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五十六章 惊变

  与那光聊过之后,弃竟想再聊一次。
  “囚笼之外,何谓天地、人间?”弃问。
  “有立身之道,自成天地。得一人思念,便在人间。”
  “何谓立身,何谓思念?”
  “从心而行不逾矩,方可立身。无一处是,无一不是,谓之思念。”
  “你可见天地,可在人间?”
  “天地欲见未见,人间欲住还休。”
  “为何如此?”
  “心有彷徨恐惧,犹在囚笼之中,无法得见天地。得一人思念,却不敢思念,故不似在人间。”那光忽明忽暗,光中人影绰绰,透出几分萧条落寞。
  弃突然觉得:这人并不似想象中那般可恨。
  //
  “哥哥,你却不要回宫了。莫若随我一起行商四海,逍遥痛快之外,也好相互照应。”陌离拉起哥哥的手,满眼期待。
  “弟弟,那太子待我倒是仁厚。当年若不是他母子二人收留,哥哥只怕便要流落街头无处安身,今日便见不到弟弟了。”黎歌叹息一声,并不回答。
  “我看那太子待你未必真心,不过视你为一件利器,平日用来防身,偶尔可以杀人。不然如何会让你与弃兄弟赌战,还让你务必将他除去?你落入鼍窟之后,他亦不去找人搭救?”
  “人生原是利益交换,你经商多年早该明白。哥哥并无其他本领……他有恩于我,权当报答吧。”
  陌离见无法说服哥哥,不忍哥哥为难,换了口气:“听闻明日那嬴协出殡,太子只怕会去。那香卡多日未曾现身,只怕……”
  黎歌当即明白:“你是担心香卡将嬴协之死归咎于太子身上,对太子不利?”
  陌离点头:“弃兄弟与昆仑二位道长明日亦会去。我原不想说,但听哥哥今日一番话,若是不说,只怕哥哥来日怪我。”
  //
  嬴协的墓葬选在帝都西北玄都山下一处草木繁盛之处。
  发引那日,竟是极罕见的大雾天气,数十步外不辨人形。
  天色微明,百官即齐集宫门之外行礼开吊,为三皇子送行。柩车发行,太子竟亲自执引,前后仪仗、寺人随行,又有司官员和三百赤羽卫护送。一行人浩浩荡荡拉了十数里长一支队伍,出帝都望西北而来。
  玄都山下,事先到达的衣重等人早备好奠仪在此迎候。
  浓雾中不见天日,算算时辰将近,衣重不觉有些忐忑,亲自出来察看。
  远远过来一支队伍,人皆缟素,却并未见到翣扇车马。衣重心中疑惑,欲要看个究竟,不觉往前多行了几步。
  雾中一名精瘦男子,只一挥手,身后箭般蹿出数人。衣重尚未缓过神来,“噗”胸口中了一拳,身子凌空飞起,犹在半空,刀光一闪,已断作两截。可怜一代老臣,机关算尽,竟抵不过一双肉拳、三尺白刃。
  衣重身后数名赤羽卫见势不对,正要示警,却皆被击翻在地,转瞬间丢了性命。再看那队伍中人,个个双眼血红,表情乖张,下手快如闪电、不留半点余地。
  这群人并不出声,只悄悄掩近行奠仪大帐,一盏茶工夫,将帐中之人斩杀干净。
  那精瘦男子再一挥手,这群人又如鬼魅般消失在迷雾之中。
  小半个时辰过去,大雾渐渐消散,那大队送殡人马方才到达,想是方才的大雾令他们行得极慢。
  行在最前方的乃是蒙嚣。离大帐数十丈距离,竟还无人迎接,蒙嚣心中讶异:衣相国办事一向老成,缘何今日如此敷衍?
  压下队伍,急差两名赤羽卫前去探看。孰知两人竟如泥牛入海,一去不回。
  蒙嚣眼见时辰将至,心中焦急,亲率十数名赤羽卫疾步行向大帐。
  渐近大帐,一股浓浓血腥气息钻入蒙嚣鼻翼。
  “不好!”蒙嚣久经战阵,心知有异,一声大喝,“赤羽卫,护!”
  身旁赤羽卫迅疾收缩,十数人聚在一起,兵刃朝外,如一只团起身来的巨形刺猬。
  过了片刻,并无动静。
  便在蒙嚣狐疑之际,身后送殡的队伍却一下子乱了套。
  十数条身影自道旁草木深处闪出,一路砍瓜切菜般带着血光向柩车直射而去。一名精瘦男子,横在蒙嚣与柩车之间,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看着眼前一切。
  蒙嚣心中一紧:糟糕,中计了。莫非他们的目标竟是——太子?
  他长身暴起,半空中大喝:“攻!”
  数十名赤羽卫“唰”一声弹开,复又合拢,形如一把巨刃,插向路中那精瘦男子。
  蒙嚣手中一杆蛇矛,亦如蛟龙般怒吼着自半空扎下。
  离那男子尚有丈余距离,空中竟如有一堵透明围墙,将蒙嚣与赤羽卫的攻势生生挡了下来。
  蒙嚣撞上那墙,摔倒在地,只见半空中符纹有如蛛网,金芒闪耀。
  “此人竟早伏下阵法,方才将我等诱至此处,莫非便是欲以此阵将我困住,好将太子击杀?”
  再看那柩车前,眨眼间已是尸山血海。虽还有数十名赤羽卫拼死抵抗,已是明显不支。那十数条人影似疯魔一般,前仆后继,层层叠叠只向着柩车一旁的嬴广扑了去。一条苍白大汉双目已盲,胸口穿了一个大洞,竟从地上翻身而起,又伤了数人。还有一名高瘦道士,双腿已被斩断,兀自躺在地上挥舞双袖,“轰隆”一声,将柩车车轮击得粉碎,周围赤羽卫皆被击飞。
  “莫非又是驭尸之法?”蒙嚣见此情景十分古怪,吃了一惊,“但这些人身手敏捷,并不似那僵尸。”
  “赤羽卫,斩首!”蒙嚣向柩车大吼。他已看出端倪,要将那些状如疯魔的杀手击倒,这是唯一的办法。
  赤羽卫本是元旸军中精锐死士,方才因为突然遇袭所以失了章法。如今得到蒙嚣提醒,加之人多,搏出四五条命去砍掉对方一颗脑袋,竟稍稍挽回颓势。蒙嚣亦略松得一口气。
  那精瘦男子双眼跳了一跳、凶光闪动,又挥了挥手。
  雾中瞬间又生出来十数条人影,继续向柩车扑去。看来这些原是他备下的后援,如今他已是失去耐心,不愿拖延下去。
  那柩车旁赤羽卫仅剩得数人,嬴广躲在那棺椁背后瑟瑟发抖,眼见便要被蜂拥而来的人群碾碎。
  蒙嚣心中暗暗叫苦:今日太子只怕凶多吉少了。
  便在此时,又有数条人影闪过。
  一条肌肉虬结的黑大汉径直冲入柩车旁战团,旋风般掀翻了四五名杀手。一名独腿道士手持木剑,祭起一道符文,化作剑雨,瞬即将那数名倒地的杀手罩住,一招便断首击杀。另一名赤发道士挡在嬴广身前,扬声出掌,掌中吐出一把巨剑,横扫过去,竟又击杀三四名杀手。这数条人影来得突然,场上战局为之一变。
  “黎歌!你……你竟没死?”嬴广见到那大汉,失声惊呼。
  “老奴来迟,太子殿下受惊了!”黎歌无暇多话,顺手抡起车轴再次加入战团。
  那精瘦男子未曾想半路突然杀出这么一票人马,眼中露出憎恨之色,正欲发作,眼前突然现出三支巨爪般根须。
  见到这根须,他眼神一凛。亦不见他如何动弹,竟猛然平移数尺,恰好躲过第一支根须。平移时他手中已多了一物,竟是拳头大小一只五彩斑斓蜘蛛。他一手挥动那蛛,一手催动符咒,身前陡然出现一张大网,第二支根须击在网上,金光四射,竟无法突破。他身后突然又生出一物,轻轻一摆,“唰”飞上半空,险险躲过脚下蹿出的第三支根须。众人看时,那物如同一把晶莹剔透的巨扇,开屏般悬在他身后。
  “你竟还活着?”他低头盯住一处,语气中透出几分惊愕,“你好大命!”
  手中蜘蛛化作一道斑斓彩光,射向地面一名黝黑少年。
  //
  寝宫,旸帝独自一人来回踱步,时不时抬头看看门外,显得几分焦躁。
  寺谷匆匆进来。
  “祁先生怎样说?”旸帝双目闪烁,盯着寺谷。
  寺谷伏身跪下:“回陛下,祁先生说一切均安排妥当,今日便是衣重老儿与那嬴广的死期。”
  旸帝露出一丝笑,瞬即又收了回去:“哎,只可惜了广儿。若非他生性优柔,又有这么个娘亲与舅舅,他原不用这么早去的……”
  寺谷抬起头来:“祁先生还有话托老奴带给陛下!”
  “什么话?”
  “祁先生说此话甚是要紧,定要贴着陛下说,陛下方能听得真切。”
  旸帝奇怪:“此处并无他人,你说大声点便是。”
  “老奴不敢。”
  “什么话,你还不敢大声说?”旸帝竟生出几分好奇,“你过来,贴着朕耳朵说。”
  寺谷爬起身来,凑近旸帝,一字一句说:“祁先生还说,陛下老糊涂,该歇歇了。”
  旸帝犹在怀疑自己的耳朵,陡觉心头一凉,低头看时,一把玉柄尖刀已没至自己胸口。寺谷将身闪至一旁,低着头,脸上犹挂着笑。
  “寺谷,你,你个——”
  “老奴这便伺候陛下安歇!”寺谷一把将刀拔去,旸帝胸口血飙、倒地,犹在抽搐。寺谷取出当日旸帝交与他的龙纹玉管,将管中粉末倾在旸帝身上,口中一边轻轻念叨:“乖,好好睡……”
  旸帝转瞬化作血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