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农家的悠闲日子 > 第269章这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作为儿子,没有立场去指责,又或者是劝诫长辈,很多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说了,父亲也未必会理解。
  另一边儿,胡老爹虽然表明了不愿意看到胡有财,但即将离开的人还是来到房门前,低低的说了几句保重身体的话,对着房门磕了几个响头,就跟着刘家一起扶棺回乡了。
  白氏追着他们送了很远,鞋子都踩湿了还不愿意回去。
  “奶奶,看不见了,咱们回去吧。”胡小满扶着她的胳膊,也不硬把人搀扶回去,毕竟老叔这一走,在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奶奶怎么能放得下心呢。
  老太太几十岁的人了,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胡小满最心疼的还是这位两并斑白的老人。
  白氏攥着她的手,还在注目远方,彻底连黑影都看不见了,她才对着孙女,抖着嗓音说,“小满,我怕,我怕啊……”
  胡小满眼睛里一热,揽着奶奶的肩膀,掉头往回走,“不怕,老叔的事情总会过去,过几年就好了,有我在呢,奶奶你别怕。”
  白氏泪目,道了一声‘好。’
  从前方不远处缓缓出现的马车,突然停在路边,车帘后的眼睛盯着路上相携而行的祖孙俩,擦身而过的时候,胡小满似有所感,举目就看到那只偷窥的眼,彼此静静地对视了一下,她扶着老人走远。
  “哎,你傻啦?”薛香菱推了推趴在车门前没动静的人,嘟着嘴抱怨道,“你不是说要找人吗?怎么突然就停在这里了,冻死我了,我们回去吧,都在这儿等了一两个时辰了。”
  他们约好了三天后在柳条巷子见,薛香菱如约而至,马车刚一停稳,就见角落里一身富贵打扮的人抬起头来,茫然的看向她,薛香菱心里一震,觉得那是这世界上最让人心疼的目光。
  李显失魂落魄的放下车帘,靠在车壁上,空洞的眼神,让薛香菱觉得他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她声音里透着怜惜,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出于好奇心,薛香菱撩开窗户帘子朝外瞄了一眼,就见坑坑洼洼的泥路上什么人也没有。那他怎么突然颓废成这样?
  “走吧,”李显用大氅的边缘盖在脸上,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胡小满刚才那一目,他知道,那人肯定把自己认出来了。但她表现的就像看见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去哪儿?你不是要找人吗?怎么突然要回去了,”薛香菱以为他听了自己的抱怨不高兴了,别别扭扭解释道,“你要等就等吧,我是舍命陪君子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总不能白跑一趟。”
  “不必了,”李显闷闷的道,“送我回去吧。”
  胡小满半截儿身子扎着箱子里,翻翻找找,她拿出一块桃粉色的布塞给站在身后的十月,道,“拿去做裙子,顺便帮我妹妹也做一条。”
  闻言,即在一边的腊月眼睛里闪亮亮的道谢,“谢谢大姐,谢谢二姐。”
  还没答应呢,就被道谢了,十月撇嘴,把布展开放在膝头,越看越喜欢,一点儿也不客气的道,“你不用就都拿出来给我,那么好的料子压在箱底儿,糟蹋了,美美的做成衣裳,穿在身上才好看。”
  她十来岁的时候就被送到邻村有名的绣娘手下学艺,在绣花制衣这方面是行家里手,最看不的胡小瞒把好料子压在箱底儿,趁着她今天收拾东西,十月干脆多要几尺,自己上去在她箱子翻找。
  胡小满找到想要的,干脆给她腾地方,坐到一边去,跟闷闷不乐的刘豆豆说话,“这块料子你拿去,看看能做什么。”
  那是艳红的绸缎,上好的料子,在普通人家可以放几十年留给后代了。刘豆豆哪里肯要,推辞着要还回去。
  劝了几句不听,胡小满就把脸拉长,“你成亲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送块料子你也不要,干嘛呀,嫌弃我这个朋友呀。”
  “没有,没有,”刘豆豆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这料子这么好,留着自己用吧,我有呢。再说了,成亲的事情还早呢。”
  人害羞起来声音就很小,最后那一句胡小满差点儿没听到,想了想也明白为什么把婚期推后,黑子刚死,还死的那么不得安生,谁也没有心情去举办另一场喜宴。
  “你爹娘还好吗?”胡小满最近忙得脚打后脑勺,也不想去提及刘家的伤心事,所以一直也没有去看望他们。难得空闲,今天是特意叫刘豆豆过来坐一坐,说说话。
  刘豆豆叹气,“我哥都病了那么久,突然走了,爹娘也都能接受,就是……还不能适应。”
  最不会安慰人的胡小满拍拍她的手,道,“有事情做分散注意力,慢慢的就好了,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你爹商量,等会儿一起走吧。”
  刘豆豆怕耽搁她的事情,赶紧站起身,一副要走的样子。
  “不急,”胡小满把那块红艳艳的布料塞到早就准备好的包袱里,按这豆豆吃了些东西,俩人才往刘家去。
  唯一的儿子死了!刘家两口子的憔悴程度可想而知,看到胡小满还在强颜欢笑。
  “师娘别忙活了,我是来跟师傅商量护卫队的事儿,”她把想要去端茶倒水的豆豆娘按坐在板凳上,说了几句闲话,就与刘猎户商量起正经事儿来。
  她道:“庄子里有多少人适合进到护卫队里?”
  刘猎户边想边道:“要品行好,还得是青壮年,也没多少,大概能有三四十人。”
  胡小满沉思着点头,“现在事情少,有这些人也足够用了。把人叫过来咱们将事情说一下,尽早把护卫队弄起来。”
  怕她们没事干容易胡思乱想,胡小满让豆豆娘与刘豆豆也加入到其中,通知合适的人选过来开会。
  大宝赶过来后,胡小满临时决定的道,“村里人口早晚也要做统计,干脆趁机会把成年男性都叫来做个记录。”
  “好,”大宝下意识的答应后,又不解道,“干嘛要统计人口?”
  胡小满笑着解释道:“因为要把有限的人口无限的利用,把人使在刀刃上,能大大提升效率。”
  跟她生活十几年了,大宝对她的话也是一知半解,一句一句问清楚之后才发现自己果然是嫩的很。
  庄子后屋甬道上的一棵树下,胡小满和大宝坐在长案后面,面前都摆放着文房四宝,时不时的交头接耳。
  等了一会儿,接到消息第一波前来的是曹青,狗蛋儿他们那帮着念过几年书的人。
  胡小满手持笔,写写画画,边道,“姓名,性别,岁数,籍贯,擅长干什么,家里几口人,都说一下。”
  她这明知故问的样子把狗蛋儿惊呆了,他忍着笑道,“都一块光着屁股长大的,你还问我这些?”
  拉开架势要写的胡小满,这才抬头看他,正色道,“不要跟我嬉皮笑脸的,把我说的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回答一遍。”
  “哦,”狗蛋儿挠头,指着她纸上写的字,问道,“第一次人口普查是啥意思?”
  知道这货好奇心重,胡小满言简易骇的解释道,“大规模的全面调查,简称普查。”
  狗蛋儿越发懵逼得问,“你弄这个干嘛?”
  “要不让我先来吧?”排在狗蛋儿后面的曹青对着胡小满笑了笑,走过来站在狗蛋儿前面。
  胡小满对着他点点头。曹青便中规中距的回答道,“我叫曹青,男,今年14岁,是山丰礼县人氏。家里有一个寡母和长姐,还有……一个傻弟弟。”
  众人都好奇的围在旁边看他们。
  无视他人的好奇。把曹青说的快速记下来,胡小满问道,“说一下你擅长做什么。”
  这让曹青有点为难,试探着道,“我可能……擅长吧。”
  擅长这种话说出来,让他有些脸红。
  胡小满在擅长那一类写上,头也不抬的接着问,“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吗?例如种地,种树,养鸡养鸭,赶牛,打猎,这些都算。”
  围在一旁人的就轰然笑了,七嘴八舌的说道
  “咱们乡下人谁还能不会种地养鸡养鸭啥的,这也算特长呢?”
  “可不是咋的都是乡下人,吃饭的活计哪能不会啊。”
  “到底要做啥勒?”
  问得这么仔细,也是为了给围观的人解释,等他们说够了,小满才道,“等到了新的村庄,就要赶快翻整土地,置办家业,咱们想要过好日子,就得把每一个人都用在刀刃上,擅长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等以后我给你们分配任务的时候翻翻册子就知道了。方不方便?”
  她从来不让人白干活,众人闻言一下子都来了兴趣。
  “方便,方便的很,让我来。”
  “一家派一个说话利索的代表就行了,别一下子都围上来。”
  闲着没事儿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乱七八糟的土话层出不穷,大家对新村庄也产生了无限的期待。
  “下盘扎稳,出拳的速度要够快够猛,”惊蛰拉出来一个与他个头差不多的新兵,他们面对面的站着,新兵猛的出拳,惊蛰脚下一动,转身来到新兵背后,展臂一个锁喉,就将新兵放倒在地上。
  这个动作练了很多天,众人也都看了许多次,但对他还是很敬佩。他们这个年纪尚幼的新百户长,不但速度快,力道猛,而且所施展的近身格斗也很与众不同。
  “啪啪啪——”响起一阵鼓掌声,楚娉婷从帐子旁边走出来,对着惊蛰大声叫好。
  这数百人组成的新兵蛋子,经常见到楚大将军的爱女,对她的出现已经见怪不怪了。
  惊蛰把倒地的新兵拉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所处的位置,对众人喊道,“今天就先练到这里,散了吧。”
  一群少年兵们立马就欢呼雀跃起来,全是托了楚娉婷的福,要不然百户长不定把他们操练到什么时候去了。众人一哄而散。
  惊蛰走过来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楚娉婷最近在忙招募女兵的事,同他一样,忙得很。
  “呐,”楚娉婷把手里拿着的东西递给惊蛰。
  打开一看,发现是地图,惊蛰心里一动,惊喜的道,“是要给我姐选新村吗?”
  “是,”楚娉婷笑得很温婉,“我圈出来了几个地方,想听一听你的意见,看看选什么地方比较好。”
  “你跟我来,”惊蛰把人引到自己的大帐里,将地图铺在桌子上,仔细研究。
  高低起伏而又连绵不绝的曲线是山,波浪纹代表的是河道,但一线是路,线条上画着的小圆圈是村庄,大圆圈是镇子,惊蛰大致看了一下分布,将目光转到用红笔圈出来的地方。
  一条运河穿山而过,河道与山体夹角的地方遍布村庄,有山有水,这无疑是个好地方,但美中不足的是村庄过小,距离府城太远。不方便……
  他遗憾的放弃这里,转而看向别的地方。
  楚娉婷坐在边上将大帐内环视一圈,发现一切都简单而整洁,没什么可以代劳的。每次都是这样,这让她有些失落,但心里还是喜滋滋的,觉得自己遇到了这世上难得的好男人,无论大事小事,他都能做得很好。
  “小满村中的人都是以打猎和采药为生,”楚娉婷的轻松一支,点在地图上的几个地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有郁郁葱葱的大山,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大山的地方,耕地少,水源也不足。依山傍水的那种地方小,距离府城也远。”
  “另外几处地方土地肥沃,距离府城也不远,但我有点儿担心他们不善于种地,”她顿了顿,看向惊蛰笑这说,“这些都是甲,乙等级的地,赋税也重,而且一半儿的都有主儿。”
  看着惊蛰的眉头猛的皱出一个川字,楚娉婷失笑,“不用担心,那些都是地主老财圈的地,平时也是压榨村民,为富不仁的主儿,官府稍微施压,他们自动自的就把地上交了。”
  惊蛰皱起的眉头依旧没放开,想了想道,“还是劳烦你往官府里亲自走一趟吧,我同你一起,用银子对那些土财主稍作补偿,以免有什么后顾之忧。”。
  “你说的有道理,”楚娉婷笑道,“确定选哪个地方做新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