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七十五章 再接

  首场血战下来,弃这伍中便仅剩下他与小锅盖两人。两人拼命自火堆中救下一辆辎车,另一辆眼睁睁看着被烧成了灰烬。
  窦除竟亦被炸伤,再没了前些日子那不可一世的气焰。一瘸一拐,自后军领了些人,充入自己队伍之中。
  “弃!将军召唤。”前方传来号令。
  中军大帐方才亦被烧坏,无数兵士正在修缮。
  见到蹇横,他竟是气定神闲,似乎全不将方才一场大战放在心上。
  弃一入帐,立时有军吏展开文书,大声宣读:
  “将军有令:伍长弃,于龙方首役中徒手毁敌机关木鸢一只,立下奇功。即日进为军侯,领‘横士’三百,随上将军左右。”
  弃并不了解这“军侯”是何职务,却听明白了“随上将军左右”——莫非是要我跟随在他身边,做什么“横士”的头领?
  “弃军侯,接令!”那军吏将文书往弃手中一塞,转身向蹇横行了一礼:“末将这便领军侯前去清点人数,熟悉军务。”
  “不急!苍灵卫,对此军令,你可有疑问或是有甚需求,皆可在此提出。”蹇横看了一眼弃,颇为大度地说。
  “烦请将军将我伍中小锅盖调至弃的身边,此人机灵,用来十分趁手。”
  蹇横笑了笑,对那军官说了句:“将他调来,要窦除另找个会做饭的!”
  转身看着弃:“苍灵卫身手矫健,果然名不虚传!日后便跟在本将军身边,好好尽力,来日定能飞黄腾达——好了,你们去吧!”
  //
  两拨攻击之后,龙方大军竟突然销声匿迹了。
  残阳如血,苍蘼阵中一片狼藉。
  荒原之上,却只有冷风卷起蓬蓬荒草,偶有成群雀鸟喳喳飞过,再看不到大军的痕迹,仿佛刚才的攻击是从虚空中发出……
  一两个时辰之后,前去刺探的斥候总算传回了消息。
  “报——龙方大军已驻扎在三十里外老灌口,连营十数里,兵士人数只怕不下十万。”
  “这呼延朔深得其父用兵之道,凶悍狡诈,数日内连克我苍蘼八九道关隘、兵锋突进数百里,兵力却未见有多大折损,确实不可小觑。”
  “嗯,方才他便是趁我立足未稳之际,以奇兵奔袭我大营。我等被他弄得手忙脚乱,他的大军却早已扎好营盘、以逸待劳小半日了。”
  “他既扎好营盘,看来是做好与我军久战之准备了。”
  “龙方大军深入,粮草补给全靠运输。我西南多山,行走艰难,只怕他们亦是十分辛苦。摆出一副与我军久战的样子,只怕又是诡计。”
  “他已连克我数处关隘,关隘中的粮草与当地居民耕种收成,只怕够他维持一段时间,才有这胆气与我如此抗衡。”
  听到这个消息,众将官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
  蹇横却盯着那苍蘼山河图,只在那里皱着眉头静静观看,对众人言语全似置若罔闻。
  看了半晌,他突然指定一处,大笑起来:“此处便是呼延小儿殒命之处!”
  弃在一旁看得分明,图上那处乃是一条蛇形深谷,标着三个大字:遮星峡!
  “这遮星峡离此处不过十数里路程。本将军早年修习兵法之时,随先师足迹踏遍我国中山川大河,曾到过此处。当时便觉得此谷乃是一处绝佳的伏兵之地,只未曾想会用在今日!
  今日龙方小胜,呼延朔定生轻敌之心。明日大军对垒,本将军将亲自前往挑战呼延小儿,到时再卖上一阵,顺势将其引入峡谷之中,尔等只须这般这般行事……”
  安排完毕,蹇横又特意回身嘱咐弃:“苍灵卫,明日会有大战,你三百‘横士’肩负诛敌重任,你先下去好好歇息,待明日再立奇功!”
  弃行礼退去,见天色已晚,到所部营盘中巡视了一番,安排兵士早些安歇。正打算回帐,却发现中军大帐依然灯火通明,心中不禁生出感慨:这蹇横虽然跋扈,却老谋深算、实心用事,确是难得的将帅之才!
  //
  次日卯时未过,双方大军已在荒原上拉开阵势。
  龙方阵中,似昨日的机关巨兽竟有十数头之多,一字排开。空中巨鸟翱翔,声势夺人。
  蹇横黑衣玄甲,手提一柄金色长棍,径直来至阵前。
  他胯下一匹透体漆黑的骏马,却生了四蹄雪白长毛,名为“托夜雪”。
  蹇横高叫一声,声音撕破长风:“我乃苍蘼上将军蹇横,叫呼延朔出来说话!”
  龙方阵中缓缓行出一骑,却是一头周身雪白的公牛。那牛生得十分神骏,高过人头,金色牛角下,两只蓝色巨眼光芒闪动。公牛之上,端坐着一位少年将军,白袍银铠,英气逼人。
  “我便是呼延朔!”
  “呼延小儿,你那老不死的父亲呢?我与他打了数十年,缘何今日他自己不来,却将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推来送死?莫非是担心那把老骨头被我打散了架,你母亲跟别的男人跑了?”
  龙方单于呼延犽牙曾有过五名王子,却因为各种原因尽数夭折。呼延朔的母亲原是一名婢女,年轻貌美,被老单于看中,纳为阏氏。并在老单于知天命之年为他生下呼延朔,因此备受老单于疼爱。呼延朔出生之后第二年,母亲又生下弟弟呼延烈。龙方国中皆道老单于老当益壮,龙方国脉受上苍庇佑延绵不绝。如今此事却被蹇横拿来耻笑,呼延朔心中自然忿恨。
  “呸!蹇横,你满嘴喷粪。那苍蘼公主也真是瞎了眼,竟会看上你这又黑又丑的老匹夫!看来你昨日输得不够,今日便叫你再尝尝小爷的厉害。”
  蹇横哈哈一笑,拿眼斜着呼延朔:“呼延小儿,昨日你是仗了大军奇袭才勉强讨了些便宜,我们今日但凭自己的本事决一胜负,你可敢来?”
  “老匹夫,我会惧你?!”
  呼延朔不再说话,催动身下白牛,直取蹇横。
  见他来势汹汹,蹇横只轻轻一笑,并不移动。
  眼见呼延朔离蹇横只有丈许距离,他手中突然多了一块方形兵刃,向着蹇横“唰”掷了过去。
  那兵刃黑不溜秋只在空中旋转,发出“索索索”声响,竟好似是一块棋盘,不知什么材质做成。
  听到那“索索索”声音,蹇横两条浓眉一抖,眼中精光射出。
  “你年级轻轻,竟练成了这‘阴阳纵横手’,可惜了,可惜了!”
  待那棋盘来至身前,蹇横伸出手中长棍只一点。
  “叮”一声脆响,棋盘“啪啪”翻转,那“索索索”声音陡然变强。“嘭”,棋盘竟陡然在半空中裂开。
  “索索索”棋盘中射出黑白两道光芒,如同两片利刃,向着蹇横翻飞而去。
  蹇横再不敢大意,长棍一甩,甩出一团金色棍花,欲要击开那两道光芒。
  那两道光芒却像是水银泻地,竟渗入那棍花之中,裹在那棍上,向上疾走,仍是奔着蹇横飞去。
  弃定睛一看,那两道光芒竟是无数黑白棋子,一颗颗绕着那棍急转,却始终形如利刃,攻势不减。
  蹇横发出一声冷哼:“来得好!”
  长棍急撤,在掌中一转。
  只听得“呼啦”一声,那棍一端随旋转之力迅疾张开,竟是一把金骨乌篷巨伞,内里却是血红颜色。
  巨伞一转,发出“呜——”长鸣,盖住了“索索索”的声响。
  “噗嗤噗嗤”那黑白光芒撞在巨伞之上,再无法前进。被巨伞一带,竟又如两片飞翼,落回棋盘之中。
  “咔咔咔”棋盘竟在半空中复原,“呼”重新飞回呼延朔手中。
  第一回合,疾如闪电,弃看过之后,心中却生出几分戒备:蹇横那伞十分古怪!
  方才那伞一张,他便觉得眼前一黑,那伞中竟似乎蕴藏神秘力量,要将他吞了进去。
  细看那伞,乌篷之上纹绣了十二只金色骷髅。伞骨末端还钉了十二颗金珠,亦做成骷髅形状,内部镂空,疾速旋转时,带起疾风,发出“呜——”的鸣声,夺人心魄。
  “呼延小儿,竟能逼我‘离魂金骨乌’出手,这第一局我算你赢!再来,再来!”
  蹇横言语之中,满是轻视。
  “嗷——”呼延朔大吼一声,那白牛竟猛然低头,支着两只金色巨角,向着“托夜雪”冲了过去。
  这却有些出乎蹇横的意外,见白牛来得凶猛,不自觉拨转马头往旁边让了一让。
  便在他这一让的工夫,呼延朔又出手了。
  这次他却是藏在白牛身侧,那棋盘直接飞向蹇横马腹。
  “托夜雪”十分机警,见棋盘飞到,竟人立而起,用前蹄去踩踏那棋盘。
  “不好!”蹇横心中一沉,凌空跃起,“金骨乌”高高击下,却也是攻向那白牛。
  棋盘破开,黑白光芒击向“托夜雪”两条后腿。“金骨乌”的金光也落到了白牛头顶。
  黑白光芒陡然飞回,竟击向半空之中的蹇横,击马腿不过是虚招。
  呼延朔一声唿哨,白牛竟突然跪了下来,“金骨乌”在它头顶数寸距离划过,眼看要落空。呼延朔却借白牛下跪之势飞出,手中突然多了两道青绿色寒芒,乃是腰间两柄玉匕。
  蹇横身在半空,招式用老,腹背受敌,众人皆发出一阵惊呼。
  却见那巨伞猛然张开,蹇横身子悬浮在半空之中,犹如生铁铸就一尊神像。
  他口中大喝一声“破”,巨伞中竟传出巨大回响,便如同无数铜铙瞬间同时敲响。众人皆觉得胸口一紧,似被人重击。体质稍弱之人,已是嘴角渗血,站立不稳。
  这一声显然对呼延朔亦有影响,他与那棋子的攻势俱缓得一缓,场上局面又发生剧变。
  蹇横手中巨伞一转,十二个骷髅竟化为十二道金色虚影,带着黑烟,一半撞向棋子,一半攻向呼延朔。
  虚影将棋子撞回棋盘,也堪堪挡住呼延朔的进攻,两人几乎同时落地。
  蹇横哈哈长笑:“呼延小儿,有些意思!你竟能逼我下马,这第二局我依然算你赢。不过,接下来你可要当——心——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