两座三阶洞府,还需营建一座,最好是和原来的联结起来,形成防御法阵。剩下的,也许可以淘一些筑基用的功法来,在正道上再修炼试试。
  杨行将丹药在储物戒内收好,和李通仰天大笑出门去也。
  ----------
  到了山顶,两人为免霍青难做,刻意绕开灵丹阁,进了铜雀台。
  一个面容清丽的女修迎了上来。两人提出来意,女修沉吟片刻,报价道:“一座三阶洞府,二十颗三阶灵丹。若要三座洞府联结成小型的防御法阵,则需加筑一座特殊的聚灵法阵,另附三十颗三阶灵丹。”
  “什么?这么贵!”杨行惊叫道。
  他以前在黄鹤门就了解过,洞府只不过是在原有的天痕地势上,对灵气加以引导聚集而已;防御法阵虽然复杂,却也没到聚灵法阵的几倍这种程度吧?一座洞府、一个法阵就要耗掉大部分积蓄,他难以接受。
  转头和李通商量,这些大家族店大欺客,不如跟上次卫氏货栈一样,出去货比三家看看。
  女修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柔声道:“在霍山,只有翟家的铜雀台能筑造防御法阵,你们不用出去浪费时间了。”
  “那你们便可以坐地起价吗?”李通严肃问道。
  “我们绝对是合理估价,”女修解释道,“一座洞府需要大量符篆,这些原料投入是必不可少的。另外,防御法阵必须由翟家的阵法宗师亲自布置,这其中损耗的精力和灵气,岂可用丹药衡量?”
  “但是...”
  “铜雀台才承接过丹阳峰的大单子,也是这个价格,你不妨去问问。丹阳峰十几座三阶洞府、一座四阶洞府,组成一套护山法阵,价值灵丹千颗以上!”
  两人咂咂嘴,罗长老才是真正的暴富啊!
  女修知道两人也是来自丹阳峰后,眉开眼笑的继续说道:“其实你们可以再造三座洞府,组成一个大型的防御法阵,一共只需要一百颗三阶灵丹。这样吧,看在你们是老顾客的份上,还可以享受一年内分期付完,利钱就算二十颗三阶灵丹吧。”
  杨行听得目眩神迷,心中不断响着女修的诱惑之声:“奋斗多年,在有能力的时候,不要为难自己,选一处秀美的灵山,置办一套顶级的法阵,让凡族在其中繁衍生息。铜雀台,给你一个理想的家园。”
  他难以抗拒的在心里描绘着:不仅李通、陆生和自己可以各有洞府,连王喜和宅生的都给他们备好了。在这之前,叶玉婵若来自己灵峰做客,也不会没有地方接待...得到这一切只需一百二十颗三阶灵丹,以现在的速度,只要三个月的时间...
  “咳!”李通一声轻咳,惊醒了杨行的幻想。
  杨行见女修还在笑盈盈的看着他,不禁为刚才的失态而羞愧。
  李通拉着他狼狈的出了铜雀台,才冷哼道:“没想到堂堂的霍山四大家族之一,也用迷幻阵这种小把戏!”
  什么?自己刚才是陷入了迷幻阵之中?杨行惊出一身冷汗。细细想想,刚才确实只顾着憧憬美好的一面,完全忘记了衡量自己的实力和其中的风险。
  李通建议道:“我们去看法器吧!”
  ----------
  两人进了万宝楼,正好遇到当值的管事亲自接待,居然是一位金丹级别的中年修士!
  管事仔细打量了他们二人,转身从背后的储物柜中拿出两件法器,说道:“应该适合你们。”
  给李通的是一根齐眉棍,杨行面前的却是一把奇形怪状的匕首。匕身短小,颜色灰暗,如老树盘曲;又多尖多刃,形如鹿角。
  “这是鹿角刺。”中年管事说道,“为军中斥候专用。”
  杨行神情一凛,想起孙池说他学的是斥候之道,宗由也说他适合做一个斥候的话语。他盯着鹿角刺,心中不由得生出拥有这件法器的向往。
  “就是它了,什么价?”一旁的李通沉不住气先说道。
  金丹修士果然眼光狠辣,让他们无法拒绝。可听到报价,杨行还是心头滴血:六十颗三阶灵丹!为什么这些大店的报价,总是刚好打在自己能给的极限?他开始还以为六十颗灵丹很多,能把法器、洞府、功法包圆了,没想到只能买两把法器。
  “若你们能找到白漆丹...”中年管事的话一下子让杨行竖起了耳朵,只听他说道,“万宝楼急需炼制一批白犀甲,此时一颗白漆丹可抵五颗三阶灵丹!”
  杨行心里估摸着,那就是十二颗白漆丹,也许下次可以先炼两炉拿来交易,到时候跟霍青说清楚即可。
  “不可...”李通暗中传音,按住了杨行。
  杨行这才想起来:白漆丹是不可外传之秘,只能通过霍青外销,他们怎能直接拿到草市交易呢?
  中年管事狐疑的来回打量二人,收回了齐眉棍和鹿角刺,问道:“你们考虑得如何?”
  杨行和李通对视一眼,同时说道:“我们要了!”
  掏空三月所得,才买下齐眉棍和鹿角刺。万宝楼还应杨行要求,送了两把普通法剑,供王喜和杨宅生弟子使用绰绰有余。
  回去的路上,李通跟杨行解释:“一颗白漆丹一般价值三颗三阶灵丹,这人给出五颗的报价,肯定有问题。”
  杨行点点头。霍青跟他提过,他们这边的白漆丹都供货给南阳苏氏炼制白犀甲了,也许是抢了万宝楼的生意,需防备万宝楼从中作梗。
  两人都没注意到,从他们走出万宝楼开始,那个中年管事就偷偷跟在身后。以其金丹修为和隐匿的天赋,他们完全没有发现。
  杨行握着鹿角刺,回忆自己曾拥有过的法器。最开始是赵师兄馈赠的飞鹤剑,在熊牛谷之战后为神秘的黑袍修士所夺;第二件是罗成分配的战利品血棘,遗落在了熊牛谷的无名地洞中;第三件是胡长老赏赐的冰霜镰,在鹤歇湖底折断,也遗失了;第四件是拿三阶灵丹和叶玉婵换来的青天炉,也一起遗失在了鹤歇湖底;第五件是比武大会赢得的射日弓,被孙池劈成了两截;第六件是霍青拿来的的白犀甲;第七件是购自万宝楼的鹿角刺。只有最后两件还穿在身上、握在手里。
  这一路走来,还真是不容易啊。
  ----------
  几日之后,唐参他们又运来一批新鲜草药时,被等候在外的霍家军堵了个正着。
  杨行急忙出来交涉,见带队的正是老相识霍华。他刚要招呼,心里想到什么,脸色一沉,对霍华说道:“霍兄来得真是及时啊!”
  见杨行误会他公报私仇,霍华拉着杨行到了一处偏僻所在,低声说道:“这不怪我,只怪你们自己太不低调,惹人眼红,你炼制白漆丹被万宝楼发现了吧?你的越人朋友前脚一到汉陵峰,后脚就有万宝楼的人报到我这来了。”
  杨行明白了,定是购买法器那日在万宝楼漏了行迹。
  他想要解释,霍华却摆手说道:“炼制白漆丹没问题,但包销越人货物就不行!捉人关门都是轻的,毁了这会馆也说不定!说实话,草市里许多家都在干这事,一般没点背景的还真干不下来。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杨行会意,来不及心疼,赶紧拿出刚炼好的一袋九颗白漆丹奉上。
  霍华一愣,继而怒道:“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看你是沉迷经营,不仅脏了手,还脏了心!”
  杨行顿觉惶惶,不知道霍华怎样才能放过他,放过黄鹤会馆。自己怎么跟叶玉婵交待!
  霍华见杨行一副害怕的怂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其实,这事说开了也简单,万宝楼知道炼丹之人是你,只要你离开黄鹤会馆即可,他们也不想和丹阳峰冲突。至于我,也是有些私心,想邀请你加入霍家军!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吧。”
  杨行心事重重的回到会馆,霍青不知何时已闻声而来,责备他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霍青刚才已从李通处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杨行问:“还能挽回吗?”
  霍青摇摇头:“万宝楼一直盯着我在,这次除了你们这边,灵丹阁那边也是一阵风暴。此事断难善了。”又叹了一口气:“他们谋划已久,也不光是你们的错。”
  杨行低头难过,还是觉得对叶玉婵难以交待,说了霍华让他加入霍家军的事。
  霍青眼睛一亮,徘徊着思虑片刻,断然道:“要保住黄鹤会馆,就只有这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