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六十四章 相认

  “速速知会有司,抚恤难民。”少年将军吩咐身后军士,“再去沿途看看,可有需要帮助之人。”
  那少年将军拨转马头,缓步行至弃等三人面前:“尔等可有受伤?”
  那汉子摔了一身尘土,见了那将军却十分激动:“姬将军,多谢搭救,我等没事。这车坏了,找地方修修就好。”
  弃抬眼仔细看这将军,四方脸,两条浓眉、一张阔嘴,相貌并不出众,却有一股天生的豪杰之气。
  那将军看三人并无大碍,微点点头,“驾”一声策马入城去了。
  弃再看扬灵,虽然连日不曾进食,方才又摔了一跤,比起日前在那山谷之中反是精神了不少。
  “你可能行走?”弃小声问。
  扬灵试着移动双腿,点了点头:“只是慢些!”
  弃转身向那汉子,心中却有一丝羞愧:“兄台,方才多亏有你!只是害你连车都损坏了。”
  扬灵一拐一拐行过来,从腰间取出数片金叶子,塞到了汉子手里。
  那汉子一见,连声推辞:“使不得,使不得!在外行走,谁没有个要人帮衬的时候。两位千里迢迢来这国都投亲,到处都是使钱的地方,赶紧拿回去,收起来。”
  汉子要将金子塞回扬灵手中,扬灵如何肯要,拉起弃便往那城门里走,一边回头大声说:“大哥,快去寻你那牛,再晚些都不知跑哪里去了。”
  汉子一拍脑袋,竟向两人作了一个揖,转身往那牛跑的方向追了去。
  过了吊桥入了城门,弃才发现,这苍蘼国还真是物阜民丰,一点不输那元旸帝国。
  街道两旁屋舍井然,集市上人头攒动,来往行人皆是面带笑容、神情安闲,空中还漂浮着淡淡香料气息,叫人神清气爽。
  依那汉子指点,一边沿途打听,两人一步步往皇宫行来。
  刚进城时,扬灵还与弃说说话,愈接近那皇宫,反倒愈发沉默起来。
  弃原有很多问题,也不好再问,两人只默默行路。
  来至宫门,有金刀侍卫将两人拦住:“苍蘼皇宫,闲杂人等休要乱闯!”
  扬灵仍不说话,只从怀中掏出一块残缺玉佩,放在他面前。
  侍卫并不认识,只见那佩极其温润古拙,颜色青绿、金丝缠绕,不是凡俗之物。
  又见扬灵虽然满面尘灰,但相貌着装皆是十分高贵,不敢怠慢,赶紧着人入内禀报。
  过得片刻,竟有数名寺人匆匆赶至,为首的一名白发苍苍,抢过那佩一看,双目垂泪,“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公主殿下,可认得老奴……老奴是阿金啊!”
  她竟是这苍蘼国公主?弃心中一惊。
  那侍卫闻言也吃得一惊,“扑通”跪在地上,“咚咚”磕头:“小的不曾见过公主殿下,多有冒犯,还望公主殿下赎罪!”
  见寺人、侍卫跪了一片,扬灵轻轻说了声:“都起来吧!”
  行过去欲将那白发寺人搀起来,双腿却仍是无力,又差点摔倒。
  弃一见,赶紧闪身过去,助她一起搀起那老寺人。
  老寺人颤巍巍起身,拿眼细细打量扬灵:“像!真像!”
  突然向天长揖:“娘娘,公主殿下回来了,阿金终于等到公主殿下了!”
  随即回身吩咐:“去,禀告皇上:扬灵殿下回宫!备一顶软轿,先回安西殿,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后即刻面圣。”
  老寺人又抬眼看着扬灵,眼中满是慈蔼之色,扬灵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那阿金突然一跺脚,又有些伤感:“你看你看,老奴这一高兴便糊涂了,公主殿下离开之时不过襁褓中的小小婴孩,又怎会记得老奴呢?”
  “老奴失礼,殿下莫怪。阿金受娘娘临终之托,要在这苍蘼城中等待殿下归来。虽然山河远阔,宫闱阻隔,阿金心中却时常思念:小殿下在我姑臧可还安好?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屈指一数,竟已过去十六春秋,阿金也已年近花甲,只盼着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上殿下一面,没想到天可怜见,今日这心愿终于得偿。见殿下相貌风神犹如娘娘再世,定得皇上喜爱,真是天佑姑臧,天佑娘娘……老奴开心,开心!”
  听这阿金浓浓姑臧口音,想起从未谋面的母亲,又想起姑臧故国,扬灵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见扬灵伤心,阿金赶紧躬身赔罪,竟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阿金该死,阿金只顾自己高兴,惹公主殿下伤心了。”
  扬灵一把将他拉住,抹去眼泪:“金内官,终于回到苍蘼了,扬灵这是高兴!”
  那阿金这才转忧为喜。
  软轿转眼备好,阿金赶紧请扬灵上轿,引着众人来至一处宫殿。
  阿金并不识得弃,只当他是公主自姑臧带来的贴身常随,也安排沐浴更衣,准备一同面圣。
  弃心中尴尬,却不好说出,只得任由他们摆弄。
  //
  还未安顿完毕,便传来内侍呼声:“皇上驾到——”
  声音未落,那苍蘼皇帝已经急急冲了入来,看一圈,一把拉住扬灵,端详片刻,揽到怀里:“灵儿,你已经这么大了?父皇都不认识你了!”
  言语之间,竟已经哽咽。
  “来来,让父皇好好看看你!”过了片刻,皇帝又将扬灵拉到向光处,细细打量,“嗯,似极了你的母亲。”
  突然转过身来,冲着那大殿深处大呼了一声:“依依,灵儿回来了!我们的灵儿回来了!我们的灵儿回来了……”
  他的声音并不洪亮,还略带沙哑,却在梁柱间回荡,层层叠叠如同呼应,殿中之人无不动容。
  依依乃是扬灵母亲闺名,扬灵看身前的这名男子,虽然身着华服,却须发斑白,满脸泪痕,不知为何心底突然生出一股暖意,竟脱口喊了一声:“爹爹!”
  那皇帝似乎有些恍惚,愣了一愣,随即笑逐颜开,一迭声答应:“诶,诶,好孩子!”
  见扬灵满面风尘,随即招呼阿金:“金内官,快快着人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即刻安排晚宴,朝中三品以上官员皆要请到!城中接连三日张灯结彩,燃放焰火,朕要让这苍蘼百姓皆替朕好好高兴高兴!”
  阿金满面笑容,低首应诺。
  “朕亦要去准备准备。”皇帝正欲转身离去,突然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弃,又折回来拉起扬灵的手问:“你此番竟只带了一名常随回国?那金闻喜为何也不早些通报,朕好早做安排。”
  听他终于问起姑臧之事,扬灵眼圈一红:“女儿乃是从那姑臧国九死一生逃出来的!若不是这位少年公子,今日只怕再见不到爹爹了。”
  皇帝一听,吃了一惊:“发生何事?灵儿,你不要着急,慢慢道来。”
  扬灵将姑臧王庭及路上所发生之事,捡要紧的细细说与皇帝听。
  “如今舅父身死,表哥下落不明,金氏一族从此凋零,姑臧也只怕已经被灭国了!”
  说到最后,扬灵已是激动不已、气喘吁吁,晃了两下,差点摔倒,寺人赶紧扶住。
  “竟是这样?”皇帝亦是震惊不已,皱了皱眉,踱了几步,看向阿金:“既是如此,金内官,宴席与庆祝之事便不必操办了。沐浴之后只带着灵儿悄悄拜见几位宫中的长辈。公主殿下回宫之事,绝不许向外透露半点风声,违令者,斩无赦。即刻召蹇将军入宫,朕有要事与他相商。”
  那阿金本也是姑臧金氏族人,年轻时便远离故土,随郡主嫁入这苍蘼皇宫,一晃三十余年。听闻扬灵所言,当即泣不成声,强忍心中悲痛,将皇帝所说应承下来。
  姑臧地处北境、龙方、苍蘼三国交界之处,乃是苍蘼战略要冲,国之屏障。
  金氏一族骁勇善战,又与苍蘼有姻亲之好,助苍蘼死死扼住这咽喉要道,将北境与龙方国的势力阻在雪山大漠之外,苍蘼国方有数十年承平的好日子。
  如今姑臧国灭,相当于将苍蘼如肥肉般**裸摆在北境荒人与龙方铁骑的利爪钢牙之下,作为苍蘼皇帝,如何能不心惊?
  “灵儿,你今日所言之事,再勿要对他人言起。姑臧金氏,父皇自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皇帝又重重看了一眼弃,起身欲要离开。
  扬灵一番话,弃在一旁也大致听了个分明:这名叫扬灵的姑娘,虽是苍蘼公主,却自幼寄养在姑臧王庭,被舅父姑臧王爷视为己出。在她十六岁成年礼上,黑雾突然来袭,将姑臧灭国,她只身出逃,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自己。
  贵为公主,为何会寄养在舅父家中?那黑雾究竟什么来头,为何定要抓她?弃脑中满是问题,却无处寻找答案。
  “父皇,灵儿想求您一件事。”扬灵突然紧走两步,拉住了皇帝衣角。
  “灵儿,你尽管说。”皇帝有些意外,数十年来,从来没有哪个皇子或者公主会像扬灵这样扯住他的衣角,他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快乐。
  扬灵的脸红了一红,小声说:“您能不能将那少年公子留在灵儿身边?”
  皇帝“嗯”了一声,似乎没有听清,却“哦”一声突然笑了,扬灵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你叫什么名字?”皇帝转向弃,“与公主相处这么久,她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扬灵悄悄抬头,她确实不知道弃的名字。
  “回皇上,小民叫弃。”弃行了一礼。
  “可是‘器重’之‘器’?”
  “不,乃是‘抛弃’之‘弃’。”
  “你这名字倒有意思。”皇帝笑了,“你救护公主殿下有功,朕封你为‘苍灵卫’,禄秩六百石,此后便住在这安西殿偏房内,日夜守在公主身侧,保得公主周全。你可愿意?”
  弃正要推辞,却迎上扬灵满是期待热辣辣目光,嗫嚅一下,鬼使神差应承下来。
  “甚好!”皇帝竟朝扬灵使了个眼色,转身出殿。
  “我今日是怎么啦?明明要去元旸帝都,为何要答应这皇帝?哎,日后再向这扬灵公主解释清楚吧……”
  “请苍灵卫更衣!”阿金一声喊,将木呆呆的弃惊醒,也赶紧出殿去了。
  阿金悄悄凑近公主:“公主只管放心住下,这宫中之人皆是老奴亲自挑选,干干净净的!公主先行歇息,老奴告退……”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