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四十一章 行刺

  月色下的镇台,泛着青光,连一声虫鸣都没有,静到令人害怕。
  地宫深处,血雾凝固,玄棺震怒,桀桀作响:“为何又迟了这许多日!”
  巨力压迫之下,姬崖孙已是目眦俱裂,语不成声:“师尊,七岁夏——夏至日午时三刻出生孩——孩童,这方圆五百里——已经搜罗殆尽,徒儿这是——这是从南郡千里之外——寻到的,因此迟了——迟了三日。”
  “嘭”一声巨响,竟是玄棺生生将姬崖孙自洞中击出。
  “些许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小小惩戒,再有下次,休怪为师无情。滚!”
  姬崖孙狼狈不堪,擦去嘴角血迹:“徒儿定当尽心竭力,报师尊不杀之恩。”
  月色下,姬崖孙面色狰狞,满面血痕,衣衫爆裂,突然像一匹受伤的野狼发出仰天长啸:“嗷——”,抬手一挥,身边的一块巨石变成粉尘。
  //
  涵虚子亲率几名弟子悄悄伏在了那“扶风”行宫之上。
  “几位长老已率弟子各处探察过,此处只有一个寺人负责看门,并无他人。”一名弟子回报。
  “入到各处房中,仔细查看,尤其注意是否有机关、暗门。”
  昆仑众人在那宫中折腾一宿,一无所获,悻悻而归。
  洗心长老性急:“难道并非此处?”
  “此处人迹罕至,又离帝都极近,确是个藏身的好地方。”涵虚子并不打算放弃,“却不要急躁,留数名弟子盯紧此处,明晚再探!”
  //
  已交子时,兴圣宫中太子嬴广犹在读书。
  窗前一道黑影闪过,房中突然泛起一股奇香。
  “谁?”太子察觉有异,熄灭烛火,正要站起,却头晕目眩,扑倒在地。
  “什么人?”是盲奴声音,应当是要去给偏殿后小马厩中那匹“牧云骢”添夜草,经过太子寝宫,发现有异。
  “啊——”盲奴发出一声怒吼,似乎被来人袭击、受伤不轻。
  两人乒乒乓乓交手,宫中寺人大声示警,灯火闪动脚步凌乱,侍卫纷纷往兴圣宫赶来。
  “休要走……”盲奴的声音追随那人脚步,越来越远。
  嬴广晕了过去。
  //
  醒来时已是第二日。
  母亲懿宁皇后一脸着急守在榻前,脸上泪痕犹湿:“醒来了,可醒来了——广儿,你吓煞为娘了!”
  “我这是怎么了?”嬴广但觉昏昏沉沉,身子无法动弹。
  “广儿,你可好些了?昨晚你宫中竟入了刺客!这宫中真是——越来越无法住了。”
  “哦,孩儿只记得正在读书,突然便身子一软……”
  “广儿,广儿……”是皇帝来了。
  嬴广想挣扎起来迎接,哪里动得分毫。
  “你好生躺着,不用拘礼。哎呀呀,怎么弄成这个模样?御医可来瞧过了?”皇帝扶他躺好,一边问旁边的寺人。
  “下臣见过陛下、娘娘、太子殿下!”正在此时,一人匆匆而入,却是衣寒山。
  “衣寒山,你个赤羽卫将军如何做的,竟让刺客混进宫中,还伤了太子?”一见衣寒山,皇帝便大声斥责。
  “原也是,这宫中什么时候竟变成这般容易出入了?对了,我却听说那刺客往景行宫方向去了。”皇后也似乎极是生气,却在最后不咸不淡加了一句。
  “那刺客可有拿到?”皇帝皱了皱眉。
  “回陛下,刺客并未拿到。不过——”衣寒山左右看看。
  皇帝屏退众人:“此处无有外人,你但说无妨。”
  “在景行宫中搜出一套夜行衣衫、一张人皮面具,衣衫上有新鲜血迹,疑是刺客留下。”
  “缘何会搜到景行宫中去?”
  “昨晚太子殿下那盲奴入马厩添草,发现刺客,追踪至景行宫外,那刺客却消失了踪影。”
  “他既是个盲人,却如何发现刺客,竟还可以追踪?”
  “我今日找他问话时方才发现,那盲奴双眼虽盲,却是个修行之人,只怕境界还不低。他耳鼻极灵敏,身手也甚是利落。下臣斗胆:昨晚若不是他,只怕太子已遭不测。”
  “那盲奴是十年前孩儿自母后身边要来,极善养马,有一身力气,为人甚是忠厚。平日里孩儿便将他带在身边,数次遇险,皆是他护得孩儿周全。”太子在一旁帮着解释。
  “却不曾听你们说起——那刺客可有人见到?有何体貌特征、可疑之处?”
  “太**中有人见到,说是五短身材,手中一柄短刀,动作灵巧。据那盲奴说,这刺客极有可能是个女子装扮而成。”
  “他缘何这么说?”
  “那刺客身形瘦小,骨骼柔软。他与刺客交手之时,鼻尖隐隐有脂粉香味。还有,三皇**中遗下那人皮面具,亦可见他确未以本来面目示人。”
  “朕想见见这盲奴。”
  衣寒山退下,片刻后与黎歌一同入来。
  “老奴见过陛下、娘娘、太子殿下。”
  盲奴跪在众人面前,右胸缠着绷带,犹有血迹渗出。
  “黎歌,你受伤了?”太子甚是关切。
  “些许小伤,老奴无碍,不劳太子殿下挂心。”
  “你先起身坐下。再将昨夜情形细说一遍与我听。”皇帝看着衣寒山,示意他给盲奴看座。
  黎歌将昨晚之事又说了一遍,与衣寒山所说并无半分差别。
  “你下去吧!”皇帝依然双眉紧皱。
  待黎歌走出,皇后突然跪在皇帝面前,双目垂泪:
  “陛下,你可要为臣妾和广儿做主啊!平日里那嬴协是如何对待广儿的,你也应当有所耳闻。每次当我问起,广儿皆会说:为兄的,自当友爱忍让,一语轻轻带过。
  只如今,已经到了要弑兄夺嫡的地步了,却如何再去友爱、再能忍让?你可不能因着一个妇人,便放着元旸国家法度、悠悠众人之口,放着我们母子被人欺负,不管不顾啊!”
  “你胡说什么!此事关我元旸国本、千秋功业,我焉能不管不顾?无论何人所为,我绝不轻饶!”皇帝震怒,勃然作色,将面前小几一脚踹翻,拂袖而去。
  “哼,他还生气了——山儿,来,坐下!”见皇帝走远,皇后召衣寒山坐在身前,“那嬴协近日可在宫中?这刺客可是他派遣?”
  “姑姑,听景行宫寺人说有数日不见那嬴协了。至于这刺客是否是他派遣,却不好说。即便那嬴协胆大包天,也未必敢这么明目张胆行刺太子吧?不过他行事一向乖戾,哪根筋突然搭错了也未必可知。广哥哥,你平日里还真是要小心些才是。那盲奴你就常带在身边吧,我再给你宫中增派一队卫士。”
  //
  “协儿,你怎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你这不是把为娘往火坑里推吗?”椒妃急慌慌闯进暗室,柳眉倒竖,指着嬴协叫骂,“我说缘何你要躲在我宫中,却原来你背着我做下了这等事情。”
  那嬴协并不紧张,嬉皮笑脸:“娘亲,你说的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你当你素日里做的那些事为娘不知道?你在外面比勇斗狠、草菅人命,在宫中勾搭侍女、嬖幸男宠,这些事为娘都可以不管。而今你竟然去杀那太子?你是鬼摸脑壳了还是猪油蒙了心,糊涂到这个地步?”
  “有人去杀那嬴广了?”嬴协竟然很兴奋,“死了没?”
  “小畜生!”椒妃抬手在嬴协头上狠狠凿了一下,“你当为娘跟你说笑?”
  “那嬴广活着就似一块木头,被人杀了不是正好?”
  “我的小祖宗,你这话若是被人听到——”椒妃赶紧掩上嬴协的嘴,“你父皇头晌还在四处找你,说是朝中已是沸沸扬扬,若你再不出去,只怕这罪便要坐实。此番你躲是躲不过去了。”
  “我甚时候躲过?我不过是这几天身子有点疲乏,想在你这夹壁中睡几天好觉。好了,我这就出去,看这群野犬能吠到几时?”
  //
  宗正寺内,嬴协歪着脑袋,酒靥中满是不屑:
  “我与刺客书信往来,尔等可有截获?谋于密室,尔等可有亲见?刺客匿于我之宫室,尔等可有寻到?若以上种种,皆无凭证,却仅凭一件衣衫便要定我的罪,岂非将我元旸律法视同儿戏?他日若有宗室贵胄再遭不测,有那人将衣衫只往诸位家中甩去,岂非要将诸位尽皆定罪?却是笑话!”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话。
  还是老宗正出来圆场:“三殿下所言有理,此事确实蹊跷,我等自会从头彻查,只还要委屈三殿下在寺中呆得几日。
  扶摇之风起于青萍之末,老臣伏请殿下内视反听,引以为戒,常以清俭自律,多以恩信待人,则谤言自止、祸乱自弭。若能如此,便是殿下之福,亦我元旸之幸也。”
  嬴协只是昂首哼哼冷笑,并不说话。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