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三十八章 解谜

  “那矮胖男子竟是香卡?”陌离亦觉得吃惊,不觉想起医不得那“面目全非丸”,“嗨,我等还皆以为那嬴协好男风呢。”
  “别业一烧,这香卡便要寻觅新的落脚之处,数日内只怕不会现身。那嬴协也会重新布置他的情报网络,这两天只要盯紧他,定会有所收获。”
  “好!”陌离又想起一事:“那香卡给弃种下‘素手’,莫非亦是受那嬴协指使?”
  “据我推断,‘夺云试’上香卡诸般表现:半决局中搏命争胜,终决局中下蛊、佯败,皆与那嬴协有关。只是这嬴协却为何要针对弃呢?”于问问亦不明白。
  陌离算算日子:“弃兄弟中那‘素手’已经半月有余,照医不得说法,那虫只怕便要二蜕,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却要赶快拿到那‘虫信’。”
  于问问想起阵中那两只虫子:“那‘虫信’什么模样?”
  陌离亦未见过那“虫信”,只听医不得说了一嘴:“据说是将那母虫的腺体取下,以秘法研成粉末。使用时,只须以药媒刺激催动,便可控制人体内的子虫。”
  “坏我胳膊那阵法便是由两只虫子发动,其中绿色那只已被我切做两截,那红色‘素手’却不见踪影,也没有见到什么粉末,应该是被香卡藏在某处了。要么便在那几间我尚未进入的石室之中。”
  //
  巳时,元益丰又来送肉了。那沩山花猪甚受欢迎,却只有元益丰的肉铺才有。
  送完肉,那黑脸石屠照例钻进了“食无味”的茅房。
  半炷香工夫,他哼着小曲,满脸轻快,行了出来。外面已急吼吼等了一人,夹着两条腿在那儿跳脚。见石屠出来,那人一闪身冲了进去。
  “这人莫非错吃了巴豆,这般猴急,呵呵——”见那人窘迫模样,石屠心中暗笑,甩手而去。
  那人入得茅房,却并未蹲下方便,反是踮起脚在那门楣上摸来摸去。
  “有了!”那人手中现出一个细小竹筒,筒中竟藏有半个巴掌大一张素色绢帛,上面数行字迹。
  那人看完,又将绢帛细心卷好,放回原处,从门缝往外看看,推门快步行去。
  那人身影方才消失,小二金柱又来了。茅房门口左右看看,敲敲门,钻了进去。
  //
  “食无味”的生意一日好过一日,大厅里又开始排队。
  才过得两日,嬴协竟又来了。他在这店里包了张桌,随到随吃,不用排队。他若不来,那桌便空着。
  “三少爷,您来啦?今儿的肘子个头特别大,您可要预订两个,回头打包?”金柱满脸堆笑,迎了上来。嬴协每回来都是这金柱伺候,对他的饮食喜好已是了如指掌。
  “甚好!老规矩,今日再加条鲈鱼。”
  “好勒!”
  陌离在楼上看嬴协远去,掉头进入房中。
  方才急吼吼要上茅房那人,正是他。当日于问问拜托之事,便是要找出嬴协传递信息之方法,关键人物自然是那金柱。陌离终日观察,不久便发现了那茅房的秘密。
  “这消息源头应是香卡。但这
  ‘已矣,
  何至于思?
  数日扶此君,
  甚人见风杀’
  却是什么意思?”
  “若这消息来自香卡,内中应当藏有她栖身之处的信息。只是这信息,却无法解读。从字面意思上看,似乎是说自己保护某人数日,但此人依然被杀了,十分沮丧。只是这人却会是谁?”两人紧皱眉头思索半天,举出各种可能,却又一一否定,无法找到答案。
  这时,突然听到门外琥珀的声音:“于儿姑娘,您回来啦?我们掌柜呢?”
  “他尚有些事情,要晚上几日。”果然是于儿的声音。
  于问问心头一震,冲了出去:“于儿!”
  “问哥哥——你缘何在此处?”见到于问问,于儿亦是十分惊讶,“你这胳膊却是怎么啦?”
  “来来来,入屋里坐下慢慢说。”陌离知道两人定有无数话要说,将两人拉至房内,“要吃饭了,我与琥珀先去安排几个菜。”
  //
  嬴协回到宫中,自棒骨中将那绢帛取出,看一眼,笑笑烧掉。
  心中却有几分疑虑:缘何方才在那酒楼,竟依稀感受到那阵法之力?莫非那人没死,就藏身在酒楼附近?待明日再去看看。
  想起另一事,起身往那西池院行来。
  “三殿下,弃公子犹没醒。”小甘霖迎上来。
  “他这一睡数日,倒是舒服,呵呵。”嬴协竟有心情打趣,“御医来瞧过了没有?”
  “来过好些次了。皆说从脉象上看,弃公子并无大碍,却无论汤药还是针砭,就是不醒,十分奇怪。”
  “许是在梦中遇见什么美事,不愿轻易醒来吧。”嬴协笑笑,过去看了一眼弃,“他呀,就是运气好,又不听话。”
  //
  眼前的于问问,吊着一只胳膊,又黑又瘦,脸上、手上尽是鲜红色疤痕,哪有当日俊朗神采。
  只十数日不见,哥哥竟成了这般模样?于儿不禁心中痛惜:若当日我不是那般任性,与问哥哥待在一处,只怕便不会有这些事情。眼眶早已红了,偷偷背过身去,擦掉眼泪。
  于问问见到妹妹,却是欢喜万分:“于儿,你却是去哪里了,叫哥哥找得辛苦。”
  于儿便将住进这“食无味”之后的事情细细说与哥哥听。
  于问问心中十分惊异,又替妹妹高兴:“于儿,缘何每次你皆有如此奇遇,说与别人只怕都不肯相信。”
  于儿笑笑:“问哥哥,你却如何弄成这般模样?”
  此话一问出口,心中又是一酸,不忍哥哥伤心,脸上依然装作平静。
  于问问却看出她的心思:“一点小伤,不碍事。陌大哥已经请人帮我治好了。”
  顿一顿,于问问盯着于儿眼睛:“于儿,哥哥却要向你道歉。”
  “为何?”
  “哥哥知道你一直为弃兄弟之事与哥哥生气,这十数日哥哥亦一直在思考,如今看来弃兄弟确实不是什么奸邪之人,反是被些奸邪之人忌惮陷害。”
  于儿奇怪,于问问示意让自己先说完:“你方才问我这伤何处来,我这伤却是与弃兄弟身上那‘素手’同一处来。”
  “香卡?”
  于问问点点头,将事情诸般原委点点滴滴尽皆告诉于儿。
  “眼下首先要做的,是找到香卡取得‘虫信’。接下来,弄清楚弃兄弟目前的状况,将他接出宫来保住性命。再然后,找出弃兄弟被害的真相,挫败背后的阴谋。”
  “问哥哥,方才你说那香卡给嬴协留下了一段十六字信息,可能说与我听听?”
  于问问复述一遍,于儿将那十六字写了下来,拿在手中反复看。
  “问哥哥,你说这香卡乃是个阵法高手?”
  “如若不是她,只怕便是那嬴协。”
  “那你说这十六个字,会不会与某种阵法有关?”
  于问问心中一动:方才一直纠结于这十六字的意思,于儿所说的这个方向倒被自己忽略了。
  遂从于儿手中接过那字,以不同方法挪动布置,眉眼竟渐渐舒展开来。
  “哈!”于问问突然一声大喝,倒是将于儿吓了一跳,“好了,于儿你看。”
  “好一条长蛇。”于问问将那字斜过来,递至于儿面前,“你依次读出第一句的第一个字,第二句的第二个字……”
  “已、至、扶——”于儿照他说法,一字字去读。
  “是‘已至扶风矣,于此杀数人,何日见君?思甚’!”于问问已将十六字全部读完。
  “问哥哥,你果然聪明!”于儿大喜。
  “却是你提醒得及时。”于问问竟有些羞赧。
  “饭来了!”恰在这时,陌离推门而入,见两人眉飞色舞,不觉跟着笑起来:“有何喜事?两位这般雀跃。”
  “破了,破了!”于儿跃至陌离面前。
  陌离心中奇怪:何物破了,竟还这般可乐?
  见陌离一脸茫然,于儿一把拉过他,将那字堵在他眼前:“那香卡的谜题被我们破了!”
  陌离将食盒往地上一扔,抢过那绢帛看一眼,却仍是茫茫然不得要领。
  “似这般看,这般看。”于儿将那帛斜过来,一边点着上面字迹,“喏,一个个跳着看,可看明白?”
  心中高兴,不觉言语散乱,辞不达意。
  “已至扶风矣,于此杀数人,何日见君?思甚!”还是于问问将那十六字的内容读了出来。
  “果真破了?”陌离亦十分欣喜,搓着两手,“只这‘扶风’却在何处?”
  望向问问与于儿,两人皆是摇头。
  “这‘扶风’定在帝都附近,我们先着人去寻寻看。”于问问想了想,“听这香卡口气,甚想与嬴协见面。若是寻不着,便要待那嬴协回复、他们见面时方能寻出那香卡踪迹了。”
  陌离点点头,心中突然担心起来:“说起嬴协,弃兄弟随那嬴协进宫也七八日了,为何还不出来?莫非宫中有什么事拖住了?”
  “啊,竟有那么久了?”于儿亦开始担心,“方才还听问哥哥说在甚大围上见过他。”
  “是啊,大围之后便入了宫,算算确有七八日了。那嬴协心机深沉,弃在他身边只怕会有危险。不如我今晚便去看看。”
  “那怎么成,于兄弟?你的伤还没好呢。不如找一两个机灵的师兄弟去。”陌离一听于问问要入宫,立时反对。
  “陌大哥,宫中的情形只我最熟。若说追踪,我有那离朱泪法宝相助,别人远不如我方便。”于问问看着陌离,摇摇头,“还有,你那朋友确是回春妙手。这才几天,我身上的伤竟已好得差不多了,只这胳膊不能动弹。我又不去与人动手,只是悄悄看看,却无妨的。”
  于问问起身轻轻跃了几下,陌离看他身法确实已经十分灵活,心知他是不愿师兄弟涉险,不再劝他。
  “问哥哥,我同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于儿见哥哥神色担忧,取出一物晃一晃:“问哥哥,有这‘折戟’护着我呢,你却不用担心。”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