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农家的悠闲日子 > 第267章你要躲到哪里去

  祠堂。还有加入到村中南河的人,这些人都得挨个摸查,村里都有什么人她的做到心里有数。把要做的事情写下来交给大宝去调配人手,还有刘猎户要找的护卫队,太多太多的事儿要她操心——
  她认真的脸格外迷人。就是忙的没空搭理自己,李显撇撇嘴,走到她身后,歪头看册子上狗粑粑一样的狂草。
  “啥事儿?”胡小满头也没抬的问。
  “我要走了,”李显看着她愣了一下心里很贴服,轻轻道,“家里人估计已经找上来,你们没有安定下之前我还不想回去,所以我的躲一阵子,等等,等到你们安定下来,我在回家。”
  胡小满长时间不动,笔尖上的墨汁滴在纸上晕染出一大片黑,她将册子拿到一边,放下笔,坐在凳子上转身与李显面对面,“回去吧,我会好好的。”
  再多的大道理她也不必说,李显都懂。
  他蹲下身把额头抵在她掌中,双臂环上小满的细腰,闷闷的道:“我知道,我不该这么任性,但我不想跟你分开,一点儿都不想。”
  好不容易离她这么近,他每分每秒都想把人锁在视线中,哪怕只是看这什么都不做。
  在边关城时只要她好好活着就够了,果然是得到越多越贪心吗。
  胡小满将手探到他脸上,轻轻抬起来,四目相对,李显看到她眼中的不忍,这是他想要的,只要她心软一点,不讨厌自己,其他的都由自己来。
  他情不自禁挺着腰靠近,目光都聚集在那一抹淡粉唇瓣上。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嘴巴有羽毛一样轻的触感,李显似乎只是试探,碰了一下就离开,抬眼看她。
  在一次的时候胡小满把脸侧开了。微凉的唇瓣印在侧脸上,她的心也跟着颤动,曾再三告诫过自己不能心软,但这次比任何以往都心疼这小子。可是不行,真的不行——
  俩人都有片刻的走神,胡小满把人推开,转过身不愿意看他欣喜中透露这委屈的表情。
  “你要躲到哪里去?”她不愿意逼他,也不想糟蹋他的情谊。
  李显还在回味刚才的甜蜜的冲动,放开了胆子从后面把人保住了。
  对于他的得寸进尺胡小满抬抬脚后跟,把那人的脚踩住,听到一声闷哼才满意。
  李显死活不放,就算是挨打也值了。下巴压在她发顶上说,“不告诉你躲那里,你把我卖了咋办?要不我娶你吧,然后做你一辈子的跟屁虫。这样我就能什么也不必管,好好跟你过日子,什么李家,父母,只要我们俩成亲,他们也不能奈何,好不好?”
  这些话以前轻易不敢说,现在俩人几乎捅破那层纸,他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接受,所有任性,不管不顾的想法都跑出来,叫嚣着。
  胡小满感觉人已经傻成他这个地步,自己也有责任,那就把话说明白吧。
  她背抄过手把人揪到跟前,声音压的很低也很很严厉的道,“是我不对,在你跟前摇摆不定,让你受委屈了。”
  李显心里一跳,期待的看这她,心里念着‘说下去,说下去。’
  他明亮的眼睛,让胡小满有片刻的踌躇,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你不光为我做了很多,也抛弃了身份地位家族,但是李显,我不能毁了你,也不能跟你……”
  “别说了,”李显猛地把她抓在胳膊上的手挣开,离奇愤怒的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悲情。她的话像五雷轰顶…
  他一字一句道:“无论做了什么都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你心里不要有任何的负担。我喜欢你,从小时候就喜欢,这辈子我非你不娶,无论是谁,都要在我娶你的路上让步。”
  同他坚定的,能逼死人的目光一样,胡小满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冷漠,说道,“我们不合适,我不会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李显想到阻拦在他们中间的很多个理由,但只要她愿意,一切就都不是问题,阻拦在他们中间的除了各自的家族,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原因?
  没办法对着一张执迷不悟的脸,胡小满错开目光。
  因为这段青梅竹马,看似美好的感情到了多年以后会有面临很多的问题,她不愿意在感情上做纠葛,她也不会爱一个人。
  也因为作为女子本身存在缺陷,这是拥有异能带来的后患——她无法孕育后代。胡小满经历了两世,不是天真无知,爱幻想的小女孩,一切都要向现实看齐。
  但这种种原因都不适合跟现在的李显说清楚,他还是个冲动的少年,不懂生活会把人最初的,坚定不移的想法通通磨灭。不如伤他一次,让他回到原来的轨迹,好好生活……
  倏忽间,她百转千回的心思别人看不到。平淡无奇的口吻说,“能有什么为什么,不喜欢你罢了。”
  李显心里难受,感觉万箭穿心言也不抵她一句不喜欢。早有心理准备的他直直看向胡小满眼中,脚下一步步逼近,她毫不退让,目光犀利与之对视。
  “你撒谎,”李显道,“自己数数救过我多少次,我病的时候是谁日夜不休的守着?小满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什么才是?不要逃避了,好不好?”
  微凉的呼吸扑打在面上,他诚恳到虔诚的语言一字不落的钻进心底。小满不由得将手掌攥成拳,丝毫动容也不愿露,依旧淡淡的道,“李显,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很累,你是大少爷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好,真的,我很累。”
  她乱糟糟的话像一记重拳,砸中李显心口最薄弱的地方,他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最终定格成一个要哭的难过样子。
  他有点儿明白,自己所做的在她眼里都是麻烦,自己的喜欢让她感觉到心累。
  经历的那么多时光,欢喜过,感动过,都不算数了吗?
  不。
  “小满,小满,”他抓住她的手,眼睛里露出慌乱,轻又软的说,“我会改,会把所有做不好的都学会,我再也不耍大少爷脾气,真的,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别这样行不行?”
  “这样有意思吗?”胡小满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很累很累的说,“我让人给你家送信接你回去,我这也算是完璧归赵了。”
  抓了她一把,但没拉住,人走了。
  李显知道自己挺没出息的,但他想哭。这自作多情的感觉,真他娘的不好受……
  他也突然明白过来她说的‘心累’。
  就像现在这样,世界一下子变的黯淡无光,连空气都沉重起来。他想,胡小满应该去见鬼——
  李显跑了,一口气跑出庄子,在大街上浑浑噩噩的游荡,他还不想回家,但熟悉的地方又都不能去,摸遍全身只有一两碎银子。
  “呵——”他嘲讽这把银子扔在地上,挥挥衣袖,头也不回的走了。
  胡小满不爱他,自然有其他人爱。
  他去了‘邬园’,曾在这里订购了一束双色牡丹,本打算送给那个人。现在不必了,倒是能拿去换点儿银子。
  在[蘅芜园]有过一面之缘的掌柜对着他喋喋不休的夸奖他们的双色牡丹如何如何好。
  李显不耐烦:“那就拿出来吧,小爷急着走。”
  掌柜的便秘这一张脸道,“您订的那束牡丹出了点儿问题,其他的牡丹又都刚送到别人府里……您看,是不是等明日在下派人送到贵府去?”
  “那牡丹怎么了?”李显皱着眉问道。
  “有点儿小瑕疵,不能就那样让您拿走。要不然您等等?这是我们的过失,到时在送您一盆。”掌柜的尴尬的笑着,其实那花儿是没被照顾好,冻坏了。要不然就喜欢卖给这样少爷,反正他们狗屁不懂。
  真是处处不利,今天碰上霉神了吗?李显大马金刀的坐着,说,“我就在这儿等,给小爷找个地方驱驱寒。”
  还有这种操作?掌柜的按按抽搐的嘴角,还是把人给请进后院,找个小屋子让呆着。
  这边厢安排了客人,那边就让小伙计去禀告薛香菱,这人是她认识的,是什么身份总得知道,在说了,招待了东家小姐的朋友,怎么也的去卖个便宜。
  薛香菱知道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她边对着铜镜卸妆,边狐疑的道,“那叫花子该不是没地方去,故意赖在蘅芜园吧?”
  事后她也让人去查了李显的身份,奈何他只报了名字,离家出走的事儿也没闹的人人都知道,是以也没查出来什么。
  丫鬟桃子,撇嘴,点头附和道:“姑娘说的对对的,那叫花子白张了张骗人的脸,谁知道是什么人,要不奴婢让人把他赶走?”
  “不必了,”薛香菱伸着懒腰打个秀气的哈切,说道,“明儿会会他去,我倒是好奇那是个什么人,竟然跟一群难民混一起。”
  “啊?”丫鬟生无可恋脸,压低了声音抱怨,“又要溜出去啊?上次的事情吓死吓死奴婢了呢,都怪那个叫花子。”
  “你叫花子,叫花子说的顺口,说不定他身份不简单呢,”薛香菱又想起清晰印在脑海中的脸庞,怎么想都觉的他不应该是个小人物。
  “看着他往内城的邬园去了,似乎是在哪儿住下了,”大宝皱着眉,瞅着胡小满挂着寒霜的脸说道,“你俩吵架了?我看他走时恼的厉害。”
  胡小满掐掐鼻梁,烦躁的道:“先让人盯着,弄清地方了……你亲自去给李家透透口风,省的他在外面瞎逛。”
  对于吵不吵架的事儿,她不想回答。大宝也不敢多问,只好认同道,“他是该回去了,你们不在的时候李家来过几次,找他找疯了都。唉——”
  “不说他了,”胡小满把写好的计划书递给他,俩人就这油灯说了半夜。
  次日一早,心塞了一夜的李显阴沉这脸坐在门槛上,看着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心里一时间有点儿羡慕他们的忙碌。
  心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兼之媳妇孩子热炕头,大概是这世上最好的日子了吧。”
  这缺心眼儿的想法儿若是让其他人听到,定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无知。
  掌柜的也没把他这敲诈的痞子给忘了,端来热粥热馒头还配了碟小咸菜。看他一幅吃的香的样子,很怀疑这人眼高于顶的德行是装出来骗吃骗喝的。
  继而闲唠嗑的问他,“李公子的府邸在何处?有了稀罕的花卉也好送给公子把玩,”
  李显正烦自己的出身,怎么可能告诉他,随口扯起别的。
  偷溜过来的薛香菱,来时就见裹着棉衣的少年公子眉飞色舞说的正高兴。他衣着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穿在他身上似乎格外的好看,就是太瘦了,苍白的脸上眉头微皱,有股郁气。
  “呀,薛姑娘,”李显惊讶了一下,站起身施礼,又把之前的事儿道了一次谢。
  “你都说我是做好事儿,还这样客套做什么,”薛香菱大大方方的摆手,似乎是把她说过要李显在庙里点长明灯的事儿给忘了。
  又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在这儿?外面这世道乱,也不见你带个小厮。”
  “我一个大老爷们,怕啥。”李显故意大大咧咧的道。
  薛香菱捂着嘴巴笑,又问哪天他拿青藤做什么。这事儿她惦记好几天了,怎么想都觉得这个人神神秘秘的。
  李显现在最不想提及就是有关胡小满的一切,酷酷的笑这把话题岔开。
  他们正对着一盆翠绿的绿萝评头论足,掌柜的点头哈腰的带这几个人走过来。李显一抬头,心凉了一半儿。
  走在最前,面色带着激动的中年人就是李家的大管家。有个很俗的名字——李忠。
  “小公子,终于找到您了。”李忠边说话,边小跑着飞奔过来,抓住李显的手,激动的什么似的。
  李显黑脸,看过去就发现有十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丁虎视眈眈的看着呢。他是跑不掉了…
  “忠叔,你怎么找过来了。”
  “是一个叫胡冬至的人送的信,”李忠觑这他难看的脸色,接着说,“您就跟奴才回去吧,夫人都病许久了,您一走就是小半年,不知道家里急成什么样儿。”。
  立在一边的薛香菱眨眼,静静的听他们说话,偷偷佩服自己的预感能力,一下子就猜中这个叫花子不是简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