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二十四章 应邀

  “这蒙面男子怎这般眼熟?”于儿未曾想会在这“夺云试”上见到弃,更何况是终决局。
  直至男子吼出那三字:拿命来!于儿方才惊醒:那竟是弃,当即便要相认。
  然而场中局势错综凶险、瞬息万变,她心中忐忑,硬是未敢出声。
  直至嬴协将弃救下,她方大声呼唤。孰知甫一张口,即被人一把拖入乱杂杂人群中。
  竟又是哥哥于问问!便在她坐立不安时,于问问早已悄悄挪至她身旁,只是于儿全无察觉罢了。
  “问哥哥,你又做甚?”数次被哥哥阻挠,于儿心中积压许久的抑郁之气终于爆发,“我说过弃哥哥不是坏人,为何你却总是要阻我与他相见?莫非你心中不愿见我与他一起?”
  被于儿言中心事,于问问不觉一怔,手不自觉松了。
  正要解释,于儿一把挣脱,往场内跑去。
  待到得场中,哪里还有弃的身影。
  “弃哥哥,弃哥哥……你去哪里了,缘何不等等于儿?”于儿气极,在那场中疾奔,一边大叫。
  于问问待要追赶,于儿却陡然回身,满面寒冰喝住:“问哥哥,休要再管我。不然,不然——我便只当没有你这哥哥!”
  于问问与于儿自小一起长大,远赴昆仑之后虽甚少见面,然心中无一时一刻放下过这个妹妹。今日突然听于儿说出这般言语,心中犹如利刃划过,竟全身颤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
  “阿爷,你不知道,我弃兄弟只一招,竟将那姬崖孙打得满地找牙。我还从未见过他那般狼狈模样,痛快,痛快!”嬴协玉扇轻摇,满脸得意。
  “弃小鬼,你倒与阿爷细细说说当时情状。”老头也似颇有兴致。
  弃便将当时与姬崖孙过招之事一点一滴说与老头听。
  “好,孺子可教。”老头双目微闭、频频颌首,“不过你此番得胜,终究是乘其不备奇袭得手。若是公平较量,那姬崖孙还是强你许多。欲要真正与他一较高下,仍需不断磨砺。”
  接着话锋一转:“弃小鬼,你记住,修行之道,为学益,为道损。知其益、守其损,便可日日精进。益损之间,如何平衡转化,却要看自身的悟性与机缘了。”
  “阿爷能教你的,皆已教与你。今日往后,你便自去这红尘中历练领悟,再无须在我身边消磨时日了。”
  弃与那嬴协皆十分惊讶,老头竟是下了逐客令。
  “阿爷,我还……”
  “阿爷,我那还有好几坛歌酒呢,只等……”两人抢着说话,老头却挥挥手,笑着打断两人:“去吧,若是机缘未尽,我们自会重逢。”
  转瞬间,两人已来至地面。
  “这老头……”
  嬴协嘀咕了一声,似有不快,但随即兴致高涨:“弃兄弟,再过数日便是我元旸大围,往年皆是我那大哥出尽风头。而今有你,我定可与他一争高下!来来来,随我一同看看去……”
  拉起弃,不由分说直奔那孟诸大泽。
  //
  这元旸帝都还真是一块宝地,八条大河气势滔滔绕城而走,却又同在南门外徘徊交汇,冲撞出一处浩浩淼淼深不见底的大泽“孟诸”。
  空中俯瞰,八条大河蜿蜒舞动宛如八条巨龙腾空而起,孟诸大泽便似巨龙争夺的一颗耀眼明珠,算上帝都皇城中的真龙天子,真真一幅“九龙戏珠”的奇景。
  五月初五,却是元旸帝国大围之日。但因了帝都这独特地势,元旸帝国的大围不在深山而在泽国,世人称之为“水围”。
  这习俗流行数百年,传闻起因乃是孟诸大泽中,生出过一种凶恶无比之巨兽。
  曾有渔人落水,扑腾呼救时身下血浪翻腾,被急捞上船时腰部以下竟皆成残骨,渔人连呼“尻被锯”,痛极而亡,因此巨兽得名“尻锯”。
  元旸先祖勇士万人,于泽中围猎这“尻锯”,一场九死一生的血战过后,终在五月初五将此兽制服。
  此后,元旸渔人环水而居依水而食,再未见此物为祸。为祭念先祖亡灵、祈先祖荫庇,遂有“水围”习俗出现,只是如今不再围猎,而改成了竞技。
  近年国民富足,加上朝廷利导,天子与民同乐,“水围”声势益发不同往常,万人空巷、观者如堵,一年赛过一年,竟成为元旸帝国最盛大之节日。
  此前有传闻说那“尻锯”复又现身,众人皆以为今年大围只怕要泡汤。孰知那传闻不过空穴来风,不日有司即发出安民告示辟谣,是故今年大围比往常又多担了几分期待。
  离大围尚有数日,那泽中已是热闹异常。无数快船在水中穿梭来往,号子声不绝入耳,岸边锣鼓喧天,皆是那豪门巨族组织专门的打围的队伍在那训练。
  “水围”的规则很简单,每人一船,五船一伍,只要伍中有一船一人最先取下泽中木制“尻锯”头上之红色绸结,便是胜者。
  胜者除博得彩头外,更获御赐“斩围”牌匾。一见此匾,人过低头,马过下鞍,帝王将相也要鞠躬行礼,乃莫大荣耀。那些豪门巨族组织队伍,离赛事尚有月余便日日训练,只待拔得头筹将那御匾取回家挂在门头。
  “水围”乃是元旸国之“全民运动”,不分贵贱,人人皆可参与,此前连续三年的胜者便是东宫皇太子嬴广,那匾至今挂在嬴氏宗祠之上。
  那皇太子素来仁义,竟将去年所赢彩头全数捐出,故而今年彩头胜过历年双倍,报名参赛人数较去年又增加了三成。不知为何,前两日三皇子也仓促组织了一支队伍参加,却至今还没有伍长。
  弃上次过这大泽是在夜间,白日一见,烟波浩渺,又不寻常。
  “若兄弟愿意,便来做这伍长如何?”嬴协拉着弃,径直来至自家队伍前,众人赶紧行礼。
  “众位兄弟,好好出力,若是赛得好,嬴协绝不亏待大家。”
  “这位弃——土兄弟,便是昨日‘夺云试’上魁首,他之神采,想众位已有所耳闻。今番由他带大家打围,大家可有信心?”
  “夺云试”上蒙面男子挑战姬云君之事已在帝都传得沸沸扬扬,众人哪会不知?一听说三皇子身后少年竟是那人,齐齐喝起彩来。
  弃少年心性,来这热闹之地,被那锣鼓号子激得心潮起伏,如今又被众人一阵喝彩,懵懂中便将这伍长差事应了下来。
  //
  于儿无味至极,恍恍惚惚行至一地,竟又是那“食无味”。
  见于儿手持木板,小二径将她引至二楼,此次却不是“问柳”,而是另外一处“聆风”。
  这“聆风”朝西,窗外密密匝匝植满紫竹,恰可遮挡盛夏暑气。和风一至,满园竟尽是琳琅之声。于儿细看,却原来每株竹枝之上,皆以细线悬挂各色小小玉石,风吹玉振,叮叮当当发出脆响,合着飒飒竹叶舞动,宛如天成妙曲。
  腰间那“折戟”竟也发出幽鸣,与那玉声唱和。夕阳透过竹林,偶尔照射在玉石之上,便似紫帘翠幕中绿云流动,绿云间又有七彩繁星闪烁,浑不似在人间。
  “姐姐,您来啦!”却又是那小丫头,“要些什么,您尽管吩咐。”
  “你们掌柜呢?我想见见他。”
  “姐姐,您稍等,我去看看掌柜他在不在。”小丫头噼噼啪啪跑了。
  于儿吃茶等候,片刻后小丫头回来:“姐姐,对不起,我家掌柜临时出门去了,这几日恐皆不在店中。姐姐您想吃些什么,我先安排人帮您做来。掌柜吩咐过,持此板者,便是贵人,但凡小店有的,您只管要,一应开销皆由小店自行承担,您尽管放心。”
  于儿随便点了几样。小丫头退下,菜肴片刻间便端来。
  于儿一尝,这些菜肴虽亦十分可口,却没有上次吃到的那种令人心动的味道,心中十分奇怪。
  “你们这雅间可能长租?”于儿爱惜此处,不觉发问。
  “姐姐若要住,我同柜台说声便是。”不想那小丫头满口答应。
  “毋论何人问起,皆不要透露我的消息。”
  “姐姐放心。”
  “此处甚称我心意,还正好可以甩开那些恼人的昆仑弟子。”于儿长舒了一口气,这便住下。
  //
  “那弃竟能在‘夺云试’中拔得头筹,真真不可思议。”
  “是啊,短短半个月时间,他如今的实力,竟已跨入中流境界了。他竟是如何做到。”
  “虽然他实力很强,可终决时那女子输得也太容易了些罢。”
  “这台上比试,实力固然重要,心态尤其要紧,却是那女子太急了些。”
  昆仑众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犹在讨论那“夺云试”。于问问心中有事,并不做声。
  “这三皇子嬴协却是个喜欢折腾的主儿,这不‘夺云试’刚完,又忙着去弄那大围了。”
  不知是谁突然提了一嘴,众人的话题立时又转移到那大围上去了。
  于问问心中也是有无数疑虑得不到解答,也曾以那昆仑白羽向师尊征询,然而师尊也甚是诧异。
  此时负责保护于儿的两个弟子匆匆回来了。
  “如何?”于问问将两人拉开。
  “自校场离开后,她并未回到客栈,我俩将平日里她常去的地方皆寻了一遍,亦未找到。”两人摇摇头。
  “好,我知道了。有劳两位师弟。”于问问心头烦乱,“我且去那大泽看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